SHADOW.T

提供文本,而不設定脈絡, 便是將解讀的可能性擴至最大。 是不負責任,也是任讀者宰割, 也是在玩機率的遊戲。

#2 驗票員釋出一個建議


列車有十卡,每卡載四十人。四百人在海邊飛馳,他是其中一位,而他在懷疑其餘三百九十九人。他首先想的疑犯是自己。正如童年送給他的厚禮:「哪管你身邊的人多惡劣,錯的都是自己。」但這一次他很確定,行李有隨他走進這要命的車卡。忠誠地,比所有人都乖巧地,一聲不響地,陪他開始新旅程。


「先生,車票。」


礙事的人出現的時機,總是那般精準。譬如這驗票員。眼神說著一種話,語氣卻是另一種話。


「我的行李不見了。」


「長怎樣的行李。」


「舊皮箱,斑馬紋,掛著我的名牌。」


「斑馬紋?」


「斑馬紋。」


「⋯⋯你的名字是?」


列車駛進隧道,老匠人畫的大海消隱,換來政府與承建商温馨共建的暗道。


「⋯⋯這可麻煩了。不過礙於程序,你可先出示車票嗎?」


程序是第一要事,誰也不會反對。他端出一張皺巴巴的黃皮紙。


「噢。」


「怎麼了?」


「先生你上錯車了。」


三分鐘內,兩個意外。


「這鐵路駛向的是美不拉,而你要到的是路斯坦。」


「法克!」


車卡內的數十位乘客站起,同一時間。然後坐下,當然也是同一時間。他的心開始慌了,如果掉失的是自我,他也能看一下影集,潛一下過去再造一個。但這是載滿錢的皮箱,錢掉了就只能賺回,賺可不同找,就像臥蛋孵雞和斬料加餸,是完全兩個層次。


驗票員釋出一個建議。


「礙於程序,先生你需要在下一站下車。好消息是,列車還有十六分鐘才到站。你還有十六分鐘的時間,進行報失手續。煩請你隨我到員工休息室⋯⋯」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