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点星的宇宙好友

我的朋友掉进黑洞里去了 #蔡伟 #陈玫 #小唐 #端点星

【端点星事件】再次呼吁:不要官派律师,要辩护权!

6月17日,在 #陈玫#蔡伟 被北京朝阳警方带走的第60天,家属收到逮捕通知书。通知书称:陈玫、蔡伟涉嫌“寻衅滋事” 被逮捕羁押在朝阳区看守所。此前,12日,家属即接到警方口头通知,当事者已被批捕,并告知家属,陈玫与蔡伟已分别申请法律援助“请了“两位律师,”不接受家属为他们请律师“。

关于法律援助的申请要求,《刑事诉讼法》有明确的规定。依据2012年修正版《刑事诉讼法》第三十四条:“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因经济困难或者其他原因没有委托辩护人的,本人及其近亲属可以向法律援助机构提出申请。对符合法律援助条件的,法律援助机构应当指派律师为其提供辩护”。也就是说,申请法律援助的必要条件是犯罪嫌疑人没有委托辩护律师。而陈玫、蔡伟的家属早于4月底,分别委托北京市道衡律师事务所梁小军律师、北京必奕律师事务所李国蓓律师作为辩护律师。

北京朝阳区相关办案部门漠视《刑事诉讼法》规定,不顾犯罪嫌疑人已有辩护律师的事实,强行指派致诚律所姚艳姣律师、霍薇律师任陈玫辩护律师,指派东环律所方志、刘南征任蔡伟辩护律师。两名官派律师完全占据了刑事诉讼法所规定的辩护律师席位(最多两名)。更不可思议的是,官派律师拒绝与家属交流。6月17日,陈玫哥哥陈堃在推特上发布信息,称:陈玫官派律师不愿意他联系。之前陈堃曾致电联系姚艳姣,对方称“无法核实陈堃的身份,不能回答问题”。6月15日,蔡伟父亲联系官派律师,要求其与李国蓓律师合作也遭拒,对方称“一个也不会退出”。

北京朝阳分局利用法律援助机构指派律师,已经严重违反《刑事诉讼法》关于法律援助的相关规定,并且严重侵犯被告人的辩护权。李国蓓律师认为,官方指定律师或者只允许嫌疑人被告人委托法援律师,已经严重损害司法公正,“辩护已经失去辩护的意义,变成了公安一股独大司法专横的工具“。梁小军律师也在推特上发出反对声明:

“作为陈玫家人委托的律师,我反对法律援助律师的提前介入;作为纳税人,我反对将法律援助的钱用于人家根本不需要的犯罪嫌疑人和被告人;作为法律工作者,我反对这种玩废刑诉法和“法律辩护全覆盖”政策的做法。“

如今,利用法律援助指派律师已经成为中国政府控制司法审判的重要手段。服务于特定群体(经济困难群体)的法律援助被用来打压关心公共事务的当代中国青年,由纳税人支持的本应服务于弱势群体的法律援助渠道却成了中国政府维稳的工具。继北京朝阳区公安局阻止家属委托律师、千方百计变相阻挠委托律师会见嫌疑人之后,办案部门又一次公然知法犯法,违反《刑事诉讼法》,侵犯被告人辩护权。

在此,我们呼吁相关办案部门尊重中国法律,严格按照《刑事诉讼法》解除不合法委托律师,并且接受被告人家属此前委托的律师。

在此,我们呼吁,请大家持续关注端点星 #陈玫 #蔡伟,他们所面临的不公和不义,都是我们所生活的这片土地上正在发生的真实事件,关注他们,为他们发声,也是为我们自己争取一片空间。


【关于 #端点星事件】

北京公益志愿者蔡伟、陈玫和小唐于2020年4月19日被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秘密抓捕,并被指“因涉嫌寻衅滋事罪,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小唐在被关押25天后取保获释,但蔡伟陈玫至今仍音讯全无。

蔡伟和陈玫均为网站“#端点星”(http://terminus2049.github.io )的志愿者,该网站搭建于2018年,以对抗网络封锁和审查言论为己任,备份微信、微博等平台被删文章,过去数月亦备份了大量疫情相关文章。蔡伟和陈玫均为热心公益的90后大学毕业生,长期关注和参与公益事务。

duty-machine项目:让我们继承端点星

【端点星事件:小唐已取保候审,陈玫蔡伟持续失联中】

读者来函:端点星的自我放逐之旅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