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栗鹹鹹姊

爆栗不等於暴力不等於暴戾。 鹹鹹不等於閒閒不等於賢賢。 姊就是姊。

鹹鹹的炎炎夏日記 │ 膽量 ABC

發布於
鹹鹹的膽子很小,看著社區徵文的題目,發呆了兩天。嗯~好吧!就賣掉那次『人生中的第二次求職』經驗了囉!

當時,鹹鹹剛從學校畢業,在一家小小的外商公司上班。

這家公司的規模很小,工作非常血汗,舉凡一切客戶聯繫、訂貨出貨、甚至跑銀行寄掛號信等等,都歸類為「行政助理」的工作,繁雜細瑣到令人頭昏眼花,恨不得有三頭六臂才能把工作做完。

每天早上醒來,只要想到又要開始魔鬼訓練般的上班日常,內心總會掙扎苦痛一番,覺得自己每一刻都想要把離職信丟到老闆的桌上,帥氣的甩頭說不幹了。


一個星期假日,剛好從台北回到老家休息,沒事兒出門瞎逛閒晃,路過一家連鎖的兒童美語補習班。

咦?美語補習班?好像可以試試。

當時,鹹鹹的腦子裡肯定被灌進大量自動掃描進來的符水,鬼使神差的推開那扇擦得閃閃發亮的玻璃大門,走了進去。

櫃檯前坐著一位高中模樣的小妹,看起來大概是工讀生,專門接電話的那種。
「您好,請問一下,這邊有缺美語老師嗎?我想來應徵。」

高中生小妹一臉的茫然,咬著筆桿說:「我們好像沒有在徵老師欸!」

「沒有嗎?沒有要應徵美語老師嗎?可以幫忙問一下班主任,有沒有缺老師呢?」

「啊?嗯…..好哇,不過我們班主任現在不在,他通常都是下午才來.....」


啊!現在想來,這大概是一種注定的緣分,注定著這家美語補習班與鹹鹹之間的善緣。

玻璃大門再度被推開,進來一位戴著眼鏡、頭髮灰白、穿著寶藍色 T 恤的中年大叔。

櫃檯的妹妹追上前去,小聲的跟大叔耳語了一番。


大叔扶了扶眼鏡,問我:「你來應徵?我們比較缺課輔老師,也有開數學班,考慮嗎?」

鹹鹹歪著頭想了一下,認真的回答:「我可以教英文。」

班主任愣了一下:「那....進來辦公室談。有帶履歷表嗎?」


啊!慘了!

鹹鹹只是路過、經過、一種靈光乍現、彷彿受到神蹟指引般前來,什麼都沒有準備的哩!


班主任很自然地,從抽屜抽出一張空白的簡歷表,鹹鹹冒著冷汗飛快地在上面揮舞,想盡辦法將空白的地方填滿。

說實話,這也只是我的人生中的第二次求職,絕對寫不出什麼洋洋灑灑的內容。

寫好後,鹹鹹趕緊雙手奉上,順便將班主任剛剛借給我的原子筆還給他。

班主任瞄了一眼鹹鹹的簡歷表,抽出一本英文雜誌,隨手翻開一頁,指著一篇關於地球資源環境保護之類的相關報導,說:「麻煩朗誦一下這篇文章。」

鹹鹹接過雜誌,速速瀏覽了一下,差點奪門而出。


哇咧!哇哩咧咧!

標題的第一行,有一個英文單字,鹹鹹完全看不懂也不會念,而且看起來整篇文章都跟這個單字有關,啊是要怎樣『朗誦』喇!

( 插播一下:鹹鹹鋼鐵般的堅強意志,一定不會跟大家說這個讓鹹鹹羞愧到五體投地的單字是什麼,絕對不說!)


內心糾結了大概五秒鐘,鹹鹹硬著頭皮把雜誌往班主任的面前推過去,開口問班主任:「不好意思,請問一下,這個英文單字是什麼?怎麼念?」


吼!那個班主任!
班主任竟然給我當場噴笑欸!


這件事情鹹鹹記恨很久、很久、很久。
恨得鹹鹹我牙癢癢的,很得鹹鹹我蹦蹦跳跳的。


好吧!伸頭一刀縮頭也一刀,來個痛快吧!
鹹鹹撈起那本 ABC,結結巴巴的把文章念完。
然後,又羞又愧,傻傻地望向班主任。

他的桌子上書櫃裡堆滿了外文書籍,鹹鹹貌似游移到外太空,四周漂浮著無數個 ABC 星球 ,腦袋一片空白,內心也充滿了迷惑。



天啊!如果人生重來一次,鹹鹹大概沒那個勇氣,推開那道玻璃門,坐在班主任的面前。
鹹鹹至今仍然沒有想明白,到底打哪裡來的膽子喇?


鹹鹹將那本 ABC 遞回去給班主任之後,櫃台的妹妹送了茶水進來。

班主任終於收拾好他從頭到尾、一丁點都掩蓋不住的笑意,問:「下個月月初有培訓課程,兩個星期左右,要住在台北,供宿供餐,你可以嗎?」

鹹鹹望向班主任座位後面,牆壁上掛著可愛的水果月曆,盤算了一下,說:「我回去跟公司商量一下離職日期,再通知您什麼時候可以上班。」


這下子可好了、可好了哪!


連送茶水進來的櫃檯妹妹,都開始狂笑。
笑到她手上的水杯撲通掉到主任的桌子上,那堆 ABC 從外太空降落,漂蕩在淺褐色的小水塘中。

鹹鹹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的愚蠢,真是丟臉丟到太平洋去了。



不過,鹹鹹真真拿到了這份工作,而且一做就是兩年多,挺開心愉快的一份經驗。

為了不誤人子弟,鹹鹹花了不少摳摳加強修煉,自費跟外籍老師上了美語發音的課程,也努力練習拐誘小朋友的技巧。

後來,班主任總愛拿這件事情取笑鹹鹹,拿它當成補習班的求職範例,三不五時就來逗一下鹹鹹,逗到鹹鹹的頭毛胡亂炸開開。

班主任說,這是他經營補習班,面試過最噴淚爆笑的一次,而且是史無前例的紀錄。
『自動送上門來之勇氣可嘉』、『面試居然敢問單字怎麼念之膽子好大』,還有一個是『麻煩班主任等候通知之沒什麼本事還敢大聲』。


矮油!幹嘛這樣喇!人家當時….傻嘛🤣🤣🤣


鹹鹹蠻喜歡這份工作,除了可以光明正大的玩別人家的小孩 ( 欸欸欸!人家小朋友超級喜歡鹹鹹呢!),跟同事們相處愉快,當然也是因為遇到很好主管,讓鹹鹹有機會,努力實現自己的夢想。

兩年半之後,因為某個不得不的理由,鹹鹹忍痛放棄了這份工作。

鹹鹹偶爾會想起青澀的自己走出補習班的那份狂喜,偶爾會想起自己膽大包天的勇氣,就只能慨嘆歲月不饒人。年紀越大,膽子越來越小。

膽量是不是超能力,鹹鹹不那麼清楚。

小時候看到老師站在台上,覺得老師們好厲害,又要教書又要管我們的吃喝玩樂,好想試試站在台上上課的滋味。

至少鹹鹹憑著一副傻膽,用這個招式,實現了小時候想當老師的小小夢想。

你呢?夢想呢?大著膽子試試看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白鼬大冒險<社區活動提案|膽量就是你的超能力>

鹹鹹的炎炎夏日記 │ 未完成

8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