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ryyoko櫻桃陽子

人生經歷豐富,目標是做個有趣的人 請勿轉載我的文章,要轉載我自己會轉。

知乎過千萬閱讀數的文章傳遞了什麼樣的價值觀?

發布於
修訂於

幾年前崔永元老師與馮小剛導演杠上的事,可能大家還記憶猶新。

當時不知道崔老師受到什麼感召,竟開啓了連續爆料模式,著實讓吃瓜群眾大開眼界。

雖然崔老師以一已之力想撼動「邪惡資本」的力量無疑是以卵擊石,但當時他卻切切實實的得到了無數人的支持,崔老師的一篇文章在微博上得到了千萬打賞就是最好的證明。

此外,還有我這個壓根兒不認識崔老師的人也跳出來在微博上加入罵戰的行列。

不知道崔老師的心路歷程,但我自己純粹是看不過眼大轟炸這種割韮菜割到極至的電影項目,想想即使我算是既得利益者了都受不了,又何況是那群被犧牲的可憐人。

就這麼地想起自己入行以來的種種+氣憤之餘,便在知乎上寫了篇文章, 結果是收獲了一千餘萬的閱讀數,近三千條評論,和一片倒的支持。

在網上寫文的人都知道,這樣的數據要得到幾乎百分之百零差評的支持是極為困難的,而能有這樣的成績並非是我的文筆登峰造極,而是我文章裡所傳達的價值觀得到了無數人的認同。

就是這篇文章得到的支持,平撫了我心中的失望與憤慨。

就是這篇文章得到的支持,讓我相信有很多人是懂的,只是無力或不敢發聲而己。

既然如此,就默默等待,等待「守得雲開見月明」的那一天到來。

現附上原文供大家參考:


圈內人,不匿名,匿名也沒意思,反正知道的也沒到會給人追殺的地步......

09年入行前,和各位看倌一樣,覺得娛樂圈必定是一個很亂,而對這個」亂」的認知狹窄的很,不就是淫亂唄!

是也不是,說幾個經歷,你們自己感受吧!

在娛樂圈工作,飯局夜店各種活動少不了都要參與些,吃飯時經常可以看到些年輕小姑娘,有演員,更多的是影視學校的在校生,但也不是每個都看起來光鮮亮麗,更多的是受限於財力,渾身上下是「我盡了力」的打扮。

我問那些小姑娘,還在念書就出來跑局好嗎?

她們說都是這樣,很多還是學姐帶學妹,互相介紹的,等畢了業再開拓人際網就太慢了。

去夜店時,人就更多了。

因為人多,或是會變得愈來愈多,所以通常都會落腳大包間。

跟著去了幾次後,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現象。

一開始總是我坐在導演或監制身旁,然後美女三三兩兩的來了,很多妹子都很大膽,直接就往我和導演的中間一屁股坐下去,旁若無人的和導演講話喝酒什麼的,一句不好意思也沒給我,好像我從來都沒存在過......

一個妹子,兩個妹子,到了五六七八個妹子後,我已給擠到門口,這時我會順勢拿包離開,留下一堆急於想上位的小演員繼續「廝殺」。

當然大家都覺得跑局很正常,不出去怎麼認識人?不認識人哪來的機會?

但事實上,如果本身沒料,除了跑局還是跑局,時間都給跑沒了,與其這樣,不如多分點時間進修,是金子不怕發不了光。


工作了半年,終於有個機會去某電視劇劇組探班,十分高興。

我和幾個圈內人趕到橫店,看演員拍戲,晚上和主演吃飯,女主幾乎什麼都沒吃,只是不停的幫我挾菜(真會做人啊......),導演等人還一直說她臉圓,她只好一會兒說可能是昨天吃多了,一會兒說可能是水腫體質,然而她的臉蛋明明就只有我的一半大,真是慶幸自己不是演員。

飯後大伙回房休息一下,相約一小時後在某KTV見。

我回房後想眯一下,突然有人敲我房門。

原來是導演助理,問她什麼事她支支吾吾的真讓人心急,終於她說,他們讓我想個藉口騙你,但我實在想不出來,我就和你說實話吧。

那個實話是,他們約了其他劇組的人過來一起玩,我在現場會讓大家玩的不盡興......

我一臉莫名奇妙,導演助理說因為你是編劇啊,他們會放不開。

對啊!我是編劇又不是佛像!他們為什麼放不開真奇怪!

為什麼我在會讓大家不happy,我又不會在KTV現場寫劇本或念經......

導演助理只好告訴我,萬一有誰看上了誰誰誰,在你面前帶走多難看,這話登時讓我有了成為娛樂圈一份子的感覺,我終於有娛樂圈的亂象可以和朋友八卦了。


2011年加入華誼經紀,進門得先拜碼頭,不外乎是參加幾個局,敬敬酒之類的。

記得某次在KTV,大王總和好多藝人都在(沒有太知名的),帶我進華誼的某大經紀人立刻往我手裡塞了個酒杯,把我推到大王總面前,讓我自我介紹。

我就說了二句,大王總說了一句,下一個系列動作應該是我舉杯敬酒,大王總回敬,我倆再多聊幾句,然後我爭取用幾句話就能讓他看出我人中龍鳳的絶頂才華......沒想到一個女藝人突然靠了過來和大王總說話,跟著好幾個女藝人都靠過來了,一個又一個的往我和大王總中間一隔,我被硬生生的隔開,直到再也看不到大王總為止,結果是那杯酒我也沒喝,呆呆的站在原地,真的給這陣仗嚇到了,還是大經紀人來喚我,**坐在那,你快過去......

我看過去,果然大監制坐在那,而他的身邊恰巧有個空位!

我立刻拿著酒杯飛撲過去,一屁股在他身旁坐了下來,心裡很得意,沒人比我快了吧呵呵~

然後我又看到大經紀人給我擠眉弄眼.....對,我差點忘了,不是只是坐下來就好了,我還要說話,要主動和他自我介紹......

大監制看起來冷冰冰的,好像不是很高興我坐在他身邊,但我還是硬著頭皮擠出笑容和他說我是作家、編劇,出了幾本小說,還特別說了我是台灣人,心想他會不會因此而賞給我一個他鄉遇故知的溫暖笑容......然而並沒有,他只是淡淡的牽動了一下嘴角,估且當作是微笑吧,然後什麼也沒說,更不幸的是,連看都沒看我一眼。

然而坐在不遠處的大經紀人仍盯著我看,想也知道潛台詞是,多聊一下啊,多說幾句話啊你!

我深知不能在老闆面前漏氣的職場哲理,只好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賣力展現打從娘胎出來就沒有過的,對冷漠和羞辱毫不在意的高EQ,繼續微笑的看著陳監制的......側臉 - 我只能看到他的側臉,因為他一直看著門口或者桌上的酒杯或者拉圾筒,這謎一樣的視線讓我心裡真的很火,你怎麼能看都不看我一眼,你怎麼能一個字都不說,你好歹說一個字呀,你這樣讓我怎麼交待啊!

這時候一個小有名氣的導演進來了,和陳監制打了個招呼後,就在門邊坐了下來,這回不等大經紀人說,我已自動拿起酒杯坐了過去。

還好,這導演挺nice的,和我聊了好幾句,我方才的創傷立刻撫平了不少,真是謝天謝地。

但是不到十分鐘,一個女藝人(現在已紅了)又坐了過來,由於導演坐在門邊,所以她只能坐在我旁邊,形成一個我坐在中間,隔開他們兩個人的畫面。

然後女藝人點了根煙,和導演笑道:導演,借個火......

導演拿出打火機,我正伸出手想幇忙把打火機遞給女藝人時,她已把身子靠過來,橫過我的腿,把手肘放在了導演的腿上。

導演順勢直接幫她點煙,然後突然來了句:你這樣我的膝蓋會太興奮......

雖然話不是對我說的,但卻嚇的我小心臟撲通一跳。

女藝人倒是神情自若,她嬌笑地睨了導演一眼,兩人就這麼打情罵悄,你一句我一句了起來,然而我還坐在中間啊!

我又呆了......

最後我是在沙發上站起來,從導演身後跳下沙發的,最精彩的地方是,這倆竟渾然不覺.......

現在回想起當時的種種畫面仍覺好笑,我也從在每一個局里努力向人自我介紹,變成懶洋洋的坐在角落,再變成現在幾乎沒什麼應酬,要找什麼人微信約就行,不認識的就找人介紹,反正你沒能力沒作品沒利用價值,跑再多的局有再多人的微信用處也不大,反之你要是能像李安那樣有才,就是躲到山裡大家都會排隊來見你。


圈子里各種活動大大小小的挺多,有次有個活動,忘記是什麼了,反正各組要安排位子,大經紀人的助理打給我,問我要不要走紅毯,我頓覺好害羞,哎呀人家又不是幕前走什麼紅毯你好討厭哦......

他說不是啦,有報銷,可以給你報化妝費(好像還有服裝費我忘了)五千(具體數字忘了,反正有好幾千)。

我吃驚,五千(人民幣)?

他說對啊,我給你報五千,咱們一人一半。

然後我自己隨便化個妝咱倆就一人賺兩千五了是嗎?

他連聲說對對對,真聰明!

說實話我很心動哪!我心裡盤算著走紅毯要不了多少時間吧,一兩分鐘?可我這個性實在不大方,光想那個畫面都害羞了,萬一人家對我指指點點笑話我怎麼辦?如果用小跑步的話會被扣錢嗎?如果被發現妝化的很差公司問我這妝是誰畫的怎麼辦?

我讓他在電話里等了半天後,還是一口拒絶了,沒辦法,真拉不下這個臉,但這事解開了我對小經紀人宣傳策劃助理等薪資低卻還能活的挺不錯的疑問,後來才知道,大有大搞小有小搞,而且認識的人多,搞錢的機會當然也多,一切就看你懂不懂,敢不敢,聰不聰明羅!


第一次參加華誼之夜,我和陳國輝、夏永康兩位導演,以及一個華誼的同事一台車,我們在酒店門口等了半天,眼看著酒店門口滿滿是車,可車就是不出發,問了又問後,忘了是誰跑來問我們,你們的車能先走嗎?我們連聲說當然可以啊!

拜託哦!我的心早就飛去酒會了好嗎?誰不想早點到現場趁著人少多吃點東西啊?

後來我才聽說,原來各明星都拖著不肯太早到會場,以至於我們的車居然是第一台抵達現場的,我又好死不死的第一個走下車,原來下車就是紅毯,冷不妨一堆鎂光燈像連珠炮似的打在我身上,害我嚇的往旁邊的草地一跳,還險些摔倒,幸好我機伶,看到不遠處有個側門,想也不想就衝了進去。

我的同事也跟在我身後,進門前我看到兩位導演下了車,態度自若的給媒體各種拍拍拍,我的感覺就是我自由了,立刻去找東西吃!

早到確實人很少,只有服務生,然而我由頭到尾把每個房間都找了一遍後,發現並沒有想像中的生蠔魚子醬,有機小甜點什麼的,相反的,根本沒東西吃,位子也少,並且也沒幾個人會真坐在那好嗎,畢竟這是酒會又不是演唱會,我雖然想走了,但我想起碼等明星們走完紅毯再走吧,於是整個晚上就一直在等,結果明星們又你推我拒的遅遅不肯給我走起來,最後挨到了八點才零零星星的開始有幾個人出現在紅毯......

無奈的是,中間的時間我覺得老呆站著也不好看,只好一直找人講話或裝打電話,我就這樣餓著肚子演到了九點多才離開去趕下一攤......


找東西吃時正好看到楊恭如就順便來張合影......

在華誼時,我只是個編劇經紀,但在外頭認識的一些演員,好幾個會請我吃飯,送點小禮物給我,對其他人就更不用說了,討好巴結是一定要的,覺得他們連我都要巴結好可憐,於是和一些經紀人八卦,她們又沒什麼戲拍,當時又不比現在,有一堆網劇有演員需求,這花費怎麼辦?

他們的回答很簡單,所以沒錢就別想當演員了,難不成出來吃個飯還要我請你?

然而即使小演員有靠山、有金主,請客打點吃穿都不用愁,但一天一天的等下去也夠讓人心焦,

某次有個小演員打電話給我,她說有個導演,我也認識的,半夜約她出去,問我意見。

我心裡想,這都要人給意見?

當然是不要去啊!半夜約你還有好事嗎?

我嘮嘮叨叨的說教了好幾句,她突然給我來了句:其實我也看開了,最主要是真有機會,你看他說的那個戲能開成嗎......

後來我不知道她想的多開,反正她和很多演員一樣,最終離開了這個圈子,徹底死了心,畢竟如果只想靠犧牲換取機會,這行最不缺的就是豁出去的人,那最終就只能比運氣了,而因為這樣就成了大明星的機率真是比中樂透還低。


認識的人漸漸多了,雖然不是幕前,但也碰過有人打我主意。

某個大佬,見過幾次,聊過幾句,算不上熟,但絶對是需要巴結的人物。

某夜,他忽然信息我:你怎麼都不理我?

我一怔,以為自己得罪人了,趕緊陪笑回信息(對,隔著屏幕都能感受到我陪笑的那種信息),我啥時不理你啦?你和我說說?

大佬又回了個一模一樣的信息,我想了想,鄭重的作出判斷,小心回道:你喝醉了嗎?

對方回:沒有。

我又想了想,實在想不出什麼意思,最後只回了句,沒有就好。

隔沒幾天,又是夜裡,一模一樣的信息,我只好求助朋友,他到底是什麼意思啊!

朋友回道:我看是你喝醉了,這都不懂?他是在打你主意,看你接不接招!

接什麼招?

哎呀!就是會不會說你在哪,我現在過去的那種話......

還有一次,也是一大佬約吃飯,我之前就參加過他們的飯局幾次了,有演員有作家有做宣傳的,大家鬥鬥嘴開開玩笑也挺有意思的,所以我當然說好啊,結果他說,這次吃飯的地方有點遠......

沒關係啊,地址給我我一定能找到!

可能不能當天回來......

實話說,我是有愣了一下,因為我剛聽到這話時往壞壞的地方想了,但很快的又覺得不好意思,一定是我多心了吧......

愣了一下後我笑,能有多遠啊?到底在哪啊?

雲南......

雲南?

是啊!雲南很美啊,你去過沒?可以趁這個機會去看看......

不等他說完,我立刻笑回道:等你們在北京吃飯時再叫我哈!

後來當然就再也沒叫過我,但是有關係嗎?不去會影響到生存嗎?

還真不會!

幾年下來,這種事也發生了幾次,只是招數略有不同而已,反正你不從,就裝儍,沒人真能拿刀架你脖子上,所以每次聽到潛規則什麼的難免想笑,想笑的原因是:

向潛規則勇敢說不的人其實不少,但更多的是因為,覺得對方不配,或者沒把握不敢賭,或者沒談好。說真格的,揣著那顆所謂的追求夢想,追求成功的野心,只要待在這個圈子,只會愈演愈烈,豁出去都快成為標配,沒機會豁出去也不代表你貞潔。

至於潛規則的那一方,估計也沒幾個真覺得自己欺負誰了。

就是霸王硬上弓,他們也不會去想你是因為畏懼權勢,怕得罪人,所以即使不肯態度也不敢強硬,反而會覺得你表現的扭扭捏捏,不乾不脆的害他們多費了力氣呢!不然你看Harvey Weinstein,你覺得他是真心認錯嗎?


剛入行頭兩年,在一個局里認識了一年輕帥小伙,小伙子曾經走過幕前,後來轉做幕後,不知怎的,成了一家影視公司的老總,某次去他公司參觀,聊了一會,覺得他挺有想法的,也算是個青年才俊吧。

不久後他做了個女團,青一色整形怪物,其中一團員還有份演了電影,反正歌與電影都沒多大反響,但關於他的一些閒話我倒是聽到不少,說他各種跑局組局,發妞給老闆,當時我第一次聽到發妞這個名詞覺得挺新鮮的,同時也瞬間明白,女團是怎麼回事,不過圈子里多的是人這麼乾,以至於後來我再看到經紀公司帶著幾個讓人看了吃驚這也是演員的女孩時再也沒那麼激動了。

雖然流言蜚語不斷,但此人倒挺」爭氣」,又拿到錢開了間更大的公司,和他同樣套路的有些人也嘗到甜頭,或多或少都撈到了公司或項目,正當我開始反省自己是不是太腳踏實地時,我貌似已錯過了發妞致富的黃金時期。


離開華誼後,繼續在這個圈子里掙扎,至今又好幾年過去了。

其實整個行業有多亂,並不僅僅是什麼潛規則甚或偷稅偷睡的問題,而是價值觀出現了嚴重偏差,再經由這個偏差,影響到每一個角落,形成了一座龐大的冰山,難以撼動,歸根究底,就是有太多的人想要一步登天,想要不勞而獲,但成功就是需要時間積累,需要付出汗水,硬要」壓縮」時間的話,當然就只有不擇手段了。

說說演員

我們的演員不用演技,不用氣場,不用才華,即便是粉絲們說的顏值,以前的明星隨便挑一個都完勝這群人。

就算有顏值好了,看看好萊塢,有多少演員能單憑顏值就可以坐上一線寶座?怕是二三線都坐不穩!

好萊塢有個稱呼叫EGOT,

E:EMMY(艾美獎)

G:GRAMMY (葛萊美獎)

O:OSCAR (奧斯卡獎)

T:TONY (東尼獎)

四個獎項都拿齊了的演員就是EGOT,可以說是最高榮譽了。到目前為止,能被稱為EGOT的有12個人,其中有一個還順便拿了普利茲獎。

請問有哪一個獎項是和顏值有關的?

大家尊敬的是EGOT,真真正正的藝術家,而不是」選美佳麗」ok?

當然也有些演員開始」努力」起來,但我們的粉絲已等不及各種心疼和吹捧。

隨便跳個舞,四肢都是松垮沒力的粉絲也叫好,稍微健個身,身段連T台模特兒都比不上粉絲也給贊,就唱幾首歌,音質普通音域不廣毫無感情粉絲也能陶醉不已。

拍戲就更不用說了,生個小病或幾天睡眠不足,小手往床上一擱拍個點滴照,粉絲就覺得他們實在是太辛苦,要趕快多休息。

你們為什麼睡眠不足呢?你們就算辛苦又怎樣呢?

就因為我們很多的演員不能太吃苦,所以沒法拼實力,他們又佔據了很多資源,整個圈子才會亂像叢生,而且還給那些想當演員的年輕人做了壞榜樣,以為當明星當演員是一件很容易的事,與其說年輕人想當演員,不如說是響往著不辛苦又能賺大錢又能光鮮亮麗的生活吧!

現在知道為什麼要有背景有錢才能當演員了吧,因為除了這些你們還有什麼?

所以想走幕前的人不要再說能吃苦,先問自己願不願意不跑局不拜金,關起門來好好充實自己個三年五載再說,機會是給有準備的人不是嗎?

如果你真有盛世容顏,優雅身段,才藝出眾,聰慧虛心,上位不必靠錢,機會不必靠睡,你若盛開,蝴蝶自來。


這麼多年下來當然見過不少演員,有幾個讓我印像挺深刻的,一個是芳華女主之一鐘楚㬢。

好多年前在上海某個局見過,唐季禮導演給我介紹,當時她還是名不見經傳的小演員。

小演員見太多了,但她長相挺有特色的,又剛好坐我旁邊,我倆自然就聊了起來,言談中覺得她挺努力的,她也數次表達不怕辛苦,想走打女路線,所以一直在努力訓練自己。

我倆聊到一半時,唐導還突然過來半開玩笑說別和我搶啊!我笑回,我又不簽藝人,其實心裡是有在想要不要介紹鐘給華誼的經紀人......

後來我問她簽公司沒,她坦率告知我簽了,一問之下,我也認識,我好心告訴她這幫人要嘛是騙子要嘛幫不到你,你要小心,她這才告訴我,她正感苦惱,在想法子解約呢!

那晚之後,我和鐘沒再見過面,也不知道她約解了沒(當然後來肯定解了),幾年後看到她主演芳華也很替她高興。

(有人說我在推銷鐘,真的想太多了,我就見過她一面,她也不需要我推銷,我也不是推銷他的意思,只是想到了這一段。如果要舉例,我會用安海瑟薇那樣的演員舉例,她的進步是有目共睹的,然而我們有這樣的演員嗎?有也要我有那個機緣巧合,我才有故事可說,難不成要我用字母來瞎編嗎?)

還有一個,周杰倫電影天台的女主李心艾。

我也是好多年前見過,當時她簽給一個台灣人,巧合的是,這台灣人和一個大陸經紀公司的人是好朋友,這人正是簽過鐘楚㬢的經紀公司。

李心艾本人,可以說連我一個女生看了都驚為天人,長相身材氣質皆美,而且感覺很乖巧聽話,我覺得簽給這個台灣人實在可惜,想幫忙看能不能牽個線,讓這個台灣人和華誼的經紀人合作或轉約什麼的,結果因為經紀人問我能不能私底下跳過這個台灣人,把李心艾約出來,我覺得不妥而作罷,但她也不愁沒機會,我想紅起來只是早晚的問題。

半年後,該台灣人把李心艾的經紀約轉賣給了周傑倫,李一躍成了天台的女主,但周傑倫公司對外說是在街上發掘的,不過什麼故事也無所謂,重點還是那句,條件真好的話,不用動不動就妥協。(ps:李心艾若是演技好點,成就應該會更好,有點可惜了。)

(評論里一堆人說李整容,我不知道她的現況,但就我看到的她已經非常漂亮,如果你有她的顏值,我想一定有好的經紀公司願意簽你願意培養你,至於你的努力是否跟的上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說說網紅

這真的是一個神奇的存在,當演員已經夠輕鬆了,你們還覺得不夠,索性開發出對著鏡頭吃飯說話就能賺錢的方式,即使是賣弄色相,你們的色相也是整容加濾鏡的假到不行(那些開店賣衣服什麼的不算,起碼還有在勞動)。

說說幕後

影視圈有些大佬說愛電影,實則更熱衷金錢遊戲,畢竟認真做部好電影太苦,影視行業又特別讓人沒安全感,在這裡花豈止無百日紅,更有可能曇花一現,隨時匆匆下台,所以只好趁能撈時多撈些,找錢找投資時也特不理性,不去思考自己的能力,更不思考能不能把錢賺回來,焦點全放在能找多少是多少,因此而開的公司和工作室多如牛毛,因此而關的公司也多如牛毛,形成了一個惡性循環。

說說IP

小說IP沒有問題,問題仍是在心態。

認真做個原創劇本是辛苦的,是冒險的,要扛責任的,當然小說改編成劇本也不容易,可誰管你容不容易,要緊的是錢先落袋,有一陣子,人人講IP,很多公司看都沒看我的小說就問我版權,我的小說是過不了審,改編不了的好嗎?

連看一下小說再做判斷都懶,即便買了版權,能不能改編,怎麼改編,就更少人去思考了。

看過電影「The devil wears prada」嗎?好看吧?

你再去看看小說,你就會知道這劇本改編的多好,如果當初就照小說這樣拍,恐怕票房要少一半。

說說宣傳

流量,買粉,水軍各種來,不管你給自己刷了多少粉,多少分,也只是圖個爽而己,也許通過一些手段,確實能給自己帶來短期利益,但對自己的進步有幫助嗎?

那說好的對電影的熱愛呢?對創作的熱情呢?

你不想珍惜機會,透過觀眾和讀者的反應檢視自己的作品嗎?

恐怕有些人要的才不是進步,圖的還是錢,而且是容易錢。

最後,不勞而獲的人讓那些勞而少獲,甚至勞而無獲的人愈看愈不對勁,愈看愈懷疑自己的智商,有的人就這麼淪陷了,於是不勞而獲的人愈來愈多,整個圈子彼此洗腦,覺得能不勞而獲才是真本事,而這不勞而獲還進級成笑貧不笑娼,你偷你搶,你騙你睡都無所謂,只要你能搞到錢就好,繼續這樣下去,娛樂圈,乃至整個社會,只會愈來愈亂,愈讓人失望。


因崔老師事件而引發的一些感悟和大家分享:

在我生長的那個年代,資源並不充足,但很多人憑藉著努力,憑藉著誠信,憑藉著許多美好的品質,一步一步走向成功,在創造經濟奇跡的同時,也給社會帶來了正面的影響,當時的我們,從不懷疑努力才會成功,成功需要一步一腳印的積累的教條,現在你們有更多的資訊,資源,理當能讓世界更美好,但如今,看看我們的社會變成什麼樣子?不得不說,我曾經的信念也慢慢的動搖了。

現在藉由一個契機,讓我們有了反思的機會,結果呢?

你說偷稅,他們說誰不這麼乾?

你說偷睡,他們說要不哪來的機會?

你說你坑人,他們說不是坑人就給人坑!

你憤憤不平的說了一堆,只換來他們表面上的無動於衷,私底下的不屑和嘲諷,你們不過是群沒本事只會亂叫的狗,背信棄義是功成名就的代價你們小老百姓怎麼懂!

我們不懂嗎?我們真不想懂!

我們真不想教育我們的下一代,做人努力不重要,做人誠信也不重要,碰到利益時一定記得把禮義廉恥擺兩邊,什麼本事都比不過一手能遮天!

希望趁還來得及的時候,集眾人之力,撥亂反正。

自掃門前雪換來的必定是將來更慘烈的得寸又進尺!

我們的社會,還是要有些正能量的!

2018年7月11日就某些人的發聲補充幾點:

1. 這一陣子的朋友圈讓我看了很感慨,之前」朋友們」幾乎全失聲了,但今天某聲明一出來,立刻看到朋友圈里一堆人轉發那張在我看來,「言之無物」的聲明,這聲明的內容,有多少是老百姓真正關心的事?

2. 用「神格化」來誣陷別人兼混淆視聽已經過時,用「我錯沒錯沒關係,對方錯了我就對了」的邏輯辯論,怕能接受的人也不多,才會吵著吵著還得動員一堆水軍,將謊話說一千遍成真的信念進行到底,然而看著不僅幼稚,還浪費社會資源,希望在這真真假假中迷失的人不多,畢竟有多少人還吃這一套,是我們社會進步與否的指標之一。

3. 社會良心還真不是自己說封就能封的,同理,哪怕動用了關係成了民族之光,倘若德不配位,還是有一堆人讓你暗淡無光,任你怎麼聲嘶力竭,嘴巴長人臉上,你又能怎様呢?唯一的辦法是,希望人家喊你什麼,你就朝哪個方向去做,就對了。

4. 整個事情牽一髮動全身,確實難辦,但不該用,有沒有誰說,這些破事都照様會發生來開脫。有些事就不應該發生,不公不義也得有個限度,更何況如果不作為,這些人會手軟嗎?會知足嗎?怕的是只會得寸進尺,然而社會資源就那些,那請問「剩下」的,在利益集團外的老百姓該如何生存下去?

最後我想說的是,確實我們中國是有句名言,自掃門前雪,別管他人瓦上霜。

在這大千世界里,有的人可以選擇明哲保身,選擇不引火上身,選擇一切唯利是圖,選擇麻木自己的良知情感,但我們做創作的,不行。

試問我們要如何用一顆麻木不仁的心去打動人心?

一邊無情無義,一邊說要創作扣人心弦的作品,可能嗎? 

有人擔心我這篇文章會得罪人,得罪人有什麼關係?

我又不是牆頭草,當然要站隊。(不是站人,是事)

至於得罪人什麼的,也混了那麼久,還怕得罪幾個人?

重點是我心裡踏實舒服,怎麼踏實怎麼來,這才是生命該有的樣子。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影視項目腐敗收賄為何頻頻發生?

香港國際影視展與澳門賭業的秘密關係【北京記憶(4)】

才華不足時要用欺騙的才能取得成功?

2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