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点星的宇宙好友

我的朋友掉进黑洞里去了 #蔡伟 #陈玫 #小唐 #端点星

【端点星事件】连续火速强派法援律师、屏蔽消息、封朋友圈,还有什么是朝阳警方办不到的?

据端点星案件当事人陈玫哥哥陈堃,6月24日下午,陈玫母亲接到电话称“北京市中洲事务所”两名律师担任陈玫的法援律师,此时距离前代理律师(来自致诚律所的姚艳娇、霍薇)宣布撤出代理,不足12小时。

陈玫、蔡伟的家属早于4月底,分别委托北京市道衡律师事务所梁小军律师、北京必奕律师事务所李国蓓律师作为辩护律师。但官方漠视法律规定,强行违法为两位端点星案件当事人指派4名法援律师。

6月22日,陈堃在matters平台上发布致“致诚律所“公开信,认为律所代理陈玫案件不符合法律程序,并要求其解除委托关系。公开信呼吁关注案件的网友给律所写信,要求其终止不合法代理。

6月24日上午,陈堃辗转得知致诚律所两位代理律师已经撤出陈玫案件。

6月24日下午两点,陈堃在其推特平台上发布关于家属和代理律师梁小军的联合声明,声明称:家属已于4月24日正式委托“北京市道衡律师事务所“梁小军律师担任陈玫辩护律师,陈玫不需要任何形式的法律援助律师和指派律师。

联合声明发出4个小时后,陈玫再次被官方重新指派代理律师。

两位代理律师均来自北京市中洲律师事务所,其中一位是曾任快播涉嫌传播淫秽牟利案件代理律师的赵志军。据中州律师事务所官方网站,该事务所主要代理房地产、破产、风险控制、建设工程等商业事件诉讼以及企业、政府法律服务业务,其主要代理内容并不包括“寻衅滋事”案由的刑事案件。

原本,前被指派的法援律师主动宣布退出代理,这是家属不断发声,为陈玫努力争取辩护权的结果。然而,朝阳警方却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违反法律规定,违背家属的意愿,强行再次指派律师。12小时内,一波代理律师前脚刚走,后一波官派律师就仓促上任,这样火速强派律师难道不正说明了委托程序上存在“猫腻”吗?

朝阳警方不但可以赤裸裸地违法指派辩护律师,还可以借助“网络舆论控制”的强制手段,压制家属发声。6月23日陈堃在推特上称:致律所公开信文章在微信公众平台被删除,个人微信朋友圈也被完全屏蔽,没有人可以看到他发布的任何朋友圈内容。中国大陆互联网微信社交平台已经对陈堃“噤声”。

在此,我们呼吁被官方摊派任务的“中州律师事务所”以及“东环律师事务所”的四名律师,请尊重当事人和家属的意愿,正视本次法援代理的不合法性,依法解除与两位青年的委托关系,请不要做迫害中国青年的共谋者!

我们呼吁,请大家持续关注端点星 #陈玫 #蔡伟,他们所面临的司法不公、警权独大,都只是充满暴力和不公的司法体制和警察执法制度中的冰山一角而已。


关注陈玫哥哥陈堃更新消息平台:

- Twitter 主页: https://twitter.com/tansunit

- Telegram频道:https://t.me/terminus2049case

- YouTube频道:https://youtube.com/playlist?list=PLTAMRf6WTuIwXAWazIeRItXHkJ8DZYTbG

- Facebook专页:https://facebook.com/端点星案-Terminus2049-Case-114312633662548/


陈堃致律所公开信:

https://matters.news/@cmcwthb/端点星事件-陈玫兄长致-北京致诚律师事务所-的公开信-bafyreiggarjuo2utf6di6goyfwb4k5vuziqixepkhhg4hh6rzx5cc4lnwm


【关于端点星事件】

北京公益志愿者 #蔡伟、#陈玫 和小唐于2020年4月19日被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秘密抓捕,并被指“涉嫌寻衅滋事罪”,至今已超过60天。小唐在被关押25天后取保获释;蔡伟、陈玫在秘密关押55天后,家属被告知两人已批捕并关押于朝阳区看守所。同时,家人自4月委托的辩护律师被官派法援律师强行取代,辩护律师和家人至今仍无法会见两人。

蔡伟和陈玫均为网站“端点星”(http://terminus2049.github.io )的志愿者,该网站搭建于2018年,以对抗网络封锁和言论审查为己任,备份微信、微博等平台被删文章,过去数月亦备份了大量疫情相关文章。蔡伟和陈玫均为热心公益的90后大学毕业生,长期关注和参与公益事务。

【端点星事件】再次呼吁:不要官派律师,要辩护权!

读者来函:端点星的自我放逐之旅

duty-machine项目:让我们继承端点星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