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多少字算抄袭? (上)

《讓愛發電》暴露了Matters的缺點

給或許一無所知的你,咖啡方丈的咖啡入門指南

咖啡方丈

不管是港澳台內地,我都可以寄。

就算是此外的地方,我想也就運費的問題。

不過一切得等疫情幾乎徹底放緩…

對於林子深處的血 我是負評的

咖啡方丈

我並不是老師。

只是個寫了十多年,除了matter上一分一毫都沒收過的人罷了。

咖啡方丈

世上有些山永遠沒有名字,世上有些電影也不是給大眾去看。

為了某一些群眾去寫必然小眾的題材和風格不成問題。

然而,文字是寫給人看的。文字是因為人已所存在的。

很遺憾,正如美味食物大多熱量較高。甜的接受程度就是比苦高,那是因為對人體而言甜扮演熱量能量的角色。苦味則大多迴避危險而令人體較為抗拒。

這是人體不可逆的部份。

同理,那些我說到的問題也會致使大多數人的腦神經感到閱讀不順選擇放棄,而非仔細品味作者的一字一句。

濫評胡說固不可取,但不反思而對評論採取一種抗拒的攻擊姿態也好不了多少。

我覺得那個作者相當無辜。無緣無故的要接受所謂的誠實客觀評論,不能完全怪他出一篇怎樣的文。

但有目共睹的是,就像眼前所見一樣。我絕非否定你對原作的熱愛。

但作者是否有權利在保留自我風格之餘,去追求更多人的青睞?

作者是否可以擁有不同觀點的評論去反思自己的進步空間?

而作者,當然可以選擇自己去吸收什麼,運用什麼。

創作其實就跟運動一樣,需要時間,需要付出去磨煉摸索。

个人认为这与作品优秀与否关系不大,利用更合适的方式来为传递信息和感情服务才是更重要的。

連讀都讀不下去還扯論優秀嗎?

有一派作家認為,「把書讀懂」是讀者的責任,傳達作品訊息不是作者的職責。許多寫實驗小說的作家就屬於這個學派,而且對其學說堅信不移。因此,當讀者「讀不懂」的時候,他們就歸咎於讀者,而非自己。這種態度可能會讓作家養成一種於無意間蔑視讀者的習慣,同時讓作家只專注於在自我表達上,而不必負擔任何責任。這也容易讓讀者認為,讀者從一開始就應該對故事感興趣且全心投入,好像讀者不把故事的一字一句都吸收進去,就是對作者有所虧欠。


最後我也就純粹興趣去熱鬧一下。不喜歡一笑置之我也沒所謂。

咖啡方丈

做正確的事不一定得到幸福。

良好的出發點並不一定招來最佳結果。

自以為是文學的守門員,看上去更像是自欺欺人在自我感覺良好。

我認同那篇文有太多過譽,反而令作者容易忽視自己文章上的客觀錯誤。

但並不代表你的行為有多禮貌,多偉大,多捍衛什麼文學。

但你的居心如何我不再評論也不再感興趣。

套歌德的話。

假如你是小說,我馬上就停止閱讀。

工讀生又被我罵了-帶人這學問我在持續學習中

咖啡方丈
回覆
ChongImmMei@immmei

那是飲食業“炒場“中毒的症狀。

在滿滿的點單成為負擔的同時,完成又像是俄羅斯方塊用一直條清四行的快感。

所以有人跟不拖慢進度也不會增加不爽。

咖啡方丈

我當咖啡師的時間並不算長。

那時候總覺得不單理想跟現實差很遠,還覺得大腦分成八份不夠用。

我個人覺得,飲食業沒有天份或堅持,基本就只能淘汰……工作量和意外都會突發而來的湧現。

真不行也要狠下心給一條死線。再跟不上就只能說再見了。有心的話,聽見死線做不到也會表現出來。

有時候不合適就是不合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