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特加檸檬

電腦繪圖員,更是路人一枚,愛足球籃球羽球運動,更喜閱讀小說雜書。

第一次的第三類接觸

其實我還在掙扎該不該把這件事情寫出來。

大新年的寫這個,怕會嚇著了別人。過去也貼過在臉書,結果不外乎就是「.......」,然後一張不可能的表情等等的,也有人說,怕是你的幻想吧?也有打哈哈哈哈的。再者,編制故事一向不是我擅長的,只能盡量描述。而且也超級後悔為什麼當年沒有拍照下來呢?如此才能印證我說的不是虛假的,最後只能用PS做出當年的示意圖來....

事情發生後的隔天也有跟家人跟比較要好的朋友說這件事情,他們多是半信半疑,甚至不敢置信,但多多少少還是相信了一些,因為在現實世界認識我的他們都知道,要怎麼開玩笑便是開玩笑的口氣,怎麼認真就是認真的口氣,至少還是可以分辦得出來。

「搞不好你本身有通靈的體質....?」老妹如此說。
不論通不通靈,幻不幻想的,事實就發生在我眼前,難不成要說:「我的眼睛騙了我嗎?」

PS-當年所發生的示意圖

八、九年前的半夜裡,尿意襲來,摸黑從床上起來,打開房間門,右轉到廁所去。一陣舒爽過後,半醒半睡地轉過頭將要往左回房間前時,右眼邊緣處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出現一陣光.....毫不思索的立馬轉過頭往右去看,這一看真的把我嚇倒,同時,本來的睡意急速後退了好幾萬公里,大腦開始運作起來....

「TMD.....那是什麼東西.....喔?三樓為什麼會有人?」
「不對阿!那是人嗎?沒有五官阿!?那是背面?!等等它們是真實的嗎?鬼嗎?不知道.....」
「有沒有東西可以防備的?還好它們被擋在門外.....」
「要試著靠近看看嗎?」

於是降低身子,一小步一小步的走上前,直到鄰近下樓梯的那端前為止,由於太過於害怕,無法再靠近些,就這樣跟它們僵持了好一段時間。其中,有試圖低聲叫喚樓下的家人上來,不要打開電燈,起碼人多好壯膽,結果還是沒有上來。心想這不可能,明明就在樓下,我的聲音照理來說可以傳達到下面去的,為什麼會這樣呢?這一件也在隔天問過家人,家人一致回答說沒聽到,這謎團又蒙上一層更厚的雲.....

眼看沒有人上來的我,只好先安撫自己下來,冷靜下來觀看周遭環境,此時才發現怎麼會一片漆黑?又,這兩團綠光一直晃動著,發光很亮,但不怎麼刺眼,有種說不上的舒服。再仔細觀察此兩團,發現它們後面怎麼也是一片黑的?連陽台外的東西都看不見,更發現對面本該有拜拜的廟堂通常會有那兩道的兩株紅光,就在這一片漆黑也不見了。

「難道被某種包圍起來了?」我警覺的迅速想著。

為了證明自己不是在作夢,輕打了我的臉龐,也捏了一下,有痛到。何況不可能貿然就這樣打開電燈,天曉得它們會做出什麼樣的動作來?第一次察覺到,面對未知,原來是那麼的害怕,但帶有小小的興奮感,可是已經無法再進一步探索下去了。

「既然沒什麼動作,就這麼站著....人不犯我,那我也不犯它們好了。」
開始原路退回去,輕輕的關上門,在關上門之前,確認那道溢著綠光還在那邊,然後關上門了,躺回床上,趕緊閉上眼睛,努力讓自己不去想,就這樣繼續睡著。隔天起床時,又趕緊去外面的門一看,什麼東西痕跡也都找不到,更不用談它們到底是不是真的來過?......

這所發生的一切真的令人匪夷所思,它們是誰?怎麼會在我家?怎麼不跑到別人的家?來觀察的?目的?一連串的問題都極想要找出答案!!但我知道這永遠不會有答案的,多年過去,讀了這麼多的科普,漸漸的了解當前科學前沿的趨勢,即便是百年身後,可能無法解答這一切的疑問。

從那此後,總是會帶有一種稍微抽離現實的感覺去觀察人間,即使與人爭吵,也是一笑而置之。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