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点星的宇宙好友

我的朋友掉进黑洞里去了 #蔡伟 #陈玫 #小唐 #端点星

陈玫蔡伟被捕百日:纵使环境再糟糕,仍要做一个有所为的抵抗者

今天是7月27日,是陈玫、蔡伟被抓的第100天。4月19日陈玫蔡伟被北京朝阳警方带走,没想到日子倏忽而过,转眼已百日。北京疫情偶有反复,中部省份疫情之后又遭洪灾,而两个年轻人被批捕以及被官方强硬安排法援律师后,并无更多消息。作为朋友,我们难过、愤怒、绝望、不甘,但我们还要呼吁更多人:像两个年轻人反抗数字极权那样,我们也不要忘记,继续反抗下去。


下面是陈玫好友写的文字:


我记得不止一次跟陈玫讲过,很羡慕他现在这种积极的态度,能在做好工作之余还有精力“尽己所能地做一点事”。相比于他,我好像有点绝望,觉得环境越来越糟糕,做什么都不值得,或者说我并没有行动力,只想过好自己的小日子。每次他听到我“恭维”的话,他都会澄清说工作上也有难处,但是这些工作之余的事情也是必须要做的。我似乎理解了他也有自己的苦恼,也并非那么舒适的状态。他没有等待什么,仍能看到希望,真的是有一分热发一分光。

陈玫并没有非常坚定的政治立场,他只是在做一个知识和信息的传播者。不管有无用处,不论正负能量,只要是他觉得有价值的内容,他希望能得以保存和传播。

看到一部书被下架了,他会告知并分享下载的方式;看到一篇公共议题的文章他会立即备份,以防被审查,这是在现在这个数字极权的环境下,他养成的习惯。我甚至开玩笑说,他把自己当成了备份机器了。而我们也习惯性地从他那里获取一些被审查的知识和信息,哪篇文章看不到了,找他;哪部电影网盘资源失效了,也找他。

陈玫被抓,我什么反应?难过,愤怒,却也恐惧。这是多么温和的人呀,低调做事也没有一点社会声望,竟然也会被“寻衅滋事”,成了国家的敌人,还可能被说给美国“递刀子”,现在他跟蔡伟已经被带走关押100天,肯定在里面受尽侮辱,我有一天还梦到他在看守所绝食了,把我从睡梦中吓醒,心情非常难受。

朝阳分局如此办案,已经毫无底线可言,法律已成了摆设,还好意思说什么依法呢?这是一个什么荒唐的时代,黑暗的国家,收集公开发表的信息,主张互联网开放都成了罪状。他们出事之后,我也了解到其实并不只他们受难,还有太多默默无闻,却因言获罪的人。有的仅在在社交媒体批评了警察执法,有的仅因为把境外新闻转发到微信群,有的因为发维尼熊的表情包,还有的因为同情了香港的抗争者,他们就被收押,拘留,判刑。这样的例子多得不可枚举。

我写下这些陈玫和蔡伟的遭遇,并不是只想告诉你们现在这个糟糕的现实,而是想跟陈玫他们一样、有社会关怀,有理想的同龄朋友说,陈玫他们也给了我些动力。的确现在大陆的青年行动者的处境更加糟糕了,但我们仍要像陈玫蔡伟抵抗数字极权和言论审查一样,坚持做一个有所为的抵抗者。

#呼吁释放陈玫蔡伟

#要辩护权不要法援

#我眼中的陈玫蔡伟


【关于端点星事件】

北京公益志愿者 蔡伟、#陈玫 和小唐于2020年4月19日被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秘密抓捕,并被指“涉嫌寻衅滋事罪”,至今已100天。小唐在被关押25天后取保获释;蔡伟、陈玫在秘密关押55天后,家属被告知两人已批捕并关押于朝阳区看守所。同时,家人自4月委托的辩护律师被官派法援律师强行取代,辩护律师和家人至今仍无法会见两人。

蔡伟和陈玫均为网站“#端点星”(terminus2049.github.io )的志愿者,该网站搭建于2018年,以对抗网络封锁和言论审查为己任,备份微信、微博等平台被删文章,过去数月亦备份了大量疫情相关文章。蔡伟和陈玫均为热心公益的90后大学毕业生,长期关注和参与公益事务。

读者来函:端点星的自我放逐之旅

duty-machine项目:让我们继承端点星

【端点星事件】认识蔡伟的15年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