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仙人

在人文与科技之间游走。最近在读《创世记》。

我脑袋里的怪东西 #7:降温了

要穿毛衣啦。

1. 广州这两天降温,最低去到 6 度。昨晚睡觉前,犹豫了一下要不要换床被子,怕第二天会在寒冷中冻醒。可实在太困,作罢。早上醒来,确实冷了一些,却睡出了一身汗?啊,我盖的可是一床薄薄的夏被啊。


2. 女娲抟土造人,我们是泥巴做的。上帝用尘土造出了亚当和夏娃,他们也是泥巴做的。我忍不住猜测,这种泥土造人的神话,可能跟人类学会制作陶器有很大关系。泥土可以塑形,可以烧制实用的器物,现在觉得不足为奇,但在当时制陶可是一项尖端技术。所以,人类先祖可能会想,我们人类也是被更厉害的神捏出来的吧?


3. 三个女的靠在栏杆上吃瓜子,站成了一个等边三角形,中间围着一个扔瓜子壳的小纸盒,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到底是因为她们三角形的站位?还是说啃瓜子这件事,本身就有气势的加成作用呢?真是不可思议。


4. 我觉得小孩和狗特别可爱,路上碰到的时候,都会多瞅几眼。我看着他,他看着我,大家相安无事,相互好奇。

但平时绝对不能这样盯着一个成年人看,无论是看男的,还是看女的,不然对方会觉得你有病,或者想要搞事情。社会新闻里经常看到一些人在大排档里大打出手,导火索无非是「你看什么看?」「你瞅啥?」一份目光就能挑起一场架。成年人一点都不可爱


5. 过了饭点,饺子店的员工出去买吃的。守店的那一个追出来,叫住同事,「我要酱板鸭」。我正好路过,看见她的脸上满是笑容,像阳光一样灿烂。一定是酱板鸭点亮的吧?


6. 下雨,路边打下了许多紫荆花,姹紫嫣红地铺在地上,一转眼又被踩成了烂泥。抬头看,树上还挂着很多很多。岭南的紫荆花,一点也不输给樱花啊。


7. 阿庄家新养了一只法斗,黑色的,三个月大。冬至那天在她家吃饭,法斗在地上撒了泡尿,挨了庄弟一记重重的耳光,接着被惩戒性地关进围栏。庄弟说,现在谁也不要去理它,让它知道错误。

当我们吃饭的时候,它便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我们,一动也不动。实在不忍心。庄妈第一个走过去安慰它,用教育小孩子的语气,苦口婆心地跟它讲了一堆道理。接下来是庄妹,她摸了一下法斗的头,又摸了一下它的脸颊,一手水,惊讶道:「佢喊咗(它哭了)!」


8. 平安夜,去番禺参加了一场烧烤派对,组局的是一个艺人经纪人。后半场来个老前辈,跟一个家居品牌的设计师聊了起来:「你们那个代言人出了点事,那些照片你们不知道吗?」大家摇头。设计师说,「我们是看她婚姻比较美满,适合来做家居的代言」。老前辈笑而不语。我说道,「只要大众不知道,只要我们不知道,他们就是家庭美满。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