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丹堤大安店

根本就是偷聽版的天龍國哈哈台街訪

改變我一生的咖啡店

發布於

當完兵之後,我第一份工作是去大學裡當研究助理。這份工作看起來似乎和我現在在國外唸書這件事再有關連不過了,但事實上並非如此。我記得第一次和老闆在興八課見面討論工作內容的時候,他劈頭就問我一句話:「你有要出國唸書嗎?」

剛退伍的我,連出國去玩都沒想過,怎麼會想到出國唸書這件光宗耀祖的事情呢?但是我還是很誠實的說:「可能吧」。誰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情?

後來,我考上了U報記者,那算是一個難得的工作機會。因為那間報紙已經沒有公開招考很久了,而且它號稱媒體的鐵飯碗,福利好薪水佳,一般只有大學畢業的學生可以拿到那種待遇已經算很不錯的了。

當然,坐這山望那山偷偷去參加考試這件事情,只不過凸顯我游移不定的個性罷了。後來奇蹟般的考上了,更加令人陷入兩難。

於是我來到了金瓜石。

和大學時的室友提起此事,他建議我一起到金瓜石走走。我們兩個各騎一台摩托車,我並不那麼喜歡這個方案,因為我騎車經驗不多又根本沒騎過這麼遠。他騎得很快,我跟得很辛苦。風一邊呼嘯而過我一邊心生恐懼。但是這種恐懼卻帶給我一種莫名其妙的安心。就往前騎吧,生死未卜,也不知道將會發生什麼事。

就在恐懼到達了頂點的時候,我在一片重重蜿蜒的山路之後看到了海岸。此時,積累已久的恐懼化成了極端的驚喜,整個人如釋重負地、呼吸著海的味道。後來到了這個外表破爛的、一棟民宅改建的、前頭有院子,而完全看不出來裡面有人營業,卻改變我一生的咖啡館。進去後,老闆正熱心的教著一個客人泡Espresso。如果你是老闆看的順眼的人的話,這裡喝Espresso不用錢,只有喝花式咖啡要錢,你還可能有機會可以學怎麼製作Espresso,甚至自行任意使用店內的機器。很榮幸的,我的大學室友因為也是咖啡毒蟲一條,所以我也雞犬升天的成為可以近用咖啡機的一員。

老闆很有個性這件事情,在他說要去睡覺之時更加凸顯令人驚駭。他說,昨天請了一個樂團來院子演唱,唱得太精彩了大家不肯走,一直鬧到凌晨五六點才散,他很累,不想再顧店了,要喝咖啡自己泡吧。

後來出現了一個戴金邊眼鏡卻滿臉鬍腮的畫家,和我的大學室友打了招呼。據說,那個人幾乎天天都來,因為他愛上了金瓜石,他想畫這裡的所有一切。頃刻之後,有兩位背著畫版的女孩進來問,聽說這裡有人在畫畫?那人立刻露出興奮的眼神,他們三個把紙一攤就在當場研討各種作畫素材工具,喧賓奪主,我們這些正統的付錢的咖啡客還得挪位讓座。

那位畫家的太太,平常是一個國小老師。他喜歡作菜,更喜歡實驗各種配方。每個週末,他都來這裡實驗他各種平時各式各樣奇特的幻想。也因此,這個咖啡店只有週末才有供應餐點。在點餐的時候,只有A餐和B餐可以選擇。問他這兩者分別是什麼,他也講不出來,只說「我想了一整個禮拜耶,我相信應該會不錯吧,既然你們有兩個人我就AB餐各來一份好了」。

我覺得我喜歡這裡,一切的人都那麼的奇特。有點像我當兵前,工作了四年的書店的同事一樣,但似乎又更加的率性而虛無飄渺一些。我一向對於那種那種脫軌的、浪跡天涯的人事物有種無可名狀的羨慕和嚮往,而這裡的人似乎都把這些脫軌和虛無飄渺活成吃飯喝水的日常生活,如此安恬自得。甚至,他們的生活裡有種會令人感到興奮的元素:因為無法預測那會是什麼,所以感到興奮。

一切都是那麼完美。喧鬧的人聲、微微吹來的涼風、還有好喝到不行的咖啡。我平常不喝咖啡的,尤其是黑咖啡。但是我當天卻忍著心悸喝了六杯Espresso。身體微微發抖卻又一杯接著一杯,那像是燈光美氣氛佳又無法抗拒酒精的魅力,於是放縱自己沈浸在微燻的狀態之中。我簡直忘了我今天得做出一個人生重大選擇的這件事,直到老闆睡醒起床。

他說,你剛剛說要出國?

我說,是的,但是我不知道該去當記者還是出國,我一直很猶豫,不知道那個決定比較好。說也奇怪,我竟然對一個陌生人揭露自我感到如此的安心。

他說,這有什麼好困難好煩惱的,哪一個比較自由?

出國吧,我想。在我說這句話的時候,我的確腦中浮現了一個場景,那就是我正坐在國外某個大城市的咖啡館,一樣滿是歡聲笑語一樣微微吹來的涼風,還有一定很好喝的咖啡。我喜歡這裡,我想我一定也會喜歡那裡的。

當然,事後發現,這一切都是大學生從偶像劇看來的笨蛋幻想,但這又都是後話了。老闆其實後來跟我說了一些他經營他這間咖啡店的故事,他也是放棄了一個正常穩定的工作。開這家咖啡店,很窮困很辛苦,但是他很開心。老實說,這樣古板老套的頹廢故事,在當時卻有種渲染的力量,好像看連續劇時總會忍不住心靈激動的相信男女主角只要鼓起勇氣逃家私奔就能獲得永遠的幸福一樣。但當時,我選擇相信這種渲染的力量,而不是懷疑他是假掰冒牌的閒雲野鶴故作瀟灑。因為他在睡醒、跟我說這個故事之前,的確用他的舉手投足,活出了一個十分快樂的樣子。

於是我決定出國。我後來猜,其實這根本就是我一開始心裡原本的決定。我其實並不是在追尋另一間國外一樣完美的咖啡館,而是在追求一個完全看不清那是什麼的未來。這種未知,混雜著一點點恐懼,就好像一個鐘頭前那個在馳騁中不知道下一秒是生是死是大轉彎還是會看到一片海洋的,恐懼,與期待。

這就是改變我一生的咖啡店。離開之後,我到了金瓜石的廟裡求了一支籤,求關於我這個選擇的籤。後來我跟著室友,循著原路回去,但對於兩旁只走過一次根本不算熟悉的風景,竟然開始感到厭倦。

今日想來,那個籤詩或許真有幾分貼切。我想找的那個東西,也許在走過藍色大門之後,就再也不見,也無法回頭去撿了。

一見佳人便喜歡

誰知去後有多般

人情冷暖君休訝

歷涉應知行路難

此籤先喜後憂,不宜放肆,大概親而又陳,合而復離。

歷涉險阻,竟無成就,兢兢業業,庶免後悔。

3 人支持了作者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