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阳映酒旗

没事写点脑洞,爱说瞎话,不用在意。@[email protected]

疫情之下,如何“躺平”

(edited)
你家附近会立刻出现一堆穿防护服的人,开着车子来接你,然后你们一整个工作单位都要沸腾了,你的小区,你的单位,你一家子的单位都要沸腾了。再然后,你和你全家这几天的轨迹路线就要展现在全国人民的面前了。

前一阵子,我和我先生确诊了COVID-19。收到卫生部短信的时候,想着,哟,怎么打了三针还会中。我们两个心态倒是一直很平和,皆因本地自年初就“躺平”了,隔三岔五就听说有同事或熟人确诊。


居家隔离就是了嘛,住附近的朋友们早就互相说好了送菜送奶茶,可惜要用好不容易攒下来的带薪病假和年假,亏了。


本州开放边境和“躺平”三个月来,我感觉omnicron最大的危害,是传染性强,害得大家无法工作,没有一个team是全员上班的。


That’s it.


我看见医院里该住院的住院,该透析的透析,该化疗的化疗。阳性病人住单间,有特殊的预防措施。一切还是有条不紊,只不过访客少了,住院区没有那么热闹,门诊还是一样很忙碌。


我给国内的挚友发信息,说我收到短信,确诊新冠了。她给我发了一长串感叹号,然后问我那怎么办。我说,在家隔离啊,不可以出门,不过我现在很难受,只想躺着。


她又发了一长串感叹号,接着说,幸亏你是在那边确诊,要是在国内,你都不会收到短信告诉你确诊。


“你家附近会立刻出现一堆穿防护服的人,开着车子来接你,然后你们一整个工作单位都要沸腾了,你的小区,你的单位,你一家子的单位都要沸腾了。再然后,你和你全家这几天的轨迹路线就要展现在全国人民的面前了。”


她在那头哈哈哈哈哈了半天,最后又打了一遍“幸亏你在那里”。


我想了想那样的场景,有点儿头皮发麻。


想到我国内的表弟,一家子在上海,近来三天两头核酸,也没核酸出个阳性来,却依旧被封闭在小区里,不得外出。他很沮丧,只能劝自己至少还可以居家工作,不至于断粮。


他说,为什么你们不用一直做核酸。


我说,没事儿为什么要一直核酸?


他说他也不知道,觉得应该把情况摸清楚,这样大家放心。


我不理解。


早上起来看新闻,说也是上海,一个护士因为哮喘得不到救治,被自己工作的医院拒之门外,不幸去世。


为动态清零辩护的人说,把人关在家里,是为了不要挤兑医疗资源,不要感染免疫系统脆弱的老人和孩子。既然如此,大家都已经窝在家里,把医疗资源让出来了,结果就是这个?


又想起前些时候,西安某位孕妇因为没有核酸被拒诊,结果大出血。她穿着厚厚的棉衣坐在蓝色的塑料凳上,地上是一大滩殷红的血。


我以为我看过那么多病人,早就百毒不侵了,可是那一天,我才发现我还是无法直面那样绝望而惨烈的画面。


没有核酸就拒诊,那么核酸阳性,会如何?


我和我先生的居家隔离,一共七天。


第五天的深夜,接到母亲的电话,说她非常不舒服,让我替她叫救护车。她是轻易不肯上医院,也不肯麻烦别人的人,我吓得够呛。打了电话还不放心,我又开着车停在她家门口,戴着医院配发给我的N95和护目镜等待。


同时也通知了急救热线,我是新冠阳性,但是我母亲的英文不足以进行医疗方面的沟通,我必须在。接线员说这种情况他们的权限不足以给我建议,让我继续在车里等,然后跟到场的急救人员商量。


救护车来了,我立刻打开车窗问我能不能一起去。两个急救人员商量了几句,果断点头,救人要紧,只不过我要保持1.5米的距离。


我母亲躺在二楼卧室的床上,很快被贴了一圈检测贴片,同时还被快速检测盒测出来新冠阳性。


我记得她当时吓得脸色一变,床边的两个急救人员却面不改色,依旧该干嘛干嘛,只是在表格上填了一个COVID positive。


急救员小伙子观察了一会儿,对我说还是应该去医院检查一下血液和心脏,她年纪大了,谨慎为好。因为翻译的原因,我也可以一同上救护车,帮助一路的监测。


总而言之,我和我母亲两个新冠阳性的病人毫无阻碍的上了救护车,停在我工作的医院的门口。


急诊室里已经满员,我们只能在救护车上等待。周围还停了许多一样情况的救护车,急救员小伙子说,他们也都是阳性,所以不可以进等待区,只能在救护车上。


难怪今晚救护车来的慢一些。


这一回,因为急诊室里有讲中文的护士,我不可以再进去了,遂回家。


第二天一早,我接到电话,说情况稳定,可以去接她。


她一路都在感慨,跟我朋友说的是同一句话:“幸亏是在这里。”


过了一会儿,她又说:“我们两个阳性,居然就这样大摇大摆地上了救护车,进了医院,你居然还能开车跑出来接我。”


“我这不是全程不下车嘛。妈,我还被通知开车去drive through拿选票呢,不去算我犯法哦。”


“所以你说,这叫什么‘躺平’?”


“躺平又不是摆烂。躺平是因为搞清楚了疫情对社会的影响,找出来了合适的措施嘛。大家要吃饭,要睡觉,要看病,要继续活啊。”


“你这是西方那套了。”她说,“咱们那边,要对上级负责的,底下人么,有的是办法搞你。”


她顿了好一会儿,又说了一遍:“还好在这里,要不然,还不知道要被弄到哪里去。”


回到家,我父亲刚下好一碗鸡汤面,开门也是那句话:“幸亏你在这里得新冠哦,女儿阳性还去接你,我还能在家给你煮面。”


我这时想起来她路上喊饿,问她,怎么急诊的人没给她提供早饭?


“啊!她们问过我,没听懂,以为是问我吃没吃早饭!难怪我说NO,她就走了。”


既然要居家隔离,我觉得她很应该补一补英文。


接下来,我每天都会收到卫生部门的短信,询问有没有紧急需要,今天有什么症状,以及用不用医生给你打电话问诊。


她叫我答NO,身体也一天天好起来。


明天,她就可以解除隔离了。


我一直没敢告诉她,救护车来的那一天,急救员问我,要不要叫个消防员来把她抱下楼。当时他们怀疑她心脏有问题,不敢让她自己下楼,怕over work心脏。消防员经过特殊训练,可以稳妥地把人抱下去。


我没敢问,我怕我问了,才会over work她的心脏,正统的中国老太太经不起这个吓唬。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COVID-19 positive新冠确诊日记

8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