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点星的宇宙好友

我的朋友掉进黑洞里去了 #蔡伟 #陈玫 #小唐 #端点星

【端点星事件】梁小军律师看守所会见陈玫受阻;陈玫胞兄对新官派律师再发公开信遭删文封号 ;敦促朝阳警方尊重法律,停止对陈玫、蔡伟的非法迫害!

今天是7月1日,是陈玫、蔡伟 被抓的第74天,不知道前几天的端午节,他们在里面过得如何,有没有机会吃到粽子。但从家属和律师的信息来看,他们的处境愈加糟糕。朝阳警方不仅一如既往阻挠律师会见当事人(过去是办案单位躲起来不见人,现在是以有法援律师为由不让辩护律师会见),还变本加厉封杀家属对外发声的渠道,企图把两位端点星志愿者拉入无人知晓的黑洞当中。

6月29日,陈玫的委托律师梁小军到看守所申请会见,看守所协警以陈玫已有两个法援律师为由拒绝梁律师的会见。并在推诿拖延了1个多小时后告知梁律师,需要询问陈玫本人。如不委托,48小时内会由本人写书面声明。

梁小军律师是陈玫家属办理过正式委托手续的辩护律师。我们担心,朝阳警方的做法是为了拖时间,更加担心陈玫将会受到更严重的威胁和迫害。

6月28日,陈玫胞兄在其个人微信公众号发布致中洲律所的公开信(中洲律所是北京警方和司法机关给陈玫再次指派的两名律师南波、刑琦的隶属机构),信中介绍了此案的前情背景,并据理力争地敦促中洲律所的两名律师撤出此案,陈玫兄长亦在公开信开头表达了对删文的担忧。

公开信全文

然而,公开信发布仅10分钟就被删除,公众号亦被永久封禁。至此,陈玫兄长在墙内为陈玫奔走呼吁的渠道被全部封杀。删帖、封号,已成为当局迫害的常规手段,但如此严厉不留缝隙的封杀背后,是陈玫、蔡伟处境的彻底黑箱化。 

此前,根据中洲律所南波、刑琦律师与陈玫母亲联系中所透露的案情信息,两人被捕案由是陈玫与别人建立网站,发布违法和虚假信息,两人七月中下旬可能会被起诉。请大家不要忘记与这两个人被抓的正确记忆:陈玫、蔡伟是网站端点星的志愿者,这个网站保存备份墙内被删的文字,以对抗网络封锁和言论审查。他们做的事情是在守护我们和这个时代的集体记忆。他们无罪。

#呼吁释放陈玫蔡伟

#要辩护权不要法援


 我可以做什么?

1. 持续保持关注端点星案动态:

【家属陈玫哥哥陈堃】

-陈堃Twitter帐号:twitter.com/tansunit

– Telegram频道: t.me/terminus2049case

– YouTube频道:bit.ly/2CO03vZ

– Facebook专页:bit.ly/2ZcpSxe

【其他信息渠道】

– Facebook专页:端点星404之声

– matters账号:端点星的宇宙好友

2. 私信投稿本专页,讲述你跟陈玫、蔡伟之间的故事,描绘你希望让别人看见和记住的陈玫、蔡伟的样子。


 【关于端点星事件】

北京公益志愿者 #蔡伟 、#陈玫 和小唐于2020年4月19日被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秘密抓捕,并被指“涉嫌寻衅滋事罪”,至今已超过70天。小唐在被关押25天后取保获释;蔡伟、陈玫在秘密关押55天后,家属被告知两人已批捕并关押于朝阳区看守所。同时,家人自4月委托的辩护律师被官派法援律师强行取代,辩护律师和家人至今仍无法会见两人。

蔡伟和陈玫均为网站“#端点星”(terminus2049.github.io )的志愿者,该网站搭建于2018年,以对抗网络封锁和言论审查为己任,备份微信、微博等平台被删文章,过去数月亦备份了大量疫情相关文章。蔡伟和陈玫均为热心公益的90后大学毕业生,长期关注和参与公益事务。

duty-machine项目:让我们继承端点星

读者来函:端点星的自我放逐之旅

【端点星事件】认识蔡伟的15年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