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的旅程

在這個混沌的世界中,想試著用文字記錄所有可能消逝的一切

波麗露

發布於
修訂於
牠的死是天擇,而他的獨活是天譴..

那個人睜開了眼

從全然的寂靜中甦醒

彼時

閃爍的燈光穿過了玻璃罩

睡眠艙警示聲響起

就像拉威爾的波麗露舞曲一樣

答 答答答 答答

答 答答答 答答

光與音刺激著眼與耳

艙罩緩緩升起

消毒水的氣味也加入了這場演奏會

將鼻腔拉進了觀眾席

答 答答答 答答

答 答答答 答答

有人嗎?

他喊叫著

涼意爬上了背脊

感官喚醒了記憶

天譴

還是天擇

每次甦醒回神後

他總是問著自己

蓋上艙罩

他的手敲起玻璃

答 答答答 答答

答 答答答 答答

睡意再度來襲

閉上眼睛

放平手臂

在寂寥中昏去

他是被放在眾神殿堂裏的展示品

就像博物館裏那隻冰封過的猛瑪象一樣

唯一不同的是

牠的死是天擇

而他的獨活

是天譴

-----------------------------

一開始寫這首詩時,想到的是波麗露舞曲,總覺得當拉威爾的這首曲子在殿堂上緩緩響起時,對人類不屑一顧的眾神會受到吸引而停歇腳步。

可詩寫完,自己在讀著潤飾時,腦中卻又想起文溫德斯的電影,直到世界末日裏的那首歌,Nick Cave 的 I'll love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world,邊讀著詩時,Nick cave 低沉的聲音也出現在眾神的殿堂裡。

那是從展示艙裡傳出來的,唯一存活下來的人,他的聲音。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