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年往事

自言自语,想到哪写到哪。

政治伦理推理

(edited)

个人、政党、政府三者之间的政治关系是以政治伦理维系的。具有政治伦理的影响力和执行力也是三者存在的基础。

政党是现代资本主义社会的产物,代表利益集团的集体利益和集体政治诉求。

如果政党内的某一个人超越组织而成为独裁者,政党就会沦为私人的工具,代表集体的政党死亡并被代表个人的私人党(集团)取代。从工具思维的角度看,这种情况下,政党已经不复存在,因为它已经不能代表利益集团的集体利益,而是代表这个集团中的某个人或者更为缩小的小团体的利益,所以这个政党已经死亡蜕变为私家党。

从上述定义来看,独裁者是现代政党的敌人。独裁者得道之时,就是政党的消亡之时。同理,独裁者消失之后,依附于他的私家党徒们也会树倒猢狲散。历史上,个人凌驾政党之上的现象无不以个人退出历史舞台与政党的变异消亡作为结局。该现象适用于洪秀全的长毛党,曾国藩的湘党,李鸿章的淮党,袁世凯的北洋党,孙的会党,蒋家父子的国民党,舵手的农民党,设计师的猫党。

所以,个人与政党是天生的敌人,政党凌驾于个人,就是政党民主。个人凌驾于政党,就是个人独裁,双方是你死我活的存在现象。

从政治伦理上来说,无论是私人还是政党施政,必须根据自己代表的利益集团通过政治手段解决问题,为自己的代表集团谋利益。如果一个个人、组织不为自己的集团和基层粉丝解决问题,而是解决提出问题的粉丝们,那么就与匪徒、黑帮无异了,丧失了基本的政治伦理,丧失了从政、执政的合理性、合法性。该组织或者凌驾于它的个人在政治上的生命已经消失。

文革前期,舵手与军队共治,代表他个人的派系与军队利益。维持了5年。1971年9月军方政治代表林死亡之后,军队靠边站,舵手与管家的文官集团共治,维持了4年,1975以后,舵手除了自家利益谁也不代表之后,农民党蜕变为私家党,与代表文官集团的四化党斗争,文官集团的四化党联合军队干掉了私家党。随后出现的集体共治的猫党是文官集团与军队共治。没有搞绝对的个人独裁也是因为独裁是党的死路,同时大家都势均力敌,维持力量均势。

近代以来,纵观各个政治会党,从洪秀全的长毛党开始,历经曾国藩的湘党、李鸿章的淮党,孙大炮的会党、中正的蒋家党、精卫的汪党等等,历史已经证明,独裁者的春天是政党的冬天,独裁者的冬天是政党的春天,二者是跷跷板关系。

所以独裁者是现代政党的天生死敌。从政治利益最大化的角度说,代表国民利益的普世党肯定力量大于利益集团党,利益集团党的力量肯定大于私家党。但是,无论是私家党还是利益集团党,如果不解决问题只解决提出问题的个人,那就在政治上丧失了存在的意义。

如果一个大陆在这个历史的转折关头没有一个具有政治道德号召力和政治问题执行力的组织出现,天下将出现亿万个觊觎神器,企图逐鹿中原的陈胜吴广。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