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没有公平可言的社会,究竟失去了什么?

韩国“N号房”的性剥削和奴役是父权社会的共谋

莫呼洛迦

以脅迫建立起來的施害與被害的虐待關係,不能與兩個有主動性的個體建立起bdsm關係的性癖相提並論。不把女性當人,是所謂的沒有尊重女性作為人的尊嚴和主體性。

我在香港學新聞

那些不肯回国的人后来都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