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生茂豫

我是桐生茂豫,[一個故事手藝人] , 喜歡寫作,繪畫,閱讀和攝影,把幻想寫成實際的文字,輕小說和耽美小說是主體,漫畫家和storybook是副業 จนใครคนนึงทําเวลาฉันให้รู้สึกมีความหมาย ☆☆หวานใจมิวกจฟ #Mew&Gulf-ชอบมาก ๆ~~สู้ๆนะคะ

[畫出讀後感] 愛的迴避~夜鶯與玫瑰

發布於

  玫瑰,如果不修剪它,越冬後會長的跟小樹叢一般,帶長刺的莖幹會四處攀爬,本來的嫩綠色會起一層厚皮變成堅軔的棕色皮膚,依時而開的花朵照樣光彩奪目,如果想要在枝椏採摘,尖銳的刺往往會劃破手指和臂膀,留下紅色的血痕。


  每到十月份一定要從根以上三十公分處剪斷,才能一絕後患。我跪在花壇邊用力的剪著玫瑰莖幹,殘忍的切開它白色的中央,阻絕它蠻荒似的長法,看著三角形的利刺,彷彿書裡的夜鶯又再次歸來,鼓起牠弱小但羽毛豐滿的胸脯,使勁的按壓在玫瑰刺上,對著玫瑰唱了一夜的歌,為了牠相信的愛情和幫助一個被愛蒙蔽的年輕人,在美麗純潔的月夜,被刺貫穿的血肉和痛苦,全部獻給既將染紅的玫瑰,或獻給祭壇上的愛情。


  小夜鶯相信愛情比任何東西都還要珍貴、稀奇和偉大,是買不到也換不來的,而牠覺得眼前的年輕人是個懂愛並且正遇到真愛的人,於是牠決定傾其生命來成全他。


『给我一朵紅玫瑰,』她大聲的說,『我會為你唱我最甜美的歌。』


  小夜鶯勸說每一棵玫瑰,但這些玫瑰不是白的就是黃的,直到牠遇到了紅玫瑰……但是大冬天的,那生的出花呢?於是,玫瑰教牠催花的秘訣。


『有一個辦法,』玫瑰樹回答,『但就是太可怕了,我都不敢對你說。』
『告訴我,』小夜鶯說,『我不怕。』
『如果你想要一朵紅玫瑰,』玫瑰樹說,『你就必須借助月光用音樂來造出它,並且要用你胸中的鮮血來染紅它。你一定要用胸膛頂住我的一根刺來唱歌。你要為我唱上整整一夜,那根刺一定要穿透你的胸膛,這樣你的鮮血就會流進我的血管,變成我的血。』


  這真是可怕啊。


『生命對每一個人都是非常寶貴的。坐在綠樹上看太陽駕駛著她的金馬車,看月亮開著她的珍珠馬車,是一件愉快的事情。山楂散發出香味,躲藏在山谷中的風鈴草以及盛開在山頭的石南花也是香的。然而愛情勝過生命,再說鳥的心怎麼比得過人的心呢?』

   因為愛讓人(鳥)卑微到塵埃裡。

  終究,小夜鶯還是答應了。

  那過程並不是一幅美麗的圖畫,但卻是小夜鶯能為年輕人所做的,牠希望他快樂、幸福。


於是夜鶯把玫瑰刺頂得更深入了,刺著了自己的心臟,一陣劇烈的痛楚襲遍了牠的全身。痛得越来越厲害,歌聲也越來越激烈,因為牠歌唱著由死亡完成的愛情,歌唱著在墳墓中也不朽的愛情。
最後這朵非凡的玫瑰變成了深紅色,就像東方天際的紅霞,花瓣的外環是深紅色的,花心更紅得好似一塊紅寶石。
『快看,快看!』玫瑰樹叫了起來,『紅玫瑰已長好了。』
可是夜鶯没有回答,因為她已經躺在長長的草叢中死去了,心口上還扎着那根刺。


  這樣子的心頭血並沒受到珍惜。

  富家女並不是真的想要冬季裡的紅玫瑰,而年輕人也沒得到愛情,這一切彷彿像是個笑話,唯一真實的是被失望的年輕人扔到陰溝裡的玫瑰,依舊紅似血。

  然而,一輛馬車駛來,碾碎了最後的花瓣………


  這是小時候外婆給我選的童話故事,王爾德寫的[快樂王子與其他故事]中的短篇 [夜鶯與玫瑰],一個不適合當成童話的童話故事,但卻是人生真實的展現,愛上了,就別問成敗,這可能是對人,也可能是對事物。


  幼年的我,對這個故事又怕又愛,覺得書裡的辭藻美麗而奇幻,又心疼這隻夜鶯一定很痛,但並不知道這痛最確切的是為什麼,長大後,我發覺這隻夜鶯的愛其實像是暗戀,願意付出所有,並不在乎對方是否知曉,只想把最燦爛的一刻獻給所愛。


  我把剪下來的最後一枝玫瑰莖幹扔進回收桶裡,看著布手套上扎著的玫瑰刺,它並沒有傷到我,在內心深處感嘆著夜鶯,藉著書本裡的月夜,它的歌聲在某個遺忘的角落裡呼喊著我,像是在深溝裡的花瓣,依舊想仰望著晨星。


1 人支持了作者
4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