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活動報名】耶穌落咗嚟,送中條例「壽終正寢」

不求正人,只求律己--網絡言行的自我要求

蕭雲

完全明白,不勝愧怍。有台灣朋友提醒在下,發覺拙文末段極易惹來誤會。其實末段都是自嘲,一些梗只有香港人才明白。在下完全理解和尊重曾先生的決定。請恕行文含糊不清。

正正由於社交媒體不完全等於公共領域,各人都可量力而為經營自己社交圈,道不同不相為謀,從來不違反道德。只要不掌握公權力,在網絡擇友相交毫無問題。

真的「不行」,那又如何?各顯其能,重拾非凡——《非同凡響》

蕭雲

很尷尬地給潔平姐點名了。在下一直清楚自己的「影評」不是「影評」,完全沒學過電影理論,純粹借題發揮抒發自己懷抱。但願在抒懷之餘幫到別人,讓更多人留意這齣佳品。

在下撰寫評論後,友儕的圈子有不同回饋(不是質疑我為何而看,那只是爛 GAG。。。)。而是傾向負面的評論,在下也頗能理解,就是故事線主次不分明。

看過電影大概都明瞭,故事焦點應該是放在珈朗和 OK 姐姐的兩個家庭。然而多角色的複線叙事,枝蔓到太多人物,有些連在下也覺得雞肋。比如一開始便登場的音樂老師,到後來成了陪襯,她的老公更顯得可有可無。相近的人物還有頗多,難免會招來多角色電影都一定會遭受的批評。

然而在下傾向理解導演苦衷。一來很可能是應社聯要求,社工們希望把眾多教育訊息都放入電影中,導演當然要盡力凜遵。

二來既選擇了多角色叙事,不平均分配又會招來另一常見批評:犧牲了若干角色。要做到《四個婚禮一個葬禮》那樣平均分配,又不致失焦失衡,乃是數十年一遇,萬中無一的神品。

在下還不揣謭陋有點補充。愚以為珈朗父母的表現並非公式,而是「珈朗 & OK 姐姐」的主線之外,另一條重要的「承認」故事。

父母雖很痛錫珈朗,初時卻不願承認他弱能的身份。母親很希望珈朗讀更深的書,和一般孩子入讀正式學校,變為「正常人」;父親則很害怕帶珈朗出街,擔心世人的歧視傷害到愛兒。然而經過衝突的洗滌,珈朗父母終於放下心結,接受兒子的身份。其實在下看到兩位父母經過掙扎,最終承認珈朗身份的一幕,還是不禁再次潸泫。

最後必須要說,儘管在下觀映的焦點非常集中於「OK 姐姐」。然而余香凝在戲中決非花瓶。她非常努力且投入地演好角色,一點都沒有依賴姿色。

雖然都係好靚。。。

對於六四,糾結的當然不是人道主義的問題

開拓認知視野的《人類簡史》和《未來簡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