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年往事

自言自语,想到哪写到哪。

过着被别人透支的生活

發布於
修訂於

日本电影《我们都无法成为大人》(2021)一个46岁的上班族回忆自己25年来的恋爱经历。

1995年20岁时候与香织的初恋最纯洁最美好,因为爱她胜过爱自己。其后的20年,因为自私,因为冷漠,活得象过客。

我们都无法成为大人的含义是:成为大人就要过待价而沽的交易生活。我们无法成为大人,因为我们象孩子一样纯洁。主人公2020年分手20年后看初恋情人的社交账号,看到一个普通女人的相夫教子的生活,说了一句”你终于普通了“。其实,香织当年离开他,恰恰是因为他太普通了,无法给香织一个不普通的生活。

年轻人有爱没有钱,中年以后有钱没有爱。自己选择了自私冷漠的生活,就不要怪岁月无情,沧海桑田,人事全非。

影片中的佐藤,生活不满意的根源在于自己,爱她胜过爱自己的人生是美好的,爱自己不爱她的人生是痛苦的。一切都是咎由自取。

诗人穆旦在1976年写的诗《冥想》:

把生命的突泉捧在我手里,

我只觉得它来得新鲜,

是浓烈的酒,清新的泡沫,

注入我的奔波、劳作、冒险。

仿佛前人从未经临的园地

就要展现在我的面前。

但如今,突然面对着坟墓,

我冷眼向过去稍稍回顾,

只见它曲折灌溉的悲喜

都消失在一片亘古的荒漠,

这才知道我的全部努力

不过完成了普通的生活。

”我全部的努力,不过完成了普通的生活“。

对于东亚青年来说,普通生活也是奢望。无论是日本的蛰居族还是大陆的躺平族,无论活在北京的酱缸里还是东京的蜗居里,生活都是这样的:大家过的都是被别人透支的生活,大家都是工具人。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