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ck

靜默地寫。

那一雙鞋





那一雙鞋,再也不夜歸了。


你想起來,冷的感覺如履薄冰,冷的感覺不是冰帶來的寒,都是自己的口氣,再也不熱絡,連對待自己都只剩下冬季的時間,所以摔破一個再一個的酒杯,別過頭讓一切都妄想重來。



沒頭沒尾的人,怎能要誰愛憐。


捨我其誰,怎能如此自信的,說。



無所謂了,頭髮也捨去了長度,捨去了那一段所謂的退讓.好過多過於回憶,坐上一起挑選的那張沙發,身段要軟的,才能好好穿上自己的鞋,心跟著,軟。


把月亮推開,把太陽退貨,今天只想點一碗雨滴做的孟婆湯。


一切都還給一切,世界再多你都不要了。


時間都褪成時間,回憶再愛你都失真了。



親愛的


親愛的


對著他說

也對著自己說


眼淚靜靜地流下來了,也留下了自己一個人



那一雙鞋,再也不夜歸。

才終於想起來,自己不是他。


臉頰才肯軟,將心都推回月亮前面,將淚都交給太陽曬好。


拿起一件最喜歡的風衣,穿上鞋,走自己的風景。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離開的路口|給你的話

1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