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Office

China Office

中國的防疫能力如何?六問國際衛生組織

1月30日,世界衛生組織(WHO)祕書長Dr 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宣佈將2019-nCov 新型冠狀病毒的疫情定義爲「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PHEIC),並在現場特別強調了兩次「this declaration is not a vote of no confidence in China. On the contrary, WHO continues to have confidence in China’s capacity to control the outbreak.”」(宣佈這一定義並不代表對中國的不信任。相反,世界衛生組織仍然對中國控制疫情的能力抱有信心。)

我不知道Ghebreyesus博士在北京的時候,除了會見領導人,有沒有機會上微博瞭解一下武漢人民在網上發佈的求救帖。但顯然,他對與武漢現場發生了什麼的認識是不充分的。現場的記者提問也主要關注這一宣佈PHEIC對中國會產生什麼影響?如果不建議管控國際旅行與運輸的話,怎麼看待某些國家作出的管控舉措?

似乎所有人都對中國抗擊疫情的能力抱有信心,但這其實纔是真正值得擔心的問題。就此,Chian Office想提出六個問題,供WHO進行研判,並重新對中國的防疫能力作出判斷:

  1. 確診病例數量。中央接管之後,對確診病例的披露有了極大進步。但是仍然有三個問題需要計入考慮:a) 尚未來得及確診便去世的病例有否進行補測,並計入確認病例。b) 檢測能力無法大幅提高的情況下,如何應對爆發的疑似病例。c) 居家隔離中的病例如何管理。
  2. 確診病例流程與決策機制。從採集生物樣本開始,確診的檢測與發佈需要經過多少個環節,分別由誰負責;確診的決策流程需要經過多少個環節,每個環節由誰負責,誰擁有最終的決定權。從採集到確診需要用時多長時間。
  3. 隔離條件。在大範圍要求所有疑似病例甚至發熱病例進行隔離,但隔離場所卻沒有單獨隔離條件的情況下,如何避免隔離區的交叉感染。目前有否對可能的交叉感染病例進行跟蹤。此外,各地也出現了不少強制他人在家隔離的舉措,封門封路的也不在少數,如何保障被隔離人員的生存,及其家中其他需要照顧的成員的溫飽。
  4. 治療與抗疫方案。任何有常識的人都知道,病毒是不會被兩句“堅決攻克”的口號打倒的。如何評價中國以各種口號爲抗疫工作方針,並沒有來由地一定要中西醫結合的舉措。
  5. 醫療物資。中國的醫療物資供應系統的運行情況如何:相關物資的需求量與供給量情況如何,有多少缺口、需要多少進口物資,物資的運輸與分發系統是怎樣的。特別地,湖北當地紅十字會對捐贈物資的處置方式是怎樣的,有沒有標準的工作流程,是否將相關流程進行公佈。各地醫院紛紛向社會募捐物資與官媒上物資充足的報道如何reconcile。
  6. 信息透明度。雖然Ghebreyesus博士在發佈會上稱讚了中國在信息透明度方面的工作,但北京應該如何解釋近期微信與微博上大規模的言論管制甚至封號。在民衆普遍不相信所謂官方信息,而官方信息也確實經常錯漏百出的情況下,限制信息的流通到底會產生什麼影響。於此同時,

這些問題當然不是WHO可以決定的,也不應該只向它提問。之所以去問WHO,除了是希望它藉以重新評估之外,也是因爲目下以無人可問。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