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可成

香港中文大学助理教授

只不过想要一个不那么冷酷的世界

發布於
为点火图叫好的中国人、莫迪在印度的死忠粉、叫亚裔滚出美国的白人,实际上都是一类人。
这是「新闻实验室免费newsletter」第017期的一部分内容,欢迎点击这里免费订阅和查看往期内容。

当胡锡进成为了那个距离被打成美分只有一步之遥的人时,我们都知道微博上的舆论氛围有多糟糕了。

围绕中国长安网的“中印点火对比”图,微博上吵得最厉害的争论发生在胡锡进和复旦大学副教授、观察者网红人沈逸之间。沈支持这张图,胡则认为官微不该发。因此,胡锡进被沈的不少支持者骂成了“外国舔狗”——从之前被骂“叼飞盘”,到如今被骂“舔狗”,胡锡进并没有变,但微博的坐标系已经移动了十万八千里。

其实,沈胡两人的争执点仅仅在于:官方账号是否适合发这样的内容。他们共同认可的前提是:普通人发这样的内容没有问题。

但是,普通人真的想发、真的认同这样的内容吗?

胡锡进在微博上说:“普通中国人当然没必要做‘圣母婊’。”言下之意,倘若不支持那张点火图,就是“圣母婊”了。

随着微博(以及其他简体中文社交媒体)上的言论朝着一个方向不断极化,“圣母婊”这个侮辱性词汇的定义似乎已经从“超出常人的善”滑动到了“基本的体面”。

说到底,支持那张图的人,支持的是一种对世界的冷酷无情的想象:国与国、人与人之间只有你死我活的斗争,只有拳头(而非道义)才能让别人听你的话。

在这种野蛮的想象中,很难看到人之为人的价值。翻翻微博上对胡锡进的批评,很多人在说:你们这些媒体人真没用,本来你们就应该是“干脏活的”,现在你们不干,还要批评别人帮你们干了。

也就是说,在他们的眼中,胡锡进只不过是一个工具,一个声量大一点的工具。要是没能利用这声量,去乖乖“干脏活”,那就太没用了。这样的工具还想对战略方针有自己的见解?不要理中客了,最好赶紧丢弃。

在那个冷酷无情的世界里,没有人能够幸免于被冷酷对待。胡的遭遇已经是极为幸运的,其他更多人得到的是更为野蛮的对待。

也因此,反对这样一种野蛮的想象,只不过是希望生活在一个不那么冷酷无情的世界,希望可以被当成完整的人而非干脏活的工具对待。很多时候,我们对世界的想象都会成为一种自我实现的预言。你把它想像成一个你死我活的丛林,对他人抱有高度的敌意,对拳头怀有至高的信仰,最终就可能真的让别人只能用拳头对你,只能落入一个拔刀相向、以暴力为语言的世界;而当你把它想像成一个可以容纳善意、可以多元共存的地方,那就真的有可能拥有一个“人类命运共同体”。

这两种想象之间的张力贯穿人类的历史,如今也广泛存在于世界各地。前几天,我在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的4月深度文章里面分析了印度疫情爆发背后的民粹政治。我在文中提到,印度总理莫迪的死忠粉,正是那些狭隘的、排外的、狂热的、崇尚铁拳的印度教民族主义者。为点火图叫好的中国人、莫迪在印度的死忠粉、叫亚裔滚出美国的白人,实际上都是一类人,他们对世界的想象是高度类似的。

而我们不能让这种想象决定人类的命运。

这是「新闻实验室免费newsletter」第017期的一部分内容,欢迎点击这里免费订阅和查看往期内容。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越界華文問答】複雜的胡錫進與狂飆的《環球時報》

在普京大帝、環球時報、美帝獅黨的圍剿中生存下去

环球时报的信源:基督教媒体与疫情阴谋论者

7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