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檔案館I中大衝突記錄

2019年11月中旬香港中文大學示威者與警察發生衝突時親歷者的記錄 投稿:cuhkdparchive@gmail.com(請附上標題與稱呼)

【11月檔案館】路上看到了好可爱的女生

發布於

难仙 大二


香港的运动很凶这是早就知道的,火烧到学校里确实始料未及。彼时我正沉迷于妹子,为了关系的小小进展而时时窃喜,实在是想不到会有如此突然的打击将我们分开,一如我也完全没料到,一月底的仓促一别之后,至今我两个月又一周没能与她相见。而大学生活的余额可所剩不多了。

抱歉有些跑题,大概是因为我对校园冲突一事印象确实不深了。按理说,周一早晨眼前浮现出数学课而醒来,却发现已经停课,这种事很难淡忘,可我甚至已经忘记醒来的时间是数学课前还是后。只记得当时确实没有特别在意,仅仅为错过了瓜感到一点点可惜。之后应该是通过二号桥去了科学园,说不定到马料水码头坐了会,又从大学站绕回来,赶着在初粤原定的ddl前读一遍课文上传音频。这样说来,那天醒来的时间还算挺早的。

可能是去科学园的路上吧,二号桥看到地上不少催泪弹的壳子,后来好像有人专门收集起来了,一大袋,作为冲突的记录。有点想捡一枚收藏,但好像是有什么毒性,也就算了吧。过了二号桥,离校门还有一段路,有车子向我身后驶去,想必是警察了。擦肩而过的那几秒有一点点紧张,但也不是很惊慌,或许还感觉一点刺激,毕竟我只是停课后到处溜达的尊贵内地生而已。

同校门前的保安打个招呼,问他大学不是啥私人地方咩,为啥警察能进来。他竟然听懂了我的广东话,笑着回复说他也没办法,不然可不就被拉了。确实,这能有什么办法。

晚上好像与朋友在和声g层聊了一阵,他把乌克兰当作暴力抗争胜利的例子,我好像反驳说港府背后有强大的祖国。这次对话完全记不清了,反正我们两个不过都是没读过什么书的理工科,闲扯消磨时间而已。


十二十三两天,真的记不清发生了什么。也不是什么都记不得,只是记忆很散乱,回想时各种事情叠在一起分不清先后。

应该是有很多内地生慌张逃离的,甚至留下了没收拾的宿舍和自己的工作电脑。当时气氛好像很紧张,一阵子仿佛没车一阵子仿佛连学校都出不去,这些我当时都是接近相信的,但也很无所谓。再紧急的行程,洗一洗床单烘一烘衣服的时间总是有的,况且香港并不是很大的城市,如果目标仅仅是到达边境,我实在看不出没有公共交通是什么要紧的事情。事实证明这种想法只是半对,在周四早上被约好的同行者电话叫醒后,我慌忙道歉的时候非常后悔没有提前一天准备行李。说起来当时还讲了什么开学之后请您吃饭这样的话,谁能想到会拖到现在都没有实现,相当于又咕咕了人家一次。


应该是周二,去大体溜达,在那排健身房附近和一段时间没见的朋友面基,被顺风飘来的催泪烟gank了一波。一路快步走到大体看台,有两三位好心同学在那里帮我们洗了眼睛。现在想想也不知道他们等在那边是为什么,明明那时几乎没什么学生会到大体。催泪烟确实很难顶,即使离投放点有些距离,我们几个没有防护的普通人还是失去了行动力,流泪且窒息。

某天晚上又去了一次,和架起摄像机的疑似记者一起蹲在正对着二号桥的坡上。当时还算和平,好像警察不时会举旗喊话,却没有真正闹起来。


我加入的社团在前山,所以两天都去附近看了一会。不记得哪次了,黑衣的学生非常之多,快到大体车站。前面有人喊着警察正在进来,撤退,所有人就向后跑一阵,过一会再挪回去。处于最远端的我也不得不往同方向小跑了两三次,竟凭空多了几分紧张感。路边有人组成了物资的传送带,这种架构让我觉得非常莫名其妙,足见黑衣示威者的人力是大幅度冗余的。传送的可能是水,可能是燃烧瓶。如果没有看错,那我应该见过示威者加工投掷物,就在路边人行道上,就像平常几个朋友搞活动准备物资一样,颇有一种违和感。

有人指示着新加入的示威者,喊着什么火魔法阵在后面这样极为羞耻的话。肯定想拍照,但也有人喊不能拍,也就算了。穿着日常服装也没遮面的我在大片示威者附近大概会显得有些奇怪,不过路过的黑衣人都没什么闲工夫留意我。


社团其实已经没有在运作,纯粹变成了提供沙发让人休息的房间。下午从mua现任会长的票圈得知确定停课的消息,就像向当时醒着的本地生炫耀了自己消息灵通。对面恐吓我说还留在香港不回去的内地生,直接上名单全给抓喽,我想想确实也很有道理,所以计划了第二天回深圳。

晚上庞万伦餐厅额外营业,帮助中大同学。职员姐姐请我们帮忙传播一下这个消息,但出于各种我已经忘记的原因,我们没有特别大力宣传,最后到来的顾客并不算很多。说是营业,我们要给钱的时候他们并没有收,只说今后可以多帮衬。这话让我之后又去吃了一两次昂贵的庞can。

晚上社团房间里面有人在看直播。当时段生在学生间的评价并不好,他出场一会后有人模仿他略显得意的姿势,并配音:“做到事情啦,我终于做到事情啦!”我也跟着一起笑,让警察退后了一厘米这个说法确实很有意思。后面段生也吃了催泪弹,大家又都开始笑,我倒是觉得这算段生的加分点。

又有一个晚上,好像已经提到好多个晚上了,但他们都是那三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具体是怎么连接到一起,这实在是想不起来了。在那个晚上,我去了四条柱正门,拍了几张杂乱摆放的rb的图,其中有一块倒地的路牌,上书前往合一亭步行约三分钟,我特意为它拍了一张。画面特别带感,可惜拍照水平很有限。


那几天,估计mua的某些庄员是非常之忙的,也是做到了一些实事。我当时也想,多多少少做点什么,为内地生朋友们。现在想来,动机也就是自我满足居多,关键是完全没有做到什么。有些失败。相比于帮助同学,的确“试试自己能做到点什么”的想法要更强得多,因为我并不觉得当时遇到了什么大的困境。所以当有朋友发票圈,说受到了示威者的攻击时,我非常震惊,却仍然不太担心。大概是同理心有些缺失,在火烧到自己之前我实在没能有什么危机感。说实话我对过关查手机的恐惧,比对校内冲突的担忧大不少。


周四,既然已经迟了,干脆直接咕咕了约好一起打车的朋友,然后整理行装,按初版计划从四条柱走到了新田巴士站。四五个小时,一路上也算有意思,从山里出发,又反复出山入城出城进山。值得一提的沿途事有不少,但与中大校内冲突的主题有些偏差了,就不一一赘述。古洞的一座天桥附近,旁边的车上走下来一位穿着浅色裙子的女生,大约是我同龄人,长相很可爱。可惜我走了百米之后,回头已经不见伊人踪影。


完。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