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ny Chew 周兆鴻

馬來西亞「北婆羅洲」亞庇人,世新大學傳播管理畢業,現就讀於國立政治大學政治系碩士班,《大馬青年》專欄作家。作品可見《大馬青年》、《中國報》、《星洲日報》、《獨立評論》。 曾任影音工作者、獨立書店員(唐山書店)、議員助理、研究助理。 平常喜歡、攝影、音樂(阿卡貝拉)、旅行、閱讀。曾幸運獲得台灣政大金旋獎(歌唱大賽)重對唱組冠軍,也騎腳踏車橫跨東馬、越南、柬埔寨。 「君子莫大乎與人為善」。

7/4是美國獨立日,那和馬來西亞有關係嗎?

發布於
修訂於
有些歷史,終將被遺忘,而有些人則賣力把它留住。一旦一個歷史事件掌握在另一個極權的手中,它將輕如鴻毛,或被打入歷史的冷宮。

7/4是美國獨立的日子。《獨立宣言》從起草到發布,奠定了民主共和的政治制度。然而,這個距離亞洲十萬八千里遠的國度,大家(特別是東南亞)對他的殖民史多數都停留在殖民菲律賓的事件。和許多西方帝國一樣,一些私人企業是允許開辦「特許公司」(Charted Company) 去對其他未開墾的土地進行殖民統治的。

1865年,曾經有一群美國人,用「美國貿易公司」的名義在北婆羅洲 (今沙巴)升起美國國旗,建立該土地第一個「西方殖民地」:Ellena。

當時候的北婆羅洲仍屬汶萊管轄範圍,美國駐汶萊總領事Charles Lee Moses從汶萊蘇丹手中獲得金馬利河(Kimanis River)旁領土的10年擁有權。隨後,他揚帆香港結識另外兩個美國人Joseph William Torrey and Thomas Bradley Harris,再連同幾位華人一同成立American Trading Company of Borneo (婆羅洲美國貿易公司),正式「殖民」該地段。

位於金馬利河(Kimanis River)旁的Ellena 遺址 (圖:Free Malaysia Today)

之後,該土地轉讓給Torrey領導, 取名為Ellena,於1865年12月升起美國國旗,爾後Torrey和他的團隊在該地種植許多農作物。可惜此景不常,他們無法取得美國政府的金援(被認為是浪費時間)、面對西屬菲律賓和海盜的威脅,更嚴重的是,Torrey和Harris之間面對信任問題鬧翻。

從此,Ellena一蹶不振。有許多「人民」放棄而離開,有些人甚至在當地患暑瘟等疾病病逝,包括Harris。短短幾年,Torrey因無法管理Ellena而轉賣給一位奧地利人(Baron von Overbeck),而Moses則於1868年破產。

這段Ellena的歷史並未大幅度記載於官方歷史教科書,而北婆羅洲及東馬的史觀(北婆羅洲被汶萊、蘇祿、美國、德國、奧地利、英國、日本佔領殖民)也並非主流。根據 KemSMS (2011) “Ulasan Buku Teks Sejarah Malaysia - Perspektif Sabah dan Sarawak” (馬來西亞歷 史課本回顧:以沙巴砂拉越觀點為例),馬來西亞中學教育(一至五年級)的歷史課本裡,沙巴及砂拉越的歷史觀點比例僅佔歷史課本分別 11.8%及 14.1%,遠遠不及西馬的 60.7%。

有些歷史,終將被遺忘,而有些人則賣力把它留住。一旦一個歷史事件掌握在另一個極權的手中,它將輕如鴻毛,或被打入歷史的冷宮。

報導內的North Borneo Historical Society 會長Richard Ker結尾說得好:

“Our knowledge about history is limited to what we learn from textbooks,”……“when in fact there are more stories that are still undiscovered.”

期待在未來,我們能夠有更多的非政府組織及學者持續書寫我方的歷史,對抗衡西馬霸權主義的史觀論述, 更期待可以逐漸建立東馬自己的歷史主體性。

(以上內容部分擷取及翻譯自North Borneo Historical Society(NBHS)會長Richard Ker在FMT的報導)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