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震海

香港獨立媒體《誌》主編,推動公民記者報道,製作紀錄片,為亞洲獨立記者製造報道平台。

緬甸軍政府政變 會成為歐、美、日的亞洲挫折嗎?

 (編輯過)


前言:緬甸政變發至第四天,在日的緬甸人發動了兩次的示威遊行,二月三日在外務省前集結三千人示威,要求日本政府正視緬甸政變的問題。聯合國、美國暫時提不出任何具體的制裁方案,美國分析員表示「制裁」並不是萬能的,新任總統拜登表示會檢視「制裁」的方案。

(分析文章寫於二月二日、全文刊於《誌》)

二月一日凌晨持長搶、穿軍服的軍人衝入議員家中拘捕,早上網絡、電話通訊突然被截斷。2021年,在緬甸再次發生政變。全世界新聞搶先報道昂山素姫再次被軟禁的消息,報道指「似乎是政變」。全國封鎖通訊網絡,緬甸頓時變成黑洞。

昂山素姫僅能以「全國民主聯盟」(NLD)名義向公眾發出幾句呼籲的說話 : 「政變令國家重回獨裁政權之路,民眾要全心全意反抗,抗議軍方政變」。

二月一日下午間斷式恢復網絡,日本政府向在緬甸3500名日本人發出勸喻:「留在家中,盡量不要出門」。黃昏時段,在緬甸的日人陸續在 Twitter 報平安,他們指訊息混亂,有傳國內航班無了期停航,亦傳出國際航班需五個月之後才復航,一切消息都不能確實。二月二日正午,網絡已恢復,據身在緬甸的日人在網上報告:「高校門前大量警車駐守,相信是防止示威。學校如常,路上一切平靜,網上已回復了。」不尋常的平靜的景象,一天之前軍政府宣布實施緊急狀態一年,又承諾一年後會舉辦「自由公平」的選舉。一個晚上政府選了署任總統及內閣,昂山素姫依然音訊杳然。

迅雷不及掩耳,西方、亞洲政要對於突如其來的政變一時愕然,英、美、日本的最高領導人發文要求軍政府立即釋放政治人物,停止截斷網絡,勸喻軍政府重回民主軌道。政變一天之後,新上任的美國總統拜登向緬甸發出警告,十年前雖然停止了對緬甸的制裁,如今考慮重新啟動制裁。自2019年香港「反送中」的抗爭,倡議民主、人權的歐美等強國備受壓力,他們考慮對違反人權、民主的國家採取強硬的「制裁」手段,緬甸可能是重啟制裁的第一對象。

總統拜登上任後,日本希望跟美國挽手建立「自由開放的印度 — 太平洋戰略」(Free and Open Indo‐Pacific Strategy)(簡稱FOIPS),以法律、普世價值建立亞洲秩序。最近跟日本經濟關係密切的歐盟對於緬甸政變,反應最為激動,批評這是民主開倒車的行為。歐洲如果不實行大幅度的「制裁」,在亞洲的角色只會淪為紙老虎,FOIPS 的亞洲秩序亦變得空談。緬甸政變一役,槍桿子政權抬頭,假設各國若無其事繼續跟軍政府談生意,將會成為列強在亞洲的一大挫折。

日本成關𨫡 沉默還是制裁

近年日本工廠紛紛遷移到緬甸,緬甸進口日本的金額每年遞增,2019年出口金額是142億美元,駐緬甸的日本公司由2011年53間,升至現時433間。值得關注的是,緬甸開始減少入口的趨勢,維持高金額入口的國家只有中國。

2019年緬甸向中國入口62億美元的貨品,同時出口57億美元的貨,對緬甸造成5億美元的貿易差額。緬甸在基建及內需同樣有向中國傾斜的跡象,而「一帶一路」的大型基建曾破壞生態,一度挑起緬甸人的反中情緒,昂山素姫在位時也不敢輕舉妄動。

2019年貿易數字勾勒出緬甸開放十年的經濟藍圖,內需外需均依賴中國。在貿易逆差上,在日本身上可以取得最豐厚的利潤,日本同時可以減低汽車、成衣、保險業的成本,緬日兩國是兩贏的局面。反之,歐美國家的生意對緬甸來說只是一個大蛋糕的其中一塊餅。

長期向緬甸入貨、又願意提供數百億貸款的日本政府,就着緬甸政變採取的態度,對亞洲政局十分重要。若然日本沉默下去,沒有跟隨歐美制裁緬甸,制裁的政策便變成一把鈍刀,屆時亞洲中門大開,另一個軍政府、緬甸的鄰國泰國正磨刀霍霍,他大可以倣效緬終斷網絡「截水」,套用香港官方的術語,在政權眼中此舉只是「止暴制亂」的政策。

2017年緬甸殺害一萬名羅興亞人,迫令七十二萬人羅興亞人逃往鄰國孟加拉,兩年後昂山素姫出席海牙國際法庭,日本在法庭早放棄採納譴責緬甸的議案,日本對緬甸的不人道的內政已有既定立場。在緬甸每年增長的投資,以及從中國遷出的大企業均押注在緬甸這塊土地上,這都是日本不敢對緬甸多作批評的原因。

十年間,日本跟緬甸建立良好伙伴,攜手建立經濟特區。由三間日本銀行注資,在仰光26公里、45分鐘車程到達的迪拉瓦,建經濟特區 (Thilawa special economic zone ),多間工廠在2015年已投入服務,其他如擴展港灣的計劃,日本政府借出十億美元予緬甸政府,並提供建基的技術。昂山素姫主理開放緬甸經濟市場十年,突然被軟禁,外交部向日媒放風,日本未有打算跟隨歐、美制裁緬甸的步伐。

中方人棄我取 重啟Myitsone水壩?

緬甸向日本開大門,可是日本投放的資金金額,始終不及中國。去年(2020年)一月習近平訪緬甸,簽署了33項雙邊協議,當中包括一份數十億美元的基礎設施的合同。曾經釀成羅興亞人衝突的地區若開邦(Rakhine),兩年前大批移民到孟加拉,緬甸打算將若開邦改造成經濟特區,不斷招徠西方國家加入投資,歐盟以緬甸政府屠殺羅興亞人的人道理由拒絕投資,空起來的若開邦正好吸引了從不譴責緬甸的中國,中國在西部若開邦已投放13億美元建深水港。中緬關係亦步亦趨,中方為了達成一帶一路的宏願,中緬的鐵路計畫、皎漂港口的經濟走廊也是中國計劃之一。

中國在緬甸的投資項目,動輒擲百億美金,這些「巨額」基建惹起當地人爭議,其中耗資36億美元的克欽邦密松(Myitsone)水電站協議,燃起當地人的反中情緒。2009年,時任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與軍政府簽了密松水電站的協議,中方出錢,建成之後該水壩需向中國提供九成電力。

水電站選址伊洛瓦底江,此江為克欽邦人的出生地,當地經常跟緬甸軍方起衝突。水電站將新加坡如此大的伊洛瓦底江淹沒,造成當地嚴重的環境破壞,民不聊生。2011年緬甸決定擱置該項目,中國多番嘗試說服緬甸重新啟動,昂山素姫在去年十一月的選舉亦不為所動,無意重啟。

羅興亞人會成為西方的下台階?

中方的態度只要求經濟穩定,西方要求在法治的原則下推動民主經濟,可是西方列強如何結盟談制裁,始終不能扭轉在亞洲已失去經濟角色的事實。日本不跟隨美國、歐盟制裁緬甸是最有可能發生的結果,中方正好運用這時機,迫令新的軍政府重啟大失民心的鐵路、水壩計劃,配合「一帶一路」的鴻圖強國宏業。

新冠肺炎病毒令全球經濟疲弱不堪 ,亞洲的「偽民主」制度極速崩壞,受打壓的一方要求列強採取制裁政策,但制裁是否對極權國家造成傷害?哪個列強在不景氣的大環境下,願意走到「攬炒」的崖邊?這亞洲最確切面對的問題。

政變一天後,軍政府在街上展示軍力,市民如常生活。在孟加拉難民營的羅興亞人得悉昂山素姫「這個女人」被軟禁後,在營內歡呼慶祝。緬甸不是第一次政變,羅興亞人相信軍政府不願意跟列強的關係弄得太僵,他們或會推行一個可以落實的人權政策,那就是讓羅興亞人安全回到緬甸,身處難民營的「緬甸人」預告,他們將會是列強在緬甸政變後的下台階。

https://button.like.co/chunhoikwan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緬甸是有選舉舞弊,並非軍事政變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