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蛋糕鬼

平面設計,插畫 過度喜歡獨旅(偽流浪)帶來的自由感,以致日常神經敏感。 插畫日記.遊記.故事.電影

城市裡的咖啡館|drawing of the day.

 (編輯過)
雖然以後的現在也都消失在各自的生命中;不可置否的是曾經在彼此的青春裡留下一些陪伴,那些偶爾回想起來會莞爾甚至是直接衝撞自我價值的片段,都是之所以成為現在的自己的養分。


Afternoon me

我工作室的建築物本體是一棟在巷弄轉角的老房子,基本上就是一個三角形的立體建築物。地理優勢來說,一樓非常適合開餐廳;雙面落地窗加上隱身於城市裡的巷弄,完全符合現在對於好的咖啡館的外觀審美標準。這個店面也從之前的義式餐酒館變成一家風格有點現代帶點簡約的咖啡館。|ps. 那家餐酒館非常好吃,算是我那城市數一數二好吃的餐廳。每次一有朋友來訪我都只會帶去那家店吃飯。|

非常喜歡在城市裡擁有一兩間自己的咖啡館。(當然不是真的擁有)就是當我需要的時候可以不用打開社群軟體、從眾多網紅照片裡翻箱倒櫃就能自信逕自前往的地方。
不知道你們有沒有這種感覺,要自信地待在一家裝潢漂亮的咖啡館其實是有點壓力的。因為它通常被一群穿戴漂亮、新潮的人擁坐著;我的咖啡館必須能讓我安心自在地走進去並待上一整天。

這個習慣是之前還在當刺青學徒的時候養成的;那時候一邊在傳統的刺青店當學徒,一邊在網路上接平面的案子;當不用去店裡的時間,我就會帶著電腦找一家咖啡館去待上一整天。
這種浪漫的工作概念是我夢寐以求的,可能也是很多人喜歡的,因為這某種意義上代表著某種自由。(但其實自由工作者的生活是非常需要良好的心理素質,沒有案子的時候會焦頭爛額,當案子出現卻不喜歡、或是瘋狂被業主改的時候也會很想舉槍自盡。)

然而自由工作者對於工作用的咖啡廳還是有一些自己的標準;例如一定要不限時、最好不是那種大家爭先恐後打卡的店家、氣氛還要好、老闆的音樂品味不能跟自己相去甚遠(要不然真的待不下去),眾多條件之中我覺得最重要的其實還是東西要好吃跟不能太吵。雖然有時候專心的待上一整天,對於背景中的人聲已經有點抽離現實的感覺,大概是某種心流的概念。

即使後期幾乎和工作畫上等號,但我還是很喜歡不是太匆忙的某個下午時段走進「自己的咖啡館」,享受平日下午安靜的時刻。個人認為這是最能享受和欣賞一間裝潢細緻、獨具風格店家的時刻。(不然假日都是網美還有忙著拍照的網美,不管裝潢再美、東西再好吃,都只會因為嘈雜覺得心浮氣躁。)

在成為自由工作者之前,我也有一家城市裡的咖啡館。
那是在溫州街的尾端一家下午才會營業到深夜兩點的店。裡面的常客大多是台大的學生及附近的居民、和我這種住在附近的上班族。是一家很神奇的咖啡館,或者說餐廳。因為裡面的東西我可以保證:超級好吃。
它的外觀很頹廢,內裝也是油膩的木頭地板和昏暗的光線及感覺不是非常乾淨的扶手椅,(我就不提廁所跟他的廚房了)但是有個神奇的老闆和氣氛。店內只有老闆一人掌廚,會有一個搭配吧檯做飲料的工讀生(通常都是台大的學生或是差不多20出頭的弟弟妹妹),所以出餐速度超級慢,為此老闆在吧台上方的黑板上寫:『這裡是咖啡廳,不是快餐館,只有老闆一個人,請不要催餐。』(相信在溫州街附近打混的人,讀到這已經知道我在說哪一家咖啡廳了。)

那是我24歲的日子,每天下班就帶著筆電去那家店去做額外接的案子,還有交朋友。那間咖啡館神奇的地方除了老闆會不定期變出超級好吃的料理之外,還有在那裡的人。該怎麼說呢,會在那邊打轉和停留的都是一些受傷跟階段性無所事事的孩子;我會這樣說是因為那也是我最徬徨的一段歲月。
在那裡我認識了一些很特別的人,我們聚在一起常常到深夜,有的抽菸有的喝酒、大部分講著最無關現實痛癢,但對當下的我們來說很要緊的問題;常可以聽到在裡面的誰和誰又睡在一起,又或是誰前幾天帶來的那個女生其實是誰的女朋友這類非常『年輕』的話題。

不免俗的我自己曾經也有一度陷在這樣的咖啡館,通常被麻煩和痛苦纏上的那個人就會越常出現在那間咖啡館。有陣子我還幫忙外場做飲料的人結帳、幫老闆送餐收桌還有備料。沒事做的時候就會擠在老闆的小廚房門口問他一些很玄的問題(因為他回答的方式也超現實),然後等他忙到一個階段端上熱騰騰的新料理讓我們試吃。再強調一次,那裡的餐點真的超好吃,蠻多人去吃飯而非喝咖啡;而多數的我們是去討溫暖或是讓自己更混沌。

其實對我來說,那是一段很特別的記憶。在那邊大家都把傷口揭開,互相舔舐並徹底地清理一遍,然後在傷口好了之後都不再回去那家咖啡館。
雖然以後的現在也都消失在各自的生命中;不可置否的是曾經在彼此的青春裡留下一些陪伴,那些偶爾回想起來會莞爾甚至是直接衝撞自我價值的片段,都是之所以成為現在的自己的養分。

・・・

最喜歡泡在咖啡廳的季節還是冬天。
熱呼呼的拿鐵和奶茶是非常誘人的選擇,當然還要配上甜甜的東西才能回血。最近很紅的肉桂捲是我偶爾的最愛;在台北的另外一角也有我的咖啡館(照片應該很明顯)。也是斑駁的木地板、老舊復古的傢俱跟有點迷幻的BGM(對我來說是有品味的意思拉);發現在城市裡讓我感到舒適的咖啡館都有這樣頹廢的特色。有些人可能會用文青來形容它,對我來說:不否認是某種意識形態的氣場,但是憤青不是文青。(笑)

好愛焦糖口味的肉桂捲,底部酥酥的。熱熱的吃裡面會鬆軟Q彈真的讚。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