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年往事

自言自语,想到哪写到哪。

生活的姿态

陈丹青、陈佩斯都是当代大陆比较有良心的艺术家。

但是,看了一系列陈丹青的访谈和视频。总体感觉他的表现就象一个愤世嫉俗的狂狷之士,过去虽然失败,但是感觉很好,现实不如从前,年轻人不如古代。

这是一种前辈人过桥比后来人走路多的姿态。还是一种东方世界固有的前辈伟大,今不如昔的思想控制之术。不这样说,显然人设立不住,人生很失败。这是陈的文化姿态也是很多中文世界当代名流的文化姿态,当然这种姿态至少比马屁精要品位高级一些,有骨气一些,也是一种勇气的象征。当今简体字世界的现实,直言就是一种勇气,就是一种斗士姿态。当然,也许可以做得更好一些。用作品说话,用伟大的作品关注现实、历史、乃至人类。

还有,感觉他在公共场合经常不自觉的三字经和脏话有点不合适。对面坐了很多小孩和少女呢,作为一个公众人物,尽管狂狷是一种特立独行、众人皆醉我独醒的马甲,但是最好还是因时因地收敛一点为好。脏话是一种态度一种姿态,过了就流氓了,不体面、不尊重、不应成为榜样。

在英文世界,每个时代都有一些诚实的小说、戏剧、电影表现那个时代人类的心灵历史。在中国,从清朝到现在,有哪些作品是诚实的表现那个时代的中国人呢?民国的小说戏剧电影,更多表现时代的苦难,展示苦难的表象多于表达苦难的心灵。党国的艺术,更多表现的是政治,都是政治马屁精。所以,回顾100多年来中国的艺术史,少有诚实的反映时代和心灵的作品。有也是凤毛麟角,不成体系。比如《小城之春》《悲情城市》《一一》等。

这和中国文人的知识结构的缺陷和积极参与世俗生活的生活姿态有关。人花时间最多的事情,就会左右人的思想和行为。所以,陈丹青把更多的时间花在了社会生活上,固然是生活所迫,但是生活所迫也造成了他的止步不前和难以提高。

以前看所谓京派文人和海派文人的作品,总体感觉就是京派文人都是我是流氓我怕谁?海派文人都是我是贵族我吊谁?这些虚假的姿态掩盖了作品的不诚实和品位低俗。其作品乃至姿态,作为文化马甲,可以混饭,但是不可以存世。

一些有良心的中国文人或者艺术家,在社会生活中仅仅停留在敢骂敢说的狂士、名士阶段,作为社会评论家而不是艺术家这个身份而存在,没有新的诚实作品产生,是一种现象,也是一种时代的缺陷和无奈。

简体字世界这样愚民下去,整个文明会退化并最终溃败消失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