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庫

「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成立的初衷,是希望將台灣社會中被主流媒體忽略或扭曲的公民行動,以影音形式紀錄下來。十年來,公庫已累積超過3千餘則影音紀錄。我們期望這些紀錄是各界查詢與理解社會事實的管道,因此亦採CC授權作為公共資源。 我們相信,另類媒體的獨立與公共性 須透過群眾認同、涓滴集資才能真正達成 ◈捐款挺公庫:https://donation.civilmedia.tw/

五年苦牢終結束 李明哲、李凈瑜向社會大眾致謝

「今天李明哲能回家,是國內外人士共同的關切所達成的。」李凈瑜表示,5年來收到許多人的協助與幫忙,無論彼此是否認識,都讓聲援李明哲之路逐步推進......

文/公庫記者洪育增

台灣NGO人權工作者李明哲歷經五年在中國的漫長牢獄生活,日前(4/15)平安返台。歷經隔離防疫等,李明哲與其妻李凈瑜5月10日在立法院召開記者會。「 我的先生終於回來了,今天我終於可以帶著非常快樂的心情在這裡對社會發言,我想這是我個人最後一次在這樣的記者會上公開發言。」李凈瑜偕同李明哲透過媒體鏡頭向社會大眾鞠躬致謝,並說了這樣的開場白。

李明哲自2017年3月19日入境中國後「被失蹤」,同年9月份「被認罪」,歷經「被判刑」、「被斷訊」以及漫長的牢獄生活,終於「被釋放」且如期返台。五年來,台灣民間團體持續進行救援行動,李明哲之妻李凈瑜更是不畏艱難四處奔走國內外。

「今天李明哲能回家,是國內外人士共同的關切所達成的。」李凈瑜表示,5年來收到許多人的協助與幫忙,無論彼此是否認識,都讓聲援李明哲之路逐步推進。他也逐一唱名,感謝各團體相關人士的協助與支持。

李凈瑜強調,從事發至今尤其蒙受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夫婦的協助,讓他瞭解如何在中國與台灣複雜的情勢下,以及「不背叛台灣尊嚴」的前提下,準確使用外交詞彙,並向各界求助、救援李明哲。「救援行動越公開,會使受難者更安全、更廣為人知!」李凈瑜希望未來若有人遇到類似的困境,莫忘此守則,這也是李明哲能夠像個「人」且安全回來的主因。

細數「被失蹤」到「被判刑」  李明哲:中國不是我的國家,我唯一的家是台灣

回首五年前「被失蹤」的歷程,李明哲表示當時他一如往常前往中國拜訪朋友,就在從澳門入境珠海的時候,遭到珠海國安人員戴上頭套並帶離珠海。他不知道自己被帶到哪裡的囚禁處,也不知道問訊的是哪個單位,只知道對方將他過往協助中國人權的事情逐一羅列,顯見對方早已對李明哲瞭若指掌,他也深知自己劫數難逃。

提及過往在中國的行動與經驗,李明哲表示,自己都是在「不違背台灣民主價值」的前提下進行相關倡議。包括接管一個中國的公益基金,協助中國政治犯與其家屬的生活,自掏腰包替他們購買日常生活用品、書籍以及小額捐助等。另一項倡議則是在網路上與中國人分享台灣人追求民主、人權等歷史。

李明哲強調,自己過往的行動與倡議皆是基於個人的人權信仰與人道主義,且這些價值與理念也與台灣的民主價值相同。「我確信這和顛覆中國政府完全扯不上關係,也不是干預他國內政的行為,因為我接觸的問題,都在普世人救援的價值範圍內。」他提到,自己一直以來都是這麼看待自身的人道行動,沒想到中國竟將此看成「顛覆政府」的行徑,並判他「顛覆國家政權罪」。

尤其審訊期間,中國檢警單位不斷追問李明哲,究竟這些行動背後的金主是誰?他強調從頭到尾都是與妻子李凈瑜自掏腰包,進行這些人道行為與援助。至於同案被告彭宇華,當時李明哲與他在中國網站微博上相互認識,短暫交流一年後因想法各有不同,因此分道揚鑣、各自進行倡議行動。審訊過程中,李明哲也屢次遭中國恐嚇威脅,包括「你想不想回家孝敬父母?」、「你有可能無期徒刑!」等恐嚇言語,甚至試圖導引為「間諜罪」,不斷逼迫李明哲認罪。

李明哲出獄前,李凈瑜也曾寄信至赤山監獄,透過頻繁的公開行動與書信紀錄,讓中國瞭解該案備受矚目

面對過往配合中國審訊、進行相關筆錄與供詞等,李明哲表示深知自己上述行為或許讓部分台灣人深感失望,他為此致上歉意,同時也希望社會大眾能理解這些證詞沒有任何意義。

「中國不是我的國家,中國政府也不是我的政府,我對中國的土地沒有牽掛,我唯一的家就是台灣。」他強調中國的司法並不是要讓人民尋求救濟,而是要讓人服膺於極權政治的權威。也因李明哲案的特殊性與公開救援行動,導致中國法院很罕見地進行「公開審判」。

在法庭上,李明哲被要求不能進行答辯,只能朗讀事先經過審核的認罪書,並被迫接受官派律師出庭「辯護」。當時李凈瑜也在法庭上向李明哲舉起雙手,展示左右手的手腕至手肘內側刺青 ——「李明哲,我以你為榮」,李明哲表示當時看到李凈瑜的刺青倍受鼓舞,他也跟李凈瑜說:「你做的事情是對的。」

「雖然我自己知道自己是外國人,不是中國人,但對長期威脅以武力攻擊台灣的中國政府來說,一定會無理的把我當作中國人處置。」李明哲表示自己深知這項道理,然而在中國的司法與審訊之下,仍被迫認罪且必須服刑。即便如此,他瞭解李凈瑜與許多社會大眾在外為他應援,他也多次藉由李凈瑜探監的機會,揭露赤山監獄各項違反人權事項。

從「被服刑」到「被釋放」  高調救援換得平安歸來

提到赤山監獄的生活狀況,李明哲認為就像生活在一間大型工廠,受刑人被要求勞動、製作手提包等各式產品。尤其中國監獄法規明定受刑人一天勞動時數以8小時為限,必要時可增加1小時,也就是一天勞動時間至多不可超過9小時,且每週必須讓受刑人享有休息日與教育日。然而實際上,平均每位受刑人一天工作長達11-12小時,且一整年僅能在過年期間休息4天,獄方偽造出勤紀錄本,並強迫受刑人日復一日勞動。

又例如監獄的用油品質不良,導致烹調出來的食物仿若餿食,以及受刑人洗澡時僅有冷水可使用等。上述具體事項李明哲向李凈瑜轉述,李凈瑜也透過在台召開記者會等方式揭露監獄狀況。即便李凈瑜當時遭中國禁止探監3個月,但上述情況也因高調救援行動才逐漸有所改善。

服刑期間,獄方不准其他受刑人與李明哲說話,僅允許特定受刑人和他接觸,試圖監控他的一言一行。假使其他受刑人和李明哲搭話,也會受到關禁閉處分,此舉對李明哲而言形同「精神虐待」。但也因李凈瑜與其他團體的高調救援行動,獄方每年安排李明哲進行身體健康檢查,並在李明哲服刑的最後一年,將他調動到相對輕鬆的監區工作。

「中國不在意台灣政黨的藍綠組織,只在意國際形象。」李明哲透過自身經驗,瞭解唯有高調救援,才有機會平安回台。李明哲深知五年來民間團體召開多場記者會參與救援,甚至發起寫信活動進行聲援。他表示自己過往也曾參與相關活動,盼能透過寫信的方式為政治犯應援。

然而實際上李明哲是否收過任何一張來自台灣的聲援明信片?他坦言一封都沒收到,但監獄警察私底下曾告知他「很多人寄信來」,且雪片般的信件也能讓中國跟監獄認知該名受刑人受到許多關注。即便出獄後,這些明信片仍遭中國沒收,李明哲還是沒看到信件內容,他仍感謝來自各界的支持與聲援。

談及未來的生活,李明哲表示自己雖然出生外省家庭,但從高中時期開始瞭解台灣歷史與議題,認同民主價值理念並持續鑽研至今,未來也會和李凈瑜各自回到工作崗位,繼續鑽研歷史文件,讓更多台灣人能瞭解過往發生的歷史與脈絡。

同時他也會持續關心中國人權事務,並珍惜得來不易的每一天,回報來自各界的恩情。記者會後兩人再度透過鏡頭向社會大眾鞠躬道謝,五年來的焦急與不安,也在各界的溫暖應援下,終於劃上句點。

【延伸閱讀】

從「被失蹤」到「被釋放」  李明哲發生了什麼事? | 公庫總整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5年了!民團向中國政府怒吼:讓李明哲回台灣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