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达达

宾夕法尼亚大学历史遗产保护专业毕业生;现居美国费城;故乡昆明,第二故乡香港;社会公义关注者;公众号“所在 PeoplePlace”(id: peopleplace)

亲历费城 Justice for George Floyd 游行

Join us as we demand justice for George Floyd and declare our solidarity with the rebellion against racist police violence in Minneapolis!

朋友问我要不要去6月1日的Justice for George Floyd游行的时候,我心里很犹豫。费城的COVID-19新增感染人数虽然在下降,但并没有完全控制住疫情,再加上近期排华情绪严重,之前的和平示威最后转变为暴力打砸抢,这时候上街似乎并不是一个理智的选择。

可是如果看过George Floyd被警察用膝盖压在地上八分多钟的视频,真的叫人无法释怀。而且最近在美华人受到的歧视,其实与黑人群体经历的警察暴力有着同样的源头。为George Floyd发声,也即是为所有受压迫的有色人种发声。于是我决定去参加人生第一次游行。

游行开始的地点是费城的警察总部,我到的时候已经聚集了快一千人,完全无法看到或听清最前面的组织者。后来看新闻时才知道,守在总部门口的警察在示威者的呼吁下take a knee(单膝跪地以表达对运动的支持),是非常和谐暖心的开端。

费城警察和国民警卫队单膝跪地表达对运动的支持

我想象中游行会以黑人为主,可是其实到场的大部分是白人。这大概与组织者的受众和宣传途径有关,也可能是因为很多黑人选择了其他的抗议方式。

在警察总部前聚集的示威者

朋友带来了矿泉水、口罩、能量棒等等物资,我很惭愧没有准备什么,于是主动扛了半箱水。

庞大的人群开始移动。示威者们手举着“Black Lives Matters”、“Silence is Violence”、“Enough is Enough”、 “No Justice No Peace”等标语。一路上都能看到有人在发水、免洗洗手液、口罩和干粮。有两个推着自行车的同行者看我们扛水扛得费力,主动提出帮忙用自行车载水。走在人群里,我反而觉得很有安全感。似乎只要走进了游行的队伍,就立马获得了群体的认同,素不相识的人也会互相照顾。

发放免费物资的示威者

我们从警察总部一直走到费城的地标City Hall(也是市政府所在地),然后沿着Broad Street(费城的中轴线)向北走,最后向西朝着另一个地标Philadelphia Museum of Art走去。游行经过警察时,示威者们向他们一遍一遍地喊,“Who do you serve”。全程和平。

游行计划的时间是下午3到5点,费城的宵禁6点开始。

快到5点时我们还没走到Philadelphia Museum of Art。在经过费城的I-676跨州高速路时,走在我们前面的示威者冲到了高速路上,占领了高速。我和朋友刚往高速的方向走了两步,就感到眼睛不适。这么快就已经用上催泪弹了吗?等烟雾散去一些,我们继续往前移动。朋友拿出了提前备好的护目镜和洗眼液。

示威者占领I-676高速(Credit: Jessica Griffin/Philadelphia Inquirer)

没过多久,警察向高速路上的示威者发射了又一批催泪弹,我们看到白色烟雾升起,人们开始向反方向跑。原本在高速路上的人去路被警察挡住,只能翻围栏出来。有的人被熏得睁不开眼睛,我们赶紧为他们喷洗眼液帮助缓解。我也头一次体会到被催泪弹熏得咳嗽眼睛痛,只想赶快逃离那些可恶的白色烟雾,越远越好。

示威者被催泪弹逼到围栏边(Credit: Jessica Griffin/Philadelphia Inquirer)
警察使用催泪弹驱散了示威者(Credit: Jessica Griffin/Philadelphia Inquirer)

就这样人群不得已一点一点被催泪弹逼得撤退,四散开去。

对于大多数人,这天的游行就这样结束了。几十个占领高速路的示威者被拘捕,一些示威者在宵禁开始后仍然继续在街头抗议,也有人在夜幕降临之后开始打砸抢烧。

我在宵禁开始之前回到了家中,整夜听着直升机在头顶盘旋。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