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

依然照著自己喜歡的方式活 www.travelwithbook.com ✉️ jimmiehu@icloud.com

《無名》【外來者】

發布於

中篇小說之1

前年寫的小說,原名為《皮囊》與其他小說創作撞名,目前還沒想到適合的名字。

文生經過某個化學實驗室,特意加快腳步,幾乎已經是小跑步了。超越了那些她也說不出名字、像瓦斯桶的工具後,才漸漸恢復原來的速度。一邊聽著輕快的爵士樂,悠閒的穿過這街區。

她走路輕快隨意的步伐和這裡的居民很不一樣。

天天看著文生的背影,認出是上禮拜在郵局排他在前面的女孩,她寄信前才想到忘了把單據印出來,轉過頭示意讓天天先處理事情。他心想:怎麼會有人來辦事還不知道要先將文件整理好?

文生走進咖啡店,抬頭看了價目表ㄧ眼:「咖啡1號」、「咖啡2號」、「咖啡3號」⋯已經喝了十幾年的黑咖啡,她不太介意是什麼等級的,更不想耽誤後面排隊的人,因此每次想換樣式的時候又改口:「請給我ㄧ杯美式咖啡,中杯,熱的,謝謝。」

美式咖啡,這是最不會出錯的選擇。

但是1、2、3各自代表什麼?

她說的句子總是短短的,事前先在腦中構思的句子 — — 「您好,我要一杯中杯的美式咖啡」,然後應該先說「熱的」還是先說「中杯」?太長了,不知道怎麼完整表達出來,只好說:「美式咖啡」、「中杯」、「熱的」,每次點完餐女孩就會覺得一陣羞愧,想著自己又不是不懂這裡的語言,既沒有智力不足也不是閱讀障礙,為什麼就無法好好的把簡單的句子說出來?

她擔心這裡的人會覺的她很笨。

「小姐,內用還是外帶?」

「內用,謝謝」

或許不應該稱她「女孩」了,文生已經三十歲了,只是對「輕鬆之地」的人而言,她看起來起比實際年齡年輕許多。

而天天是個大四的學生,他也以為他們的年齡相當。

文生用帆布袋裝了一本波特萊爾詩集、一個筆記本,即使用不著還是抓了舊城市的兩百元放在口袋,就到咖啡廳消耗她的上午時間。抬頭看到年輕的男店員,不就是上週在郵局遇到的男孩?她禮貌性的對他點頭微笑,男孩也回以點頭。

繼續埋首已經被翻爛的書。

在這裡,文學作品基本上是被禁止的,但前三個月文生被組織允許按照自己的方式活。此時,她還不認識「輕鬆之地」。

天天在咖啡廳看過文生很多次了,她總是拿著一個軟軟爛爛的白色布包(在文生的世界裡稱為「帆布袋」),永遠點「中杯的熱美式咖啡」,其實她用不著這麼辛苦的唸出句子,在這裡只要說「2號」即可,這裡一切都已經有了規範,甚至不用說「請」或「謝謝」!

遠遠的看著她走近櫃檯,他都可以直接為她做好咖啡,但負責點餐的同事基於規則,當然還是會問文生要點什麼。

他看著她坐在固定的角落,看起她那本破破爛爛的書,時而像想起什麼似的突然又拿起筆記本紀錄,天天特別好奇她在寫些什麼,因為她是目前唯一的外來者。

上禮拜在郵局排在她後面,天天認出她的背影,但按照規定他不能與她打招呼。

人們到郵局是為了辦事,因此不能和彼此講話,多講一個字都可能影響到整個社會的運作,被視為害群之馬,甚至會被冠上「懶惰」的罪名。

天天在這裡生活的有點久了,他的外表已經快要和其他的咖啡店店員一樣。咖啡店的店員統一都要穿黑色襯衫、黑色長褲和灰色圍裙,絕對沒有例外也不能有例外,所有的行業都有規定的服裝。

到了服裝店只要把手伸出來讓店員掃描,對方就會拿出屬於你的衣服。

根據不同的職業,每個人還要剪一樣的髮型,以咖啡店店員來說,就是短短的三分頭,不分男女老少。外來者來這裡不久後便會發現居民們連動作都是一樣的,多或少一個動作,這個機器就會壞掉而無法運作。

每個工作者是個機器而整間咖啡廳也是一個機器,這就是創立「輕鬆之地」時的主要概念。

掃描手腕後,個人的姓名、年齡、職業、身高體重及住址就會出現在該人的右側。店員拿了屬於客人的衣服後,會自動在他的帳號中扣點數,三個月能拿一次新衣服,這是組織研究出符合效率的方式,人們不用花時間溝通購物。

到餐廳點菜也是如此,只是餐廳員工還會看到個人過敏原以及因疾病無法食用的物質,否則週一至週日都有固定的菜單,按照居民的身高體重及年齡分配食物。

因此,在這裡看不到過重或過輕的人,只有每個人因遺傳的自然身高差異。

事實上,為了維持社會運作,點一杯咖啡只能停留半小時,按照規定客人也不能多點咖啡,但文生是剛剛搬來此地的外來者,在她正式歸化前不會有人告訴她這裡的制度。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