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駐獨家村

睡之
回覆
Alex@rogerzhouzy

拜托先弄清楚事实呗。为啥之前没有放?然而香港警察现在不需要充分理由就可以过分使用武力,本质上和强奸一样是在exercising power罢了。既然您不在现场还想当然地评论,又一口一个“暴徒”,也没有必要再跟您说了哦(/ω\)

睡之
回覆
StartOfMyth@zimuyimu

所以您根本不在港,而我在中大校园内经历着这些。那么您觉得,是不能上课受到的伤害大,还是香港民众连呼吸都要流泪的伤害大?更何况我从头到尾都没有否认过任何一个群体受到的伤害。此外,我还是以亲历者的身份告诉您,中大之前一直没有出现大规模失序,直到警察在学校内放催泪弹。我没有“支持”或者“反对”哪一方,我只是作为一个中文大学的学生观察到警察没有在校内放催泪弹的必要。

睡之

我並沒有否認這群學生也是受害者。如果可以我也希望現在我們正在圖書館學習,或者如以前一樣生活。至少比起您的「笑死我了」,我今天下午吸完催淚彈之後的一個小時還一直在幫準備去深圳的同學聯繫交通,现在才吃了点东西充饥。

6月改變了我的身份認同

睡之

不敢苟同您的觀點。你可以說中國還不夠現代化、中國公民社會的發展較至於香港還不足etc,並且論證後者的社會模式較至於前者更適合人類的智性發展,但是所謂「正常」,這種判斷的大錘也太重了。畢竟,如果要設定一個「正常」的標準的話,我相信大多數中國人也可以說出現「籠屋」、「棺材房」的香港不是一個「正常」人類社會。你不能在談香港的時候只承認中環是香港吧。扯遠了。我的意思是在無任何論證的時候設定「正常」只不過是一種對於自己認同的生活模式的辯護,從而表達一種狹隘的自滿心裡,而與原來的話題起不到太多建設性作用。

睡之

無論你是愛他不愛他

還是可將那勇氣帶回家

時代遍地磚瓦 卻欠這種優雅

教人夢想 不要去談代價

最後即使走進浮砂

沉沒中 也會發出光亮嗎

臨近破滅一下 要是信任童話

還是有望看到天際白馬

他出發找最愛 今天也未回來

留低哪種意義 就看世間怎記載

——《家明》

論特首林鄭的新論述

睡之

勇武目前已經有四百多人被捕,愈發激進化,但「事已至此」;原本中立的因為生活被影響,很容易接受昨天特首記招會的說法並且偏向於反對示威者;還有很多和理非也容易變得失焦。周生你認為應該提出一套什麼樣的理論來拆解特首的這一套敘述並且自己站穩腳跟呢?

抗爭、倖存與犧牲

周末蛤丝聚 | 本周主题:江总书记来我家

睡之

绛煮席,坠近特首办和警署发表了一个报告说向港市民是暴徒,请问枞秧也滋瓷这种说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