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timeline

时代透镜 https://chinatimeline.github.io/

时代透镜:用时间线挖掘新闻背后的政治

2017年哪条新闻最让你气愤?我,沉默30秒,什么也想不起。

据说网民的记忆只有一个月,所以时间是权力的朋友。他们逃脱责任主要靠拖字决——等待新的热点出现,大众便会将眼前这事儿抛到九霄云外。当那些“昙花一现”的事故与维权、因言获罪的学者、被喝茶的网友从我们记忆里淡去,他们正在精心安排的娱乐至死的掩护下,用一个个悄悄公示的恶法恶政、一个个悄然壮大的社群有条不紊地改造着我们的世界。或许只有当你被不幸砸醒时才会发现世界已经变得这样操蛋。

为什么这几年冒出这么多小粉红,为什么理性淡去而虐气肆虐,原来的爱国者突然间变成了反贼?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你变了,还是世界变了?……甚至,这些是真实还是你自己的抑郁症?该责备的是这个社会还是没有与时俱进的你自己?

当你为这些问题自责时,他们已经达到了目的,因为自责之后便是考虑放弃,放弃自己而变成那个你讨厌的人。你根本不相信这一切背后真的有一群操控者,毕竟上帝造人这种神话故事怎么可能在现实世界发生呢?

张千帆教授说极权统治的核心是意识形态 [3]:一旦你的大脑被奴隶主们注射了他们精心设计的意识形态,你便会自觉的为奴隶主辩护,从而将他们控制你的成本则降低为零——甚至是负——你可能会以帮他们猎杀那些苏醒的少数派为乐。对于outlier,他们只需要“封号”再加一顶“阴谋论”的帽子,就可让其消失,被封的号自然无法反驳。

至于意识形态操纵者需要多大的网,又要怎样踩着遗忘曲线去给大众温水煮青蛙,恐怕你得花时间通读《论意识操纵》。但意识操纵的最重要理论基础不是我们那不完美的人性,而是我们那不可靠的记忆。

谁控制过去就控制未来,谁控制现在就控制过去。
——George Orwell《1984》

可如果我们不会忘记,那事情或许会有所不同。

1 功能说明

先来简单介绍这个事件时间线的设计与功能:大事件时间线是一个数据众筹项目,输入下面的网址你会看到这张图

https://chinatimeline.github.io

中国大事件时间线功能演示

时间线上的每个点都代表一个事件,用鼠标滑过或者点击一个点时便会显示出事件及其发生的时间。事件时间线理论上只应该有一个时间轴,可这样一来在20年的尺度上,几个月内发生的事件就会都挤在一起而无法分辨。用星期来作为Y轴则很好的解决了这个问题,并且它还提供了跟工作周期相关的重要时间信息——毕竟谁会记得2011年9月21日是星期几呢?此外,每个事件点的Y坐标还被加了一个小的随机数,为的是避免发生在同一天的多个事件完全重叠在一起而无法区分。

时间线上的事件按照其所属类别用不同形状和颜色的符号标记,每个标记所代表的事件类别由右边的图例说明。需要指出的是,“重大历史事件”是那些作为时代里程碑的政治和军事外部事件,它们尽管跟意识形态的主题无关,但却提供了必不可缺的大时代背景叙事。而背景色块则代表中共中央总书记的任期,与任期相伴的还有大量的高层人事更替。每个事件类别可以通过单击图例中相应类别而隐藏或显示,而双击图标则能单独显示某一类事件,在全部类别都隐藏的状态下,双击任意图例则能打开全部类别。

好了,下面就让我们来解读这个意识形态事件的时间线吧。

2 国之重器

国之重器:从防火长城到社会信用体系

第一个故事自然是关于那座“不存在”的防火长城Great Fire Wall (简称GFW)。[5] 跟GFW相关的研究项目可追溯到1998年以前,其从2002年的6600万增加到2003年的4.6亿的经费代表着项目的步步升级,而“金盾工程”也是早在2001年就已立项。而GFW的第一次正式验收应该就是2007年7月17日那次全国范围内电子邮件服务丢失国际电邮消息吧。此后经过两年的完善,终于在2009年6月开始一举封锁Google, Facebook, Twitter等美国互联网服务。之所以等到2009年才动手,是因为要给2008北京奥运会上的国际友人一个好印象嘛。总之这玩意儿绝不是某个领导脑门一热,而是随着互联网的诞生几乎同时开始规划的国之重器——党中央早就看穿了美帝发明的互联网对我党的阴谋啦。

GFW完善之后,另一个大工程就是社会信用系统啦,这又是一个确保江山永固的国之重器。当然,这些都是从2009年方滨兴完成GFW之后立刻开始鼓吹网络实名制那个时候就开始谋划的了。社会信用系统要靠多个中央级政府部门通力合作共享数据和管理系统,这在中共体制内并非易事,但它在3年内迅速完成,自然是有最高指示。

当然啦,防火长城和社会信用系统这类技术性工具那可一直都是我党长期的基本国策。可大家并没有管前朝叫“文革2.0”,所以我们还得从时间线上找那些新现象。

3 网络时代的红卫兵

当红极左宣传网站的域名注册时间

2012年12月6日,打黑英雄王立军进入成都美领馆,进而葬送了薄熙来的政治前途。十八大后,举国上下正为随着平西王倒台而被否定的重庆模式而欢呼,为“老虎苍蝇一起打”的反腐运动叫好。然而,没有人注意到有一大批极左宣传网站就在18大后不到两年内密集的建立起来。时间线上的日期是这些网站的域名注册时间(可通过whois.com查询),域名注册通常早于网站上线,但却是可被查证的最接近建站决策的时间。可以看到当下最活跃的这批极左意识形态网站里头,除了环球网、乌有之乡这样的老字号和那几个押注薄熙来的网站之外,令人瞩目的当属18大后的一年多里密集架设的十几家网站——这明显不同于前朝的节奏。大名鼎鼎的“察网”是18大后第一个建起来的排头兵,而帐下另一大将“昆仑策”则是在同年底注册。[2] 无论短时间内架设大量极左网站是出于保党任务量的需求计算,亦或广种薄收相互竞争的天使投资模式,总之这波操作成功的孵化出了“察网”、“昆仑策”这样的极左意识形态大本营。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些短时间内密集架设的极左网站,绝不是民间毛左们碰巧不约而同地想到了建网站,而是高层授意下打着民间的幌子瞒天过海搞的的官办媒体。这不过是历史再现而已:文革1.0里的造反派都是受到毛的秘密指示,而2014年神秘的“学习小组”后来杯发现是由人民日报的5个年轻人经营。假百姓身份不仅是为降低听众的戒备,更重要的是方便干一些领导不便出面的脏活。那是什么样的脏活呢?

4 新反右运动

2013年中办9号文件是新反右运动的《我的一张大字报》


你大概猜出来了,政府或党出面直接粗暴的干涉学术自由,不仅太难看而且违宪,所以这活儿还得让“左翼群众”和小粉红出面干。[1] 这波新建立的极左网站扮演着招兵买马掩人耳目的角色。与此同时,中央9号文件3月出炉释放了政策信号,两个月之后,国防大学等单位联合出品的反美宣传片《较量无声》上线(尽管其11月份才为公众所知),这些不过是新时代《我的一张大字报》——总攻信号弹。在娱乐至死和反腐运动的掩护下,极左势力经历了几年的野蛮生长,到中共19大前夕开始加强火力猛攻自由派,敲打被今上的右派政敌们。随着19大胜利闭幕,针对知识分子的攻击一直维持着高强度,空气越来越让人窒息。

裁判兼球员的社交媒体争夺战

打压学术自由是对体制内的自由派敲山震虎,那么对于体制外的野生自由派——随着互联网而是蓬勃成长的虚拟社区,则采取了先礼后兵的策略。先“礼”自然是受“学习粉丝团”微博号启发的“共青团中央”纷纷入驻各大社交媒体平台,领导团结小粉红们攻击自由派。但是无奈“团团”发现自己和手下的小粉红们论真材实料真比不过年入百万的知乎右派分子。所以“礼”后自然就是“兵”啦,人家可是身兼裁判员的。所以祭出行政大棒直接招呼知乎、B站等各大互联网平台,逼迫其加大审查力度,跟着党走。

5 大复盘:改革已死

总复盘:两波事件分别跟18、19大换届挂钩

最后,我们将技术之外的四类事件汇总,复盘这场处于进行时的“文革2.0”。时间线底部的略缩图或许更明白的说明了问题:每届中共党代会完成人事布局和权利交接之后都会跟着重大政策转变,分别体现在18大和19大前后同类事件的密集爆发。而最近的政策方向则瞄准了社交媒体:从黄色方块所示的设立极左网站构建极左社群,到绿色菱形代表的入住各大社交媒体平台,再到密集干预各类具备社交媒体属性的互联网平台,以及极左跟小粉红群体对知识分子的围攻和打压。毫无疑问,确定,肯定,以及一定,我们的世界已经沦陷到受中共隐秘指挥的数字时代新红卫兵手中。

以上就是我对20年里137条新闻的解读。

改革?别幼稚啦,改革已死,坟头草都一丈高了。

6 So What?

作为一个对政治后知后觉的程序员,我并不知道这场文革2.0的进度条走到了哪里。但我相信只要我们一起回忆并记住发生过的每一件事,便不会被愚弄。

很少有人可用5分钟读137条新闻,但很多人都能用5分钟看懂这张时间线。所以,如果只要5分钟就能叫醒身边那位并不是装睡的朋友,你我的N小时就值了。

记忆,民之重器,需要你一起。请猛击这里

PS:一个干他娘的程序猿,用烂得一逼的文笔操着新闻记者的心,我容易么?各位专业记者、人文大神们赶紧来救救我,提Pull Request改稿吧!

参考资料

中国大陆迫害宗教自由时间线(数据来源:陆委会)

从402说开去——大事件时间线的广度与深度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