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生茂豫

สวัสดีทุกคน, 我是桐生茂豫[ป่า],[一個故事手藝人] , 喜歡寫作,繪畫,閱讀和攝影,把幻想寫成實際的文字,輕小說和耽美小說是主體,漫畫家和storybook是副業 (วาดภาพและเขียนนวนิยายและนักเล่าเรื่อง) จนใครคนนึงทําเวลาฉันให้รู้สึกมีความหมาย

[輕小]維多城D威卡萌查查 第二章 [初來乍到,沒有銀兩~~]

發布於

  『我……我看的到啊,』滑板少年怕丟臉,又不甘心被質疑,於是硬著頭皮指著查票員 Ogopogo ,說 :『它人類的樣子是假象,其實個子高大,脖子很長,頭都碰到天花板了,還……還有那邊一大節有鋸齒的尾巴根本很難藏起來……』

  『喔哦~有靈視的人類~~』花裳愛靜把"權杖"的攝相鏡頭對準滑板少年,笑吟吟的問:『告訴大家,你還看到什麼?』

  『左邊設下了結界,正常人其實會忽略這裡……也不會注意到查票員在查誰的票。』

  『嗷嗷嗷~~人類!說話注意禮貌,什麼叫"正常人"?我們難道就不正常嘹?』花裳愛靜拿著"權杖"對著頂上的麥克風,向滑板少年大聲到:『千萬年來,全湖區的Ogopogo 大人都在跟人類玩躲貓貓哪~~其實它最想被你們看到,所以修為一直都沒有進步步步步步步步步步步步步步步步步步步……………………………………』

  整個走道上都是麥克風的回音效果。

  龍藤道生和滑板少年同時各自用手摀住耳朵。

  『Bloody Hell!!說過多少次了,把麥關掉,把麥關掉,你們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孩子!』查票員Ogopogo 巨怒,簡直要起漩渦了。

  『怎麼說我都沒所謂,可對我哥太不公平了,他沒毛,只有鱗片……』

  龍藤道生忍無可忍扯著花裳愛靜的手肘,把少女拉到一邊。

  『你!』查票員Ogopogo拿花裳愛靜他們沒辦法,於是回過頭給人類臉色看,它縮過頂在天花板的脖子,用著長指甲指著滑板少年,瞪著發綠的眼睛咆哮到:『你說你有入學通知書,拿來!』

  滑板少年有點膽怯的從背包裡拿出一疊發黃又皺巴巴的文件來遞給查票員。

  查票員Ogopogo一面狠瞄著花裳愛靜,一邊用舌頭洳濕手指,然後一頁一頁又一頁的翻看著櫃台上的文件。

  『各位小夥伴們,國家公務員的專長之一就是能多慢就有多慢,沒有它們批準,大家都卡關。』花裳愛靜躲到龍藤道生的背後,小小聲的用"權杖"錄音著。

  『哼……人類,喔,當然,男性,14歲……名字是……阿爾法東尼木若夫-法蘭西斯科……木若夫……你家跟橡樹精靈有什麼關係啊?』查票員Ogopogo 台頭瞄了一眼站在櫃台前的阿爾法東尼木若夫-法蘭西斯科。

  『哇靠,什麼爛名字啊?……』站在走道邊上的花裳愛靜小聲的正想跟身旁的龍藤道生咬耳朵。

  龍藤道生嚴肅的用食指放在唇上,要少女安靜,然後又指指滑板少年,要少女好好聽他說什麼。

  『我外祖父家一直以來都在做橡樹園的生意,並且用橡木製作精靈們需要的盧恩文印章……木若夫是中古世紀傳承下來的名字。』

  『噢……橡樹精靈的人類係護法使者……那棠布里-法蘭西斯科是你的誰?』

  『那是我的外祖父……』

  『喔喔喔……果然是大名鼎鼎的法蘭西斯科家族的少爺啊~失敬失敬~~多年前我與老法蘭有共事過,唉呀~真是懷念,他身體還好嗎?伺候橡樹精靈不容易啊~』查票員Ogopogo笑的眉眼彎彎。

  『嗷~各位小夥伴,你們的雞皮疙瘩生出來沒有?我的都掉滿地了!……』看著諂媚的水怪Ogopogo,花裳愛靜邊翻著白眼,邊小聲的錄音。

  『我的外祖父……去世了……』阿爾法東尼木若夫-法蘭西斯科眼神暗淡的低下頭。

  人類多麼不濟啊,生命像風中燭火說滅就滅,在精怪的世界裡,這些過程像彈指般瞬間既逝,不痛不癢。

  『……請節哀,』查票員Ogopogo把文件在櫃台面敲了敲,將其收到虛空中,順便像是想起什麼似的問:『那在此地和歐洲大陸上的橡樹園呢?』

  『現在是我的舅舅在管理……』阿爾法東尼木若夫-法蘭西斯科握著滑板邊緣的手不覺得曲起了手指。

  『喔~是嗎……』查票員Ogopogo頗有深意的惦量了一下眼前的男孩,在老法蘭西斯科家所有家業一向是傳子不傳女,因此女兒沒有能力來操縱和理解盧恩文Runes,更別說繼承橡樹園了,在崇尚血緣直係遺傳的異界,這個孩子只是支旁係血親,也許借個姓氏來滿足虛榮心,看來應該也成不了什麼氣候。

  『好,入學通知和其他文件都已歸檔,全然無誤………你並無船票,所以接下來請付款……』查票員Ogopogo把大手往阿爾法東尼木若夫-法蘭西斯科面前一伸,要起錢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輕小]維多城D威卡萌查查 第一章 [嘰嘰喳喳的少女~~]

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