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白

一個寫作者,小說、新詩,還有一些絮語。

關於書店,關於這個時代⋯⋯

Photo by cottonbro from Pexels

這次談書店想以作者的身份說。

我前兩天和另一個作者朋友去吃壽喜燒,壽喜燒吃完很飽,走去要關門的誠品敦南店逛逛。

雖然是防疫期間,不過戴口罩的顧客仍有不少。

我們在書店裡尋找,台灣作者的小說在哪裡?極少,幾乎沒有,暢銷排行榜上都是功能性的書籍。

從Matters連載出書的《武漢封城日記》銷量很好,這沒什麼不好,還要恭喜《武漢封城日記》作者。

只是我和我朋友都是寫小說為主,心裡覺得台灣小說,尤其是台灣流行文學被普遍看低真教人傷心。

純文學好像高人一等,明明日本有直木賞跟芥川賞分別給純文學和流行文學,台灣的資源卻大多傾向純文學的創作者。

Photo by Polina Zimmerman from Pexels

不過無論是哪一類型的創作者,出版業大蕭條大多感覺到了。

感謝台灣的言論自由和出版自由,台灣獨立出版社、小型工作室這幾年飛速發展,參展或線上銷售倒是做得不錯。

不過無論想走傳統出版社、獨立出版或者工作室,現在出版小說重要的不完全是故事本身,是作者本身經營起來的名氣。

作者必須開始成為自媒體,自我推銷。有時候乾脆自己做電子書和紙本書出版,跑同人場學會的經驗,漸漸可以用在自出版上。

從2012買了Kindle Touch開始,就知道網路時代來臨,但是實體書衰退,電子書市場才剛剛興起,產業的轉型要多久?作者等得起嗎?

只能感慨一句:想靠寫作吃飯真難。

和朋友約吃壽喜燒是晚餐,中午去台北藝文工會辦了紓困方案,如無意外,之後能獲得一個月一萬總共三個月的三萬塊補助,雖說對工作環境沒有影響,但少了書展和各種小型展覽活動,販售多多少少還是有些影響。

誠品敦南要收攤了,之後站在書店裡讀書的讀者們大約會轉戰到中山地下街吧?

我和朋友這麼討論。

Photo by Min An from Pexels

回家之後,研究了一下Kobo的網頁,發現底下有自出版的連結,雖然是全英文的介面,不過試著把之前在讀墨上過的電子書也搬到KOBO上架,成功上架之後總算鬆了口氣,好像又多了一條路。

現在疫情大家都待在家裡,不知道電子書這一塊餅能不能趁機做大。

希望武漢肺炎的疫情快快結束,也希望所有人都能撐過這段時間,無薪假放少一些,錢還夠繳房貸車貸,吃得飽飯。等疫情過去,大家別放棄藝文產業。


社區活動提案|「展開書店講講」徵文活動

為一座城市點燃一盞深夜的燈

唐山書店——不可貌相的地下書店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