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猪

我是在澳洲的华人土猪,一个软件工程师,平时无聊就写写博客,折腾屋子和代码玩。

我练气功的经历

發布於

自从90年代那一场浩浩荡荡的气功热结束后,很多气功大师有的坐牢,有的逃出国,有的继续默默留下不啃声。这次以后,很多中国人把气功看成骗子,伪科学,但是要知道,当时如果没有我们伟大的钱学森,是绝对不会有那场热潮的,他错了吗?互联网热潮产生多少骗子,但是互联网科学错了吗?现在的区块链,多少骗子在搞ICO,多少年后,回首这段往事,我们是否会感叹自己的天真?区块链技术错了吗?

言归正传,谈谈我的练功历史:

很多人看到打通任督二脉,就感觉像说天书似的不可思议,觉得这是天方夜谭,可见大多数人都执着于偏见。我第一次看到这个是关于甘肃卫生厅的新闻,说很多人百日通督,我想我练了这么久气功,也没通督呀,但是当我真正静下心来练习起来的时候,我才感受到这种力量。我之前练的是智能功的捧气贯顶法,虽然气感很强,但是没有感觉到通任督。后来一边看书,一边上网看别人的经验,练习真气运行法,然后通督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可能是我之前有练气功的基础,所以领悟得比较快。

但是人体的任督,并不是通一次以后就一直通,它如同不断产生垃圾的沟渠,你把里面垃圾去处以后,它还会不断产生,所以如果不一直练,还会不断恢复成没练功的样子。这是一种持久的考验。还有,不能把这个通督,跟武打小说里的打通任督二脉混为一谈。我不知道武打小说里打通任督二脉是什么回事,也不知道道家丹道里的打通任督是怎么回事,我不相信道听途说,只相信自己的实践感觉和符合逻辑的事情。

第一次通督以后,以后还要不停练习,还会像常人一样不断地生病,有人问,那练个球啊?我的想法是,很多事情坚持不易,有些事情,你坚持做了99%,就差1%,那还不如不做,你根本不知道做到什么时候是量变到质变的开始。

我对气功的缘分是从我还是一个没上学的小娃娃开始的,印象中我小的时候,就经常看见我爸爸在那里盘膝而坐,一动不动,后来知道他在练小周天,这个时候是不能打搅他的。他好像也就断断续续练了一段时间,后来好久也没看见他练气功。在我小学五年级时候,我爸爸被检测出来得了糖尿病,除了正常吃药和控制食物,他开始练气功,当时他跑到上海参加了郭林开的气功班,练习智能功,主要是捧气贯顶法,三心并站桩和形神桩。他在气功班见识了很多神奇的事情,很多病,包括绝症,莫名其妙就给治好了。回来以后他带回一堆资料,就把功法传给了我,出于好奇心,而且我很勤劳好学,就跟一帮大人天天练起来了,还观看录像,当时严新就是我的偶像,除了智能功,还练了好多杂七杂八别的功法,比如太上清静真功,开智功,我们一群人中,有本地的气功大师,还有一个中年妇女,她是有特异功能的,能看出来每个人的气的颜色,还能透视人体,她听严新气功录像的时候,身体就失控了。

练气功,的确是有强烈的异常感觉的,不然就没动力练下去了。我每次推拉气的时候,都能感觉到真气的存在,那是一种震动波的感觉,每次运动疲劳和身体不好时候,练一次气功马上神清气爽。整个初中我都很痴迷气功,几乎每天把三种功法都练一边,不然总觉得当天任务没完成。那几年我极少生病。初三以后,由于学业很忙(其实也是借口),我就不怎么练习形神庄了,那个太费时间了,练一次,大概至少需一个多小时。而捧气贯顶法和三心并站桩练一次大概各需要20分钟,再后来这两种功法也是每天只练一样了。后来高中大学工作,就一直断断续续练。然后考托福,GRE,就几乎不练了。

可能是在墨尔本呆得无聊了,去年的一个时候,莫名其妙地,我突然感觉我想练些什么,但是我想练些跟智能功不一样的,于是上网去搜了一圈,也许这就是缘分,我找到了真气运行法,当时是看到甘肃卫生厅的一则新闻,说很多人百日通督,我想我练了这么久气功,也没通督呀,开始是很不屑,觉得是骗子。但是我看到有一些网友声称自己练通了,我就想试试,我是个敢于拿自己身体做实验的人,并且我有练气功的基础嘛。我就开始从头练,先是呼气想心窝,然后感觉真气自然而然往小腹跑的时候,就开始意守下丹田。开始我有点急于求成,呼气就想丹田,但是感觉欲速则不达,还是不要总用武火烧,要文火,我对文火的理解就是不要呼气有意识想丹田,而是一直若有若无地意守丹田,像在灶头上慢慢熬鸡汤一样。‘静’和‘松’,是这个功法的精髓,对心,越静越好,对肉体,越松越好。我以前练动功没体验过那种静,所有在练的过程中有时候会害怕而中止练习,那种静,是感觉不到自己存在的。后来我逐渐克服了这种恐惧。练了一阵子后,我就能感觉头盖骨的咔喳声,甚至半夜被脑袋里发出的雷声惊醒,其实这种声音是来自于内部,可能是真气冲击产生的。凝神静气守丹田后,就会自然发生真气往尾椎走督脉的现象,我甚至在不练功状态下也能感觉尾椎上的刺痛,后来尾椎不刺痛了,刺痛发生到了背上了,然后到了颈椎那个地方,然后有一天晚上,我练功的时候,突然感觉大块真气涌到头顶上,然后顺着头顶流到舌头那里,舌头其实不用硬生去抵上颚,因为即便不抵,这时候它会自己顶上去的,由于真气沿着心胸下降很猛,我感觉心跳加速,我想我应该算是第一次通督了,离首次练功时间是45天,当时心情是激动的。接下来一个月,我每天都感觉身轻如燕,非常舒服,正常的性的欲望好像也没有了。接下来,‘静守胎息化虚空’,我差点就练成了,应该说是非常接近了。后来胎息出现得很容易了,但是要守住可不容易,到了一定程度就能体验到那种‘寂静’,我仿佛一个孩童,来到了一片无边的绿地上。

晚上躺床上时候,有时候鼻子堵塞了,我就意守丹田,然后自然感觉真气会运行到鼻子附近和腿上一些地方,然后鼻子一下子就畅通无阻了。我顿时觉得中医把人的某个病作为一个系统来治疗是有道理的,你看,鼻子不通,真气不是完全冲击鼻部,而是还有一部分冲击腿上和脸上,这种通气,其舒服程度,跟用药水通气是不可同日而语的。冬天的晚上,我找到了迅速制热的方法,就是躺被窝里后,就开始全身放松,想着身体就算死掉了,然后意守丹田,很快腿脚就发热了。

然后练着练着,估计走到了一个坎了,就是没有那种身轻如燕的感觉了,经常有种真气停滞在头上的感觉。然后我就停下来不练真气运行法了,而是重新拾起我的捧气贯顶法来练,这一练,效果很好,我怀疑是练静功,真气还没力量往四肢跑,而动静结合,就很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这个问题解决后,问题又来了,怎么越练身体越不舒服,然后还有一个更加重要的问题,‘修心’,练了气功以后,要保持心情平静,如果发火,那对身体危害性更大,我就吃过几次苦头。人在江湖漂,那能不挨刀,人在世俗之中,总有事情让你忍不住,后来我又好久没练(难怪大师都是白胡子老头)。

因为心静不下来,所以就开始练曾经的捧气贯顶法,经过真气运行法的锤炼,现在的感觉比以前更加强烈了。捧气贯顶法最重要的就是人和天地之间的开合,用意念自然地引气,就是把意念放到天边和地下,人体真气自然跟天地接轨,把意念放到人体内部,越深入越好,天地之气自然被引导到人体。这跟真气运行法是非常不一样的。没事坐在那里的时候,也可以通过意念去练习,不一定非得站着一本正经练。在旅游时候,也可以站立,面对高山大海进行拉伸开合。

更多气功和修身:


郑志明:台湾气功团体的文化现象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