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uc

喜愛影像,喜愛書寫,喜愛音樂。 仍然在路上。

當兵是沒有煙抽的日子 第一根

隔壁床的鄰兵很常說夢話,一開始陳哲菜還不以為意,直到他常常被驚醒後才意識到,原來夢話也能喊的那樣大聲 。

今天一樣在半夜時分醒來了,指針是停在三與四之間,如此幽靜的時刻,因為翻身導致床架震動的聲響也特別清晰。突然,在遙遠中庭那頭,傳來三聲電話鈴響,緊接著是八聲細微短促的高頻音,陳哲菜確實醒了過來。

長廊的縱深讓聲音聽起來都像是經過壓縮一般,每個站哨查寢的班長走路聲都不太相同,從平時觀察他們走路的方式,大概可以分辨一二。微亮的手電筒光束掃過床前,最終停留在一個地方,班長俯身叫醒了那位同梯,要他趕快穿上外套,穿拖鞋也沒關係,先下樓就好。

穿拖鞋在走廊上奔跑的聲音又極為不同了,數分鐘後同梯奔了回來,先是內物櫃的鐵門被打開、接著是刺耳的鞋板刮著磨石子地、幾經一番掙扎黃埔包也拖了出來。同梯的床位緊鄰窗邊,窗光使他成了一幅剪影,轉眼間,衣服褲子鞋子已經到位,東西一下就又復原了,在即將轉身離去前,同梯突然翻身折好自己的棉被,陳哲菜一直都醒著,他在想要不要下去幫同梯折蚊帳呢?還是要叫他趕快離開呢?還是要說一點甚麼?

另一邊角落的床已經起了小騷動,有人抬頭起來觀望,但沒過多久就又躺了回去,陳哲菜終究是探出頭了,他叫住同梯,至今他還在思考他是不是不該問那句「你還好嗎」,而是直接跟他說「加油」就好,因為那句心裡話最後竟來不及說出口,同梯梗塞的聲音也令他彷彿窒息了。

窗外那隻鳥又開始叫了,它總是這樣在深夜一連數聲,打呼聲也開始此起彼落,距離起床還有兩個小時。


第一階段宜蘭金六結 結訓。

第二階段澎防部幹訓班 步槍兵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所有台灣男生都要服兵役是一種怎樣的體驗?沒有兵可當就做替代役?不浪費青春嗎……

我在馬祖當兵的那一年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