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備份

騰訊大家已在2020年2月被中國網信辦勒令關閉,故希望在這裡把部分文章救回來。文章歡迎Share至社交媒體,也歡迎各位留言交流。如你是備份文章作者而想撤下稿件,請留言通知。

伯通:廣東人都是活雷鋒

2017-11-21*那麼既然有上交有返還,就自然有交得多的有交得少的,有拿得多的有拿得少的。就像一個大家庭一樣,混得好的孩子很可能要幫助家中後進的兄弟買車買房。


“哪個省的人素質最高?”

吾國人民為此類口水問題討論了不知多少年,至今也沒有公論。其實,依照“行勝於言”的名訓,我們完全可以通過扎實可信的數據推導出答案:目前的中國,恐怕沒有哪個省能像廣東那樣大公無私、慷慨解囊、達則兼濟天下。

或者說,生活在這塊國土上的大多數人民,都應當向大粵省保持足夠的敬意。

“奉獻者”和“索取者”

1994年,朱先生力推的分稅制改革,成為共和國財政史上影響深遠的節點。這個變革的原理也並不複雜:地方政府將財政收入的大頭上交中央,再由中央政府統一調配,將稅收按計劃返還給各個地方政府。

自此後,地方諸侯就失去截留財富的能力,乖乖將手上稅源穩定、稅基廣、易徵收的稅種上交首都,而增值稅、所得稅等大稅種也成為央地共享的稅源。為了能夠平息諸侯們提錢進京的不爽,中央隨後承認了“土地財政”的合法性,地方政府的土地出讓金收入和土地稅收(土地使用稅,流轉稅)都可以算作預算外收入,不必上交中央。這也正是2000年後全國普遍性征地強拆、地價飛漲、房價高企的主要原因。

那麼既然有上交有返還,就自然有交得多的有交得少的,有拿得多的有拿得少的。甚至於我們可以猜測,中央很可能將部分富庶省份的納貢,分配給了貧困地區。就像一個大家庭一樣,混得好的孩子很可能要幫助家中後進的兄弟買車買房。

但這個補貼細節隱藏得比較深,很難通過一兩個數據直觀感知。此前也多有媒體和學術界人士討論,但給出的數據要麼晦澀難懂,要麼出處不明。

實際上,財政部有一組數據指標,是可以管窺此中奧秘的。雖然依然沒有嚴謹的最終補貼數據,但趨勢已然足夠清晰可信。

這組數據叫“中央對地方稅收返還和轉移支付分地區預算匯總表”。這其中,“稅收返還”很好理解,就是地方交了多少,中央按比例返還回去。這個數值基本上與地方的納貢呈正比,也就是說這個數值越高的省份,為大家庭貢獻越大。

而“轉移支付”也同樣不難理解。這其中包含“一般性轉移支付”和“專項轉移支付”,都是國家“額外補貼”地方政府的錢。可以簡單理解為家長給孩子們發的生活費或紅包。

那麼如果將各省的“人均稅收返還”減去“人均轉移支付”,其實就可以得出“該省人均為共和國大家庭做出的財政貢獻趨勢值”——

(各諸侯為共和國大家庭做出的人均財政貢獻趨勢值2015;最高五位為上海、北京、浙江、天津、廣東;最低五位為四川、江西、陝西、海南、黑龍江)

這樣一來,就非常直觀了。全國只有10個紅色省市是“奉獻者”,而其他21個藍色省市都是“索取者”。而且部分省份的數據堪稱觸目驚心。

有人可能會問,廣東的貢獻趨勢看起來也不是那麼突出啊?別急,我們繼續往下說。

養老死局

其實,正如我給上文數據起的名字那樣。這組並不足夠精確的數字,只能顯示出趨勢,而且還只能顯示出“家長”和“孩子”之間的財務往來關係。卻並不能展示出某個省份是如何補貼另一個省份的。

因此我們不妨看一下,那些“索取者”拿到中央財政補貼後,主要花在什麼地方了。

就拿日落西山的黑龍江為例吧,這個省份是除了邊疆(疆藏)、少數民族(青海寧夏內蒙甘肅)和山區(貴州)之外,人均財政補貼拿得最多的省份。

(各諸侯得到的人均中央財政補貼排行榜2015;最高五位為西藏、青海、新疆、寧夏、內蒙古;最低五位為北京、江蘇、浙江、廣東、上海)

2016年,黑龍江全省的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為1148.4億元,而一般公共預算支出就非常可怕了,竟然高達4228億元。掙1000多億花4000多億,都花到哪裡去了?

作為中國大糧倉,黑龍江第一大開支出自然是“農林水支出”,這筆主要是用於保障糧食安全和補貼農民的開銷,為801億元。第二大開支則是社會保障,為732億元。如果將社保開支和醫療開支的280億元合併,則黑龍江全年幾乎要花1000億元用於各類社會保障開支。也就是說,如果中央不管黑龍江的話,黑龍江自己掙的錢,發完社保醫保之後,也就不剩什麼了。

黑龍江陷入養老困局並不是什麼新鮮事,黑龍江全省企業退休人員由2010年的268.8萬人增加到2016年的457萬人。老工業基地衰敗後,大量國企退休職工缺乏生活保障的新聞報道也頻見報端。

實際上,我們不必為黑龍江哀歎,因為黑龍江只不過比中國大部分地區先走了一步。黑龍江的今天,不過是我們的明天罷了。


(中國人口變動趨勢1949—2015)

我們知道,55歲是女性的退休節點。如果從2017年向前倒推55年,是哪年呢?1962年。

1962年發生了什麼,我們在上圖中可以清晰發現——中國人口從之前三年的低谷甚至負增長中突然爆發,開始了一個為期十年的高峰期。

明白為什麼黑龍江是我們的明天了吧?因為那些躲過“三年自然災害”的嬰兒潮成員,馬上就要開始領養老保險了。而且以國人目前的平均壽命來看,這將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中國以全球最快的速度進入老齡化社會,怎麼辦?

中央已經決定了,你也不要謙虛

現在可以算一筆新的賬了。

各諸侯都有自己的社保帳目,如果將各省份的養老保險現狀排列出來,會是怎樣的情景?

(財政補貼後各省企業養老保險基金累計結餘2016;最高五位廣東、北京、江蘇、浙江、山東,最低五位海南、西藏、青海、新疆及負值的黑龍江)

說明一下,這個數值是“勾兌”之後的結果。因為各級統計部門幾乎都不公佈“未經財政補貼的養老保險結餘”,事實上,如果沒有財政補貼,早就有二十幾個省的養老保險處於虧空狀態了——即,眼下年輕人交的養老保險,根本不夠給退休職工們花。

然而,即便有財政兜底,黑龍江還是跌穿了水平線:黑龍江養老保險的累計結餘竟然是負的232億元。除了黑龍江,青海、湖北、內蒙古、吉林、河北、遼寧這幾個省的“當期結餘”也是負數,也就是說這幾個省已經開始吃老本了,照這樣再過幾年,這幾個省的累計結餘也都會是負數。

怎麼辦呢,中央想了個好辦法。讓有錢的孩子幫著窮孩子養老啊。

最有錢養老的莫過於廣東了,我們舉例說明:

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

——————廣  東|河  北|江  西

當期結餘——1100|-89.93|41.03

財政補助——17.6|216.06|170.02

當期淨結餘—1082.4|-305.99|-129.69

廣東2016年的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當期結餘竟然高達1100億,而且更可怕的是,各級財政只給了廣東養老保險基金17億,扣除後,廣東人民還有1082億的淨結餘。再看看河北和江西,扣除財政補助後,本色立顯,統統都是窮光蛋。

事實上,廣東的養老保險足夠支付本省退休職工55個月的退休費,而全國平均水平不過才17個月。

於是中央打算推出一個早就打算但遲遲未成行的政策:養老保險全國統籌。說白了就是讓有錢的孩子幫著窮孩子養老。目前先推行中央調劑制度,即養老保險的“分稅制改革”:各省按照一定參數上交費用,再經中央統一調配,下發至各省。

早在2015年時,中國就有22個省的養老保險虧空了,如今廣東橫空出世,幫助廣大窮親戚養老。我們怎能不念叨一聲“活雷鋒”?

謝謝廣東人。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