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的万華鏡。
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的万華鏡。

有歷史的世界是幸福的,否則風花雪月僅是虛無飄渺。流逝的時光,點滴拾遺,於悄然偶遇的空間現場,是悲歡離合,也是千古風流。在社畜禁錮裡掙扎如我,寫作是窗口也是救贖,手中的經緯,指引我向烏托邦邁進。

【365天的知名壽星】,光、影,莫內。

日出?據說身邊友人起初都勸說他換個標題,挑選一個更具吸引力,能打動畫商青睞的題目,甚麼《勒哈佛爾美麗又神秘的早晨日出》?或是《水天一色的擺渡漁夫》?但固執己見、理直氣壯的天蠍男,二話不說,僅淡淡地把題目再加上『印象』兩字,其餘嘛…免談。
『色彩足以讓我終日痴迷、喜樂…以及感到「折磨」。』

「光影魔術師」莫內(Claude Monet,1840 - 1926),11月14日降生紅塵的蠍子藝術家。

插曲先講兩個,

他的畫作,一幅曾被博物館館長夥同盜賊摸走,另一幅則遭人一拳打破,萬幸的是,後來作品平安尋回,也順利修復,且兇手們各自付出代價,均被判處了五年以上的有期徒刑;

而在西元2019年的紐約蘇富比拍賣會(Sotheby's)上,他的《乾草堆》(Haystacks / Les Meules)以1.107億美元落槌…不只較底拍550萬美元高出一大截,更較前次同系列作品足足增值了有43倍之多!


Impression, Sunrise, 1872;Musée Marmottan Monet, Paris

他,是莫內,西元十九世紀西洋「印象派」(Impressionnisme / Impressionism)畫風的奠基者…

莫內誕生於花都巴黎第九區,家裡經營小型雜貨店,從小他就以隨手塗鴉,單張販售(10 - 20法郎)的炭筆素描在校園裡獲得同學與師長矚目,更隱隱流露出日後不凡的繪畫才華。後來師承繪畫名家大衛的學生歐沙爾(Jacques-François Ochard),和米勒的學生布丹(Eugène Louis Boudin),完成進一步的專業訓練。

22歲那年,莫內正式走上專職藝術家的道路,加入當年在藝文圈小有名氣的巴黎「格萊爾」(Gleyre)畫室,與其他新秀畫家們(包含雷諾瓦、巴齊耶等)一同切磋砥礪…在年輕人熱情洋溢的火花激盪下,大家集思廣益,創作出了一種超越時代的繪畫手法…那就是在戶外以及自然的燈光下,用濃厚的油彩來作畫,此舉亦成為印象派畫風的濫觴。

Garden at Sainte-Adresse, 1867;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New York

西元1874年的4月,一個良辰吉日吧,這群被外界歸類為非主流,嗯,好聽一點稱作是「新潮流」的青年畫家們,聯名舉辦了首次的公開對外展覽。身為代表之一的莫內,拿出了一幅完成於前年11月,名為《印象.日出》(Impression, soleil levant / Impression, Sunrise)的畫作參展…

原本他只想採用「日出」為題,描繪自己早晨時在勒哈佛爾(Le Havre)欣賞日出所得到的悸動。然而,莫內大膽跳脫了昔日學院派強調陰影與輪廓線明確的繪畫手法,大膽地選擇以『光』和『影』的兩相對比,呈現出一股散布於大氣之間的氛圍…據說身邊友人起初都勸說他換個標題,挑選一個更具吸引力,能打動畫商青睞的題目,甚麼《勒哈佛爾美麗又神秘的早晨日出》?或是《水天一色的擺渡漁夫》?但固執己見、理直氣壯的天蠍男,二話不說,僅淡淡地把題目再加上『印象』兩字,其餘嘛…免談。

形而上的超脫意境,不同以往思維的美學色彩,《印象.日出》的亮相,當下著實讓看重一筆一劃、潛心鑽研與勾勒細微線條的藝術學院派人士們大吃一驚,各個目瞪口呆…可這絕不是恭維,因為在直眉吹鬍子瞪眼之餘,國罵跟血壓彷彿已經雙雙到了嘴邊,無人得以忍受此番「糟蹋眼睛」的「輸出像素」!

大家二話不說,馬上藉由各種傳媒管道或社團,展開毫不留情地抨擊!知名的資深評論家,如勒羅伊(Louis Leroy)等,更決定「開外掛」來挑釁,選擇於主流報紙專欄(《Le Charivari》)上公開譏諷…

『…模糊地、令人難受地呈現在人們面前,證明了作者(莫內)的無知及對美與真實的否定,即使是壁紙的草圖,也比這幅海景更完整些。』

《印象.日出》?What is this?不看則已,看了簡直暈倒,『印象中的日出』真的只在畫印象、塗空氣而已,簡直是不倫不類又不知所云,所謂「難登大雅之堂」者,沒錯!現時就是在指這群不學無術又賣弄氣質的年輕人!評論家們刻意帶有惡意地,將這群畫家稱之為「印象派」,意指與學院派屬於「平行世界」的兩極!

但主流藝壇想像不到的是,這群「離經叛道」的新秀畫家們在承受了嚴厲的指教之後,居然沒有即時氣pupu的回擊,反而白目地以「印象派」三個字自居,就算老學究在學院裡、教堂裡罵歸罵,幾家報刊編輯也跟著附和批評幾聲,但接下來幾年間,這群「畫」空氣的印象派畫家們,倒也順利在巴黎等地舉行多次的公開聯展,也逐漸成為歐陸新思潮藝術界裡不可或缺的意見份子。

Woman with a Parasol - Madame Monet and Her Son, 1875;National Gallery of Art, Washington, D.C
La Gare Saint-Lazare, 1877;Musée d'Orsay

此時的莫內,不能說飛黃騰達、名利雙收,因為在踏入不惑之年前夕,他深愛的髮妻不幸罹患子宮癌病逝,期間也一度被家裡長輩斷絕金錢奧援,陷入謀生困境。但在邁入中年之後,隨著藝術贊助人的持續支持,加上他越發成熟的筆觸,作品慢慢受到畫商青睞,一一列入皇宮貴族或商賈世家的收藏,生活環境也逐漸好轉,不到十年光景,西元1890年,莫內已有多餘的資金購入畫室與房舍,並著手整建溫室,和進行心中籌畫許久的系列繪畫創作,也就是在不同的時間與光線之下連續描繪同一個主題,以顯現出光影的差異…

他的第一組作品,是西元1895年所展出的《盧昂主教座堂》(Rouen Cathedral),好友們您知道嗎?光這一個主題,從西元1892年到1894年,莫內一共就畫了超過30張的原圖!

Rouen Cathedral at sunset, 1893;Musée Marmottan Monet

讀萬卷書,行萬里路,繪畫工作亦是如此,從威尼斯到倫敦,透過一次次的壯遊旅行,莫內開始描繪眼下所見的各國美景,而在巴黎西方吉維尼(Giverny)的自宅內,他的私人花園自然也伴隨其財富增加而越具規模,在最多雇用7名園丁的從旁協助和整理之下,莫內陸續完成庭院裡多幅《睡蓮》(Water-Lily)的繪畫作品…而且一畫就是超過百件的連續性創作喔!

從西元1899年起,直到莫內逝世的西元1926年,大師一共描繪了多達200餘幅的睡蓮作品…過世前一刻,據說他仍持續修改著睡蓮的畫作呢。




尾聲 i:

記得幾年前,有家頗具規模的代銷廣告公司,把建案取名為「莫內印象」吧?或是甚麼「莫內光景」的,令我記憶猶新,因為建築物橫豎打量下,跟莫內的任何畫作毫無相關之處,就是一棟集合式大廈,哈哈,也可能案主也是在「蓋印象」的。

尾聲 ii:

「試著忘卻你眼前所看見的一切,不論是一株樹,或是一片田野;只要想像這兒是一個小方塊的藍色,那兒是長方形的粉紅,又另外這兒是長條紋的黃色,並照你認為的印象去畫便是…」

今日,若論莫內是否等於印象派,我想只能用四個字來作為註解,「當之無愧」。


圖文來源,一併致謝: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laude_Monet

https://fr.wikipedia.org/wiki/Claude_Monet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365天的知名壽星】神學哲人,聖奧古斯丁。

Loading...
1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