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酒

没有文化

短篇小说

我永远想不到自己还有坐在律师面前的一天。

我面前的律师身材瘦削,背挺得很直,微微前倾,俯向我,双手十指交叉,指甲缝有点不太干净。浅灰色西服面料细腻,设计得体,但内搭的白色衬衫隐约有点皱。细节上的违和感让我有点不舒服。他还穿了香水,柑橘味不明显的木质调,不讨人厌,也不惹人喜欢。他直视着我,说:“相信我,我是最优秀的律师,一切都包在我身上,我不会让你坐牢的。”

对他性格的解读,是滑头,我压制住不信任,然后点了点头,直视了一下他的眼睛,继续避免看他的脸。

你最好是最优秀的。不过,就算你不是,也只能先这样,不是吗?

我当然没有说出来。

在直视的那一瞬间,我看到他目光了然,满意地笑了。


为什么会到今天这一步呢?那一天明明也只是普通的一天。

学校附近的一个小巷子,我常常从那里路过。巷子墙壁粉刷光滑,许是油漆质地特别,带着贝母般柔和光泽,并不阴暗。有个金毛在抽烟。他的食指和中指的第二个指节处夹着烟,随意,显得手指纤长,就和网络上性感的男朋友手那样,他抽一口就把手臂放下一次,等许久,做细品状。他走路也很随意,轻微驼背,臀部肌肉明显松散,下盘虚飘,走路摇晃幅度带点个人节奏。他在我的前面,顺着巷子走,巷子狭小,拐了又拐,是逐渐通往老城区的迷宫隧道。我没法直接跑到他前面避免烟味,但是又同路,只能远远在后面看着他,充满煎熬。我讨厌人抽烟,让人恶心。尤其某些烟味,浓重呛鼻,明明就只是股烧焦的味道。

他抽了几口,终于停了下来,手上的烟还有一半。

我也停了下来。

他扬起拿着烟的手,手指放松,烟掉了下来。带着一种小姑娘的天真。

我等着他把烟踩灭。

他哼起歌,往前一拐,融入了深巷迷宫。

我盯着烟头,等着他回来把烟踩灭。那个烟头旁边3米处,就有着垃圾分类的垃圾桶。

烟头也盯着我,直直地盯着我,在我眼睛里燃烧着,烧出了个窟窿。

我忽然想到,烟头上有金毛的唾液,唾液里有他的DNA。


三天过后,老板请吃饭,饭后我们就和往常一样,一起沿路返回,醒酒聊天。我们推开饭店旋转玻璃门,走到室外,我抱着肚子正想和师姐说些俏皮话,老板突然说,给你们看一个视频,你们都看一下。我和师兄、师姐一起捧着屏幕看着手机。这是一个监控视频,画面是前几天火灾燃烧点附近。那个燃烧点在燃烧之前,就被keep out黄色警戒线拦住,不知道里面有什么。画面上有三人,各自分开有段距离,明显各自不认识,但都站在警戒线外往里看。中间一个人突然手上有什么东西掉了下去,看起来掉到了警戒线内。这人蹲下去,然后又站了起来。那个人穿着一件豆绿色的棉服,袖子黑色的,袖子外侧配了两条豆绿色。那件棉服是我前年过年冬天买的。

老板说:“中间那个人是你吧?”

我心中一沉,点头。

老板继续说:“这是我一个警察朋友发给我的视频。为什么你不说你在现场?现在查到你了,你才说你在现场吗?”

挽着我手臂的师姐松开了手。

直到分手前,我们一行四个人,一路无话。

我后来回想起来,才意识到,这个时候我应该说些什么。说说我为什么在哪里?或者,作为案发现场的目击证人,说说自己目击到了什么?但是我没有。我脑中只有,我的人生要毁掉了这件事。我以为我的头会开始痛,无法承受如此强烈的情绪,疼痛感会从后脑勺绕到太阳穴,我也许会想拿枪毙了自己。但是没有,这些都没有。

我心里只有,我的人生要毁掉了这件事。

回去的路上我们穿过居民区,这一条小巷子非常古老,路灯被掩盖在茂盛的广玉兰里,灯光昏暗,以前我在这里望天,看到过银河。至今,等到了夏天,这小巷子里的石板缝中,会长出凤仙花。这条巷子以猫闻名,每家每户都养猫,但是无论是小猫大猫,一律只养一只,而且只养在门口。说来也奇怪,这些猫乖乖待在门口,只在附近玩,也不会有人抱走。沉默中,我就看着那些休憩着的猫。有一家人养了一只小奶猫,蓝猫,还没长开,还没成为一只肥凶的大猫。我蹲下来逗他。他躺在石板上,被我闹醒了,依然快速进入接客模式,温顺地用肉垫扑我的手,没有咬我。但是它的指甲和一般猫不一样,很长,穿透了我的皮肤。我就逗他玩,任他挠。

兴尽伸回手,手上血痕数十条,一点都不痛。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