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

喜愛文字,曾在媒體工作。#偽關係教練 www.travelwithbook.com medium: chinhu

墓園|散文也是小說連載

發布於

每晚我都會做夢,有時候躺下不久便睡著,但在入睡前我已經花了數小時反覆想著你說的每一句話。快速入眠的那幾晚總讓我覺得自己特別幸運,我確定自己在睡著的狀態中是知道當晚的幸運的。

但即使我迅速進入睡眠狀態,我還是做夢了。我們曾經討論過這個問題:「你會夢見我嗎?」

你說:「或許吧,但我從來不記得自己的夢。」

你是從來沒做夢或者從沒夢見我?我對夢境總有一點迷信,我們分開的那些時刻,我和別人在一起了,還是經常夢見你,所以我知道你有一天會回來,有關你的夢都是非常的清晰。

一天中午,我在餐廳遇到一家四口用法文聊天,那天特別想你,每次聽到法文就是如此⋯⋯隔天中午突然收到你的訊息,那對我而言是命中注定的一刻,在我們斷訊幾乎一年之後。

我曾試著多次把對你的記憶埋葬起來,而在我再度想到你隔日,你就呼應了我的思念。

每當想到這一天,我還是會不自覺得難過。

那天你的訊息在台北時間中午傳到,唯一一次你在巴黎時間早晨五點傳訊息給我,因為你是個愛睡懶覺的人,沒有八點半不會清醒,而一醒來後你總是急著趕去上班,怎麼可能會在清晨時刻傳訊息?

我猜想,你一定是聽到我在內心的呼喚,這是命運的安排,就如你說過的:「一直以來都是命運。」你一定是無法控制自己對我的想念,才會在一早起來或醒來,迫不及待地傳訊息給我。

按照常理,我不應該馬上回覆你這一則相隔一年才傳來的訊息,但我一看到:「祝你有美好的一天」也沒注意到是來自你的號碼,馬上就回了:「你也是!」明明我們失聯許久,你卻沒有多做解釋而是像我們前一天才道過晚安般的傳來訊息。

因為你很自私,我一直都知道你是個自私的人。

我也沒問「為什麼隔了這麼久才傳訊息?」我把所有的疑問都吞下肚子裡了,儘管我是一個如此有好奇心的人,而你一開始便洞察我,一定知道我克制了自己的情緒,難道這樣不足以讓你事後回想起,珍惜我此刻的人格特質嗎?

墓園,我指的是巴黎十一區的拉雪茲神父公墓,你不可能會忘記那天的事。

你突然有個靈感——朱爾·凡爾納(Jules Gabriel Verne)的墓碑在此。並沒有確認過的,於是你拉著我一直往一個方向走,因為凡爾納就在那裡!走到一個轉角,你指著說前面就是了。

我抱著一股期待,朝聖式的打算一賭兒時最喜愛的故事《環遊世界八十天》作者的墳墓,我很認真並沒有在開玩笑,若能看到凡爾納的墓也算是文學之旅清單中的一項。但我們往前走一看,那是一個和他名字一樣的人的墓,此人墓碑前還寫著「該朱爾·凡爾納不是那位作者」,而我們要找的那位凡爾納安息在亞眠(Amiens)的墓園。

我很難想像你竟然會不知道,這樣憑什麼說你是他的書迷?

我可能有點迷信,發生許多事情之後,之前每一件回憶都會被拿出來一一檢視。你帶著我穿梭在天主教的墓園中,而你身為一個異教徒,外表和那些人如此不同,你未來也不可能安息在此,我們看起來就只像是誤闖墓區的兩個觀光客,而你還讓我以為能看到期待中的景象。

我以為你和我一樣期待看到他,也可能你只是在跟我開玩笑。

我們從來沒有一起生活過,我不知道你可能會如何的讓我失望,或是你根本是個不用心又不查證事實的人。所以這件事就成為你在我心中的一大污點。


我們從未一起生活過,卻討論過死亡。那是分開之後的事了,你說:「若你不相信我,我就再也不會與你聯絡,直到我死亡。」我心中納悶著,脫離「我們」的人是你,而非我。

難道我們彼此對於回憶的差距如此大?難道那天不是你突然不再執行你的承諾?只說了很抱歉,因為你無法做到最好的Mehdi,雖然你依然給我一個吻,而我知道從此沒有「我們」了。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