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生茂豫

我是桐生茂豫,[一個故事手藝人] , 喜歡寫作,繪畫,閱讀和攝影,把幻想寫成實際的文字,輕小說和耽美小說是主體,漫畫家和storybook是副業 จนใครคนนึงทําเวลาฉันให้รู้สึกมีความหมาย ☆☆หวานใจมิวกจฟ #Mew&Gulf-ชอบมาก ๆ~~สู้ๆนะคะ

雷鳥紀元之海伊達戰記(Haiida War)-第五章 鬼之森(3)

發布於
看著這批穿著入時的海伊達人,達山把嚼到淡而無味的煙草向一旁大力吐掉,又從衣袋裏抽出一捻煙草用石刀削斷了,在手裏揉成團再丟入嘴裏。他有心把這些海伊達人晾著,不知道地表上面的那些老頭子在想什麼,達山的志向並不崇高,他對利潤低的買賣一點興趣也沒有。

第五章 鬼之森(Ghost Forests)–(3)

  紅色的月光影影綽綽下了山頭,一小股傭兵部隊集結在[ 伽瑪廣場 ]邊,傭兵頭子達山站在鐘乳石柱的後邊,好整以暇的面對著那遙遠的中央空地,他抬眼瞄了在最高處的哨兵,數條倒掛的黑影貼在鐘乳石上只露綠森森的眼睛。

  同時,空地上有人開啟了護盾,頭頂的哨兵野獸似的長嘯起來,沿著廣場周圍傭兵部隊一字排開,達山站在陰影裏用一隻眼睛看著來者,嘴裏嚼著瓜拿那煙草。

  看著這批穿著入時的海伊達人,達山把嚼到淡而無味的煙草向一旁大力吐掉,又從衣袋裏抽出一捻煙草用石刀削斷了,在手裏揉成團再丟入嘴裏。他有心把海伊達人晾著,不知道地表上面的那些老頭子在想什麼,達山的志向並不崇高,他對利潤低的買賣一點興趣也沒有。

  達山(Dasan)來自馬頭星雲4S4 ,出身低微,遊走在星際之間打滾多年,曾是富甲一方的軍火販子,但從他佔了半張臉的傷疤看來,之前的"好日子"讓他把一邊的眼球也弄丟了。他的傭兵團收羅了第五號太陽系裏形形色色的物種,不管是牛鬼蛇神或鬼魅魍魎,憑借著敏銳的商業嗅覺和經驗,只要有長處就會有好價錢。

  選擇大行星蘭卡拉當據點,是因為看準他們的制戰機器裝甲超群,這種高級單位以下缺乏步兵團,於是經過交涉,地表城市的執政者聯盟願意撥出地國四分之一讓達山當傭兵基地,簽個約繼續傭兵的買賣,除了集結軍隊,其實另一層意思是要他幫忙管理地國裡的貧民區和監獄。

  今天要接手這群少爺兵,達山自嘲,他又不是開托兒所的。

  路塔又回到了 [ 伽瑪廣場 ] ,不知那短暫的紅色月光何時再回來,但是照著地國獨立進行的時間表,廣場上才稍稍有了人氣,熊父凱提帶了手下25名軍人站在廣場上十分醒目,在廣場邊緣的鐘乳石柱間發出了超高頻率的嘯聲,整個廣場迅速的被成排的軍人圍了起來。

  軍人的裝束奇特是海伊達人沒有看過的,從頭盔、面罩加激光瞄準器到全身的盔甲全是黃銅色的金屬,沒有光亮像是剛從沙塵裏出來的調子,身上配備精簡,唯一的火力是比照制戰機器裝甲的波瑟粒子槍的縮小版,每個軍人的體型、身高相仿,全員安靜非常,在昏紅的光線下,他們的色澤可以隱身在鐘乳石柱之間。

  看看自己身上的暗金甲冑,聽說暗金是高級貨,路塔比較之後覺得真是太華麗了,其上還有出自家徽的精工滾邊,護肩、護肘加護腕,身體的前後部份的銜接繁複,整個穿著起來很沉重,可是海伊達人還是很自負的穿戴起來,似乎這樣才能體現他們的品質,當然海伊達的軍人是不下地的,永遠在空航艦上穿著合身的軍服,于溫度適宜的旗艦裏運籌帷幄,所以在路地上軍隊的穿著就像是聖殿裏的神像,美觀而不實用。

  『凱提,近來可好?』達山慢慢的從鐘乳石柱的暗影中走出來。

  在暗紅的光線下,達山失去左眼的那半邊身體的皮膚就像仙人掌似的,長著一層層的刺狀物,這些突刺隨著身體的稜線生長有大有細,密密麻麻的,跟他另一邊人族的光滑皮膚完全不協調。

  看的路塔都覺得自己開始有密集恐懼症了。

  『托你的福,還過的去。』凱提眼裏一片嚴厲,但是還是揚起了嘴角。

  『你們海伊達人上戰場還帶個女人幹嘛?』達山瞇眼,隨口把嚼爛的煙草吐在凱提腳邊。

  『你是什麼意思?』凱提會意不過來。

  『這不是嗎?』達山抬起下巴,朝著凱提身邊的路塔一拱。

  這樣子的侮辱,在海伊達是用"拋頭顱、灑熱血"的決鬥的方式來了事,而且會被記得,變成累世的紛爭。

  路塔左肩上的紅色靈光冒著黑霧,氣憤不已

  『可惡,你敢這樣意指路塔大人,欺人太甚!』瑪卡亞(瘋馬)從凱提身後衝出來,他聚集了盛大的光之能量體,在頭頂上形成一隻燃燒著白色火燄的馬駒,空氣是波動著如海浪,並帶著咆哮的聲勢欲衝出重圍。

  身後的海伊達軍人也燃起光之能量體,這樣子的磷白之光像是小火炬照亮了廣場中央。

  廣場邊的傭兵團整齊劃一的舉起波瑟粒子槍瞄準廣場中央的目標物。

  『等一下,瘋馬。』路塔伸出手阻止瑪卡亞『急什麼?我有話說。』

  瑪卡亞像消了氣的皮球,收起了光之能量體,蔫蔫的站在旁邊。

  『首先,提醒你,我們原本是來做客的,』路塔直視著達山的獨眼,走上前平心靜氣的說到『在戰場上是以實力決定一切,就算是面對女人你也不能大意,況且是像我這樣的美人。』

  路塔才不在乎被嘲諷像女人,因為他的內在靈魂就是個地球女孩,被笑也不會少塊肉。

  凱提驚訝著路塔的反應,沒有憤怒、沒怨懟,很鎮定的就把事情給略過了。

  在路塔紅寶石般晶亮的眼眸的注視下,達山突然失語了,他想激怒路塔,讓這海伊達首領頭人的兒子製造點麻煩,像滾雪球一般把事情鬧大,以海伊達的好戰習性說不定用武力就能把他們解決了。

  『我開個玩笑,你們別放在心上啊』達山皮笑肉不笑,又換了一個語氣說『你們要帶這麼多人去鬼之森?』

  『這可不行,去人家的聖地人越少越好。』達山從衣袋裏又拿出一條煙草,拿石刀刮一刮,然後邊用手揉、邊說『找個屍體,需要這麼勞師動眾嗎?』

  達山把煙草放入嘴裏開始嚼,他指著凱提問:『路塔大人去找他姊,你太多事了,頂多派兩個人跟著就算了,太多人防礙傭兵團辦事。』

  『我們為了安全……』

  『那不是我的事,你不同意,可以自己前往。如果你們找的到路的話。』達山把手一攤,轉身就走。

  『我同意』路塔朗聲的回答『我帶3個人跟著,廢話少說,你做你該做的事就好……』

  正當他們一群人在廣場上計較爭論的時候,有個小影子突然衝上來抱住路塔的大腿,路塔差點被撲倒,正要掙扎開來,反而被抱的更緊,定神看去卻是一個孩子。

  與其說是個孩子還不如說是一隻小龍蜥。

  蘭卡拉的柯魔多龍蜥族人在幼年時是半人半龍蜥,因此現在正在抱大腿的這隻小龍蜥,看起來便是一個長著鱗片的小孩。

  『求求你,求求你……』小孩仰著小臉哭機機的哀求。

  路塔聽出來是海伊達語,但是說來說去小孩只會"求求你"這三個字。

  『他說他的媽媽失蹤了,』凱提翻譯給路塔聽『失蹤的地方有遺留紫色的粉末。』

  小孩細細的手臂外側長滿了鱗片,膚色淡藍,臉瘦而窄,因此顯出大大的一雙黃綠色的豎瞳,  看到孩子的眼眸,路塔突然想起了阿思克,他蹲下身扶著小孩,讓淚流滿面的小孩看著自己。

  『你的名字?』路塔柔聲的問。

  『帕拉(Pala)』凱提告訴路塔『他希望我們能幫他找……因為他媽媽還懷著小孩。』

  帕拉看著路塔眼眸,被他眼睛的紅色所吸引而停止了哭泣。

  地國的貧民也分成幾等,在青黃不接的時節,有錢也買不到貨物,那些沒法過活的家庭會悄悄的去地國和地表接壤處的黑市以物易物或購買食物和日用品,帕拉的媽媽就在邊界失蹤的。

  最近失蹤了許多人,反正賤命一條,傭兵團根本懶得管。

  小小的帕拉求助無門,才大著膽子直接來求外邦人。

  『帕拉,我要怎麼樣認出誰是你媽媽呢?』路塔好奇的問。

  帕拉在身上剝下一大片深綠色的鱗片交給路塔,告訴路塔如果遇到媽媽鱗片就會有反應。

  『這鱗片真厲害。』路塔看著鱗片若有所思。

  『鱗片在龍蜥族是生命的一部份,它代表著延續力量和意念,只有親屬、朋友和愛人之間能夠流通。』凱提對路塔解釋到。

  路塔靜靜的感受著左手護腕下的鱗片,這鱗片生長在自己手腕的血脈上已然習慣了,他想到"親屬、朋友和愛人",那阿思克是把他當成朋友囉?

雷鳥紀元之海伊達戰記(Haiida War)-第五章 鬼之森 (4)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