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折半農

喜愛哲學和自然農法。

用心感受,大多都碼講講 | 中長篇小說(1-1~1-3)

「你相不相信會中?」我問。

「還是不要這樣吧?」貝有點害怕。

「吼,當初都說好了!」我抱怨。

「我哪知道你說的是這種事啊!」貝說。

一隻牛緩緩往我們設下的陷阱移動。

「你們覺得這樣好嗎?」後方傳來女孩的聲音,柳牛避開陷阱,靜靜走離草原。

我的心噗通地跳。

那個女孩眼睛小小的,膚色很白,比起整天在大太陽下曬的小孩差很多。

和貝討論後,我們仍對她沒甚麼印象,因此都不知如何是好。我也更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她在一旁玩她帶來的小獵犬。

「欸,跟我來!」我心裡閃過想整那女孩的念頭,希望貝能陪我一起玩耍。

「不行拉!我媽要我早點回家,而且你不是也不能太晚回家嗎?」貝皺眉頭。

「噢,好啦!那走吧!」我有點不愉快。

「你不開心喔?」貝試探道。

「沒有阿!」嘴上說沒有不開心,卻擺出一副貝對不起我的樣子。看過那女孩一眼後,我也心頭悶悶地回家了。

回到家才發現,我和我媽那副臉簡直一模一樣。

「阿山哥哥你甘願了 。」我媽邊抱怨邊擺出令人不舒服的臉。

「我有準時回來啊!」我說。

「對阿,可是你的房間亂得一塌糊塗!」媽又抱怨。

我爸不至於嘮叨,不過需要他出手的時候,卻一點也不手下留情。

房間的門被我關起來,我不想再讓老爸老媽唸我。躺在床上,回想那個年紀應該差不多的女孩。

如果晚點回家,會有甚麼事情發生吧。

平常無論什麼事,我和貝都賴在一塊,爭吵也通常維持不久,因為我們是一起洗過澡的夥伴。

「那女孩根本不把我當一回事吧!」一個人的時候我忍不住心想。

才過一個上午,耐不住寂寞的我,就跑去貝家找他。

「你喜歡的不是那個……來村裡賣水果那老爺爺的孫女嗎?」貝調侃著說。

我的耳朵忽然感到一陣溫熱,急忙否認:「哪有?」

我們把玩起手上的玩具,一天就這麼過去了。

我爸媽比較無趣,每次貝來我家時,只會被問:他家魚獲如何、有沒有又被其他家比過去或是比過人家之類的問題。

所以通常都是我去貝家,才開始一天的玩樂。

「貝在賴床,你去叫他起床吧!」阿姨笑著迎我進去。

貝一樣賴床,阿姨又說:「你的麻吉真的來了啦!」示意我出聲。

「貝。」我小聲喊,據說阿姨平常也會用這招叫他起床。

「鳴鳴鳴,等我。」貝邊揉眼邊走去廁所。

攤販還記得我們昨天吃的東西,問餐點要不要照舊。

「真多人。」我說。

「對啊……」貝回應。

「你們!」面孔熟悉的女孩說。

我對貝幼稚地使個眼神,故意說:「你認識她嗎?」

貝不明白為何那麼說,用懷疑的眼神看我。

我停止聯合貝一起鬧她的念頭,一副若有所思地說:「阿,我想起來了!」

那女孩笑著說:「記性真差!」

原來她住在另一個村莊,和爸爸來這裡做生意,在這稍作停留。

「妳也會打獵?」我驚訝地問。

「對啊!奇怪,我剛跟你說過吧?」女孩說。

「好像有吧!」我傻笑起來。

女孩離開前留下她的名字─阿魯。阿魯?她是不是留錯名字?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