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家小木蘭》和《掀起面紗的少女》:小女孩也不放過的塔利班

為何豆瓣刪了我數年前貼的影評?---- 甘小二《在期待之中》

I AM NOT A CAT

或許是最相關,因為寫明了「中共政權」,但餘下的是事實性描述,甚至算不上批評……不過方丈份人……

保存香港時代紀錄備份資源集合帖(持續更新)

I AM NOT A CAT

《香港裁判法院示威案件判例匯編》

//自2019年6月,香港法庭突然須要處理大量社運相關的刑事案件,司法機構以及本地法律界均忙得不可開交。根據最新數字,現時在過萬名因社會事件的被捕人士當中,有超過2500人被檢控1,其中已排期審訊的案件裏,最遲開審的日期為2023年12月尾,案件預計2024年2月審結。

除了比較嚴重的控罪,如暴動、爆炸品相關控罪、嚴重傷人控罪等,會被轉介至高等法院及區域法院之外,大部分案件均會在裁判法院完成司法程序。但是,只有區域法院以上的案件才會有供公眾參閱的裁決書上載至司法機構網頁,裁判法院的判決鮮有如此完整的正式紀錄,最多也只是一小部分案件有被選輯放到網上,當中部分更只是法庭數碼錄音的口頭謄本。2

有見及此,我們發起了《香港裁判法院示威案件判例匯編》(“Compendium Project”),目的為這些裁判法院案件做詳細記錄。這些案件徹底改變了香港司法歷史以及本地歷史,更重要的是不論結果,這些案件也改變了所有被告,甚至其身邊人的一生。我們認為裁判法院作為所有案件開始的法院,其作出的裁決與高級法院的同樣重要。除了歷史紀錄外,我們希望Compendium Project 能夠為傳媒朋友及學術研究提供資料,為相關報道及學術鑽研出一分力。

現時,我們整合了接近500宗案件,當中處理最多控罪的法院為東區裁判法院,有209條,而最多記錄的控罪為「刑事損/毀壞」,有140條控罪,其次為「管有攻擊性武器」,有138條控罪。當中有257人認罪、有過百人就358條控罪接受審訊、有260條控罪判處監禁、有106條控罪判處勞教中心、更生中心、教導所等刑罰。我們所整合的數據亦包括主理裁判官、申請上訴期間保釋、審訊長度、還押日數等數據及資料。//

https://hkcompendium.org/

I AM NOT A CAT

莫昭如 70年代雙週刊及民衆戲劇

莫昭如及友人私人收藏檔案

「本網站乃莫昭如先生私人收藏有關《70年代雙週刊》及「70年代戰綫」、以及香港亞洲民衆戲劇的部分資料電子存檔,並得到其他70年代成員及收藏者捐贈電子檔或借出實物翻印而成。「70年代」由當時一群青年社會運動積極參與者組成,他們的活動對當時以至今日香港的文化、社會及政治生態均產生了重大影響。「70年代」成員接受左翼思想,各成員在不同時期又認同左翼陣營内部思想的不同流派。他們最爲人熟悉的是出版《70年代雙週刊》,但他們的活動絕不僅此,還出版了多種中英文刊物書籍、拍攝和放映電影、營運書店、組織示威活動、建立本地及國際網絡等。本檔案收集的文獻包括他們出版的部分書刊和手稿、有關活動的記錄和宣傳資料、私人信件和筆記、會議記錄等,希望從多方位呈現他們活動的面貌。《70年代雙週刊》停刊以後,莫昭如轉向民衆戲劇,跟一些70年代的成員繼續合作,也拓展新的亞洲網絡,與國際--尤其亞洲--各國的民衆戲劇工作者交流合作。他的作品以反殖民主義、反國族主義、及國際主義視野見稱,並表達堅持社會公義及平等的精神。」

https://digital.lib.hkbu.edu.hk/mok/home/languages/zh

共同體可以超越「同呼吸、共命運」嗎?悼念可以超越空間嗎?寫在六四三二

I AM NOT A CAT

「很清楚自己不想做甚麼,但不太確定想做些甚麼」其實挺不錯的,有所不為產生了界線,有助於身份定位;而不確定做甚麼帶來開放性,正是民主自由的開放社會的特質,也配合「去中心化」的趨勢,共同體的成員其同建構,生生不息

陳冠希教你內容備份五大難題

I AM NOT A CAT

誘因似乎是最重要,要放心機和資源去備份,就要問備份這些資料來做甚麼?我因為做研究和評論,便在搜集資料的過程中體會到備份/資料庫的重要性。但普通「資訊消費者」就未必有這動因。我想若能做好研究,成果發表出來會增加大眾的誘因,但這門檻很高,而且極窄,而備份卻往往是緊急狀態,範圍又廣。
陳冠希這例子很有趣,因為它集合了高誘因和低道德兩個因素,充分體現這問題的複雜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