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影

長期處於追夢或做夢狀態。 寫作和畫畫都是我的逐夢場,只是走得挺慢的,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極地謊言 37. 她不與任何人深交

綠區的居民主要是富商和高級公務員。他們要是滿身血污的走進去肯定會被抓起審問。幸好唐惜有私人碼頭,可以讓他們直駛進去泊岸。

王黑明到舺板去說兩句暗號,守住碼頭的人連忙喚人過來把傷者抬去客房,讓另外幾個醫生去看他們。

「羅小姐,唐小姐請你去見她。」

羅綺伊看著唐惜的管家臉色,直覺出了事,連忙跟他去主宅。

唐惜的房間一片狼藉,到處都是碎花瓶和布碎,空氣中隱約飄盪著嘔吐的氣味。為免痛到咬舌或叫出聲音,唐惜早叫傭人用布勒住她的嘴巴。此刻布條又是汗又是唾液,還有她因為勉強咬下去而弄傷嘴巴的血。

她在床上抱著肚子翻滾,人痛得迷迷糊糊,偏偏四肢無力,連去死的氣力也沒有。

對上一次她的藥力失效而她未及找羅綺伊救治是一年多之前。這次好像更嚴重一些。她的五臟六腑發燙、刺痛。她吐到吐無可吐、頭暈眼花。

因為嘴巴被勒,她無法開口追問羅綺伊到了沒有。她想下床出房找傭人,爬了幾步竟掉下床,吐出一口血。

是內出血嗎?這次她可以死了吧?可是想到狐先生和胡沁的臉,她好恨、好恨……

唐惜的病是她當年為狐先生試藥而落下的。嚴格來說那不是藥,是一種種到機械腸道的細菌,可以把無機物質轉化成營養。

這種意圖解決糧食危機的藥失敗了。細菌在她的腸道瘋狂滋長,不斷襲擊她的胃和大腸。羅綺伊研發的藥可以抑止牠們生長,但每當藥物被細菌適應便會失效,唐惜便會受腸穿肚爛之苦。

好不容易看見羅綺伊,她淚光一閃,好想恥笑自己的狼狽,但她只能哭,然後手又忍不住去抓她滿佈血痕的肚皮。

羅綺伊過來捉住她的手,目光堅定自信,似在告訴她,她能幫她。

她們算不上深交。羅綺伊不跟任何人深交,只是她們同年畢業,同被狐先生所害,而她又為她醫治多年,現在看見平時風騷美豔的她變成這個模樣便忍不住心痛。

她不該痛。

她做醫生不是為了憐憫誰。這只是她安身立命的本事,還有,這是一份可以證明自己還不算太慘的工作。什麼仁心仁術、懸壺濟世都應該與她無關。

腦海裡出現一堆摘器官的畫面,她硬生生的把它們壓下去,從她的針灸盒子抽出幾支幾寸長的針刺向她幾個穴位,對開門給她的傭人說:「我之前叫人送來的藥和醫療用具呢?」

「有、有,我去叫人拿……」

她截住傭人的話:「拿去唐小姐的手術室。我在麻醉唐小姐,你叫人來送她過去。快。」

這個世界中西醫並行,還多出了一門叫機械科,主要為人們把肢體換成機械並進行相關保養。

在藥物和電力不足的地區裡,中醫尤其盛行。羅綺伊的中醫藥知識由她任職中醫的爺爺來啟蒙,到加入赤烏再進修,後來主攻機械科和器官移殖。

她一個人來到手術室,正想找人幫忙,楊菁已帶著另一個慣常跟著羅綺伊的助手阿恩進來。

她沒說話,由阿恩指導楊菁幫忙接儀器、打針,而她專注剖肚清除腐肉。

幸虧她來得及時,細菌侵食唐惜內臟的情況未到無可挽救的地步。唐惜屬紫等人,可以換六種器官,而她除了肺便什麼也沒有換過。可是換機件要零件要時間,眼下並不是個好時機。

「你跟她的助手以前認識?」羅綺伊問楊菁。

「他是我的前男友。」楊菁一邊為她消毒針灸用的針,一邊說。

「前?」她瞄楊菁一眼。看他們拼死保護對方的模樣,誰都看出他們是一對。

楊菁沉默半晌,「我是還喜歡他。不過我們已經沒有來往。」她像突然想到羅綺伊為什麼會問她私事那樣說:「我不會因為他而害唐惜。」

羅綺伊笑笑 — 是不是她羅刹的外號太響亮,連自己下屬看她也一副陰謀論?

「她……會沒事吧?」楊菁問。她不喜歡這唐惜,但還不至於想唐惜死。再說,她愛上渣男是她眼瞎,沒必要遷怒別人。唐惜救了她,也救了羅綺伊,她希望她沒事。

「嗯。」羅綺伊輕輕說,「不過要休養一段時間。」

「那你呢?你被救回來……」楊菁見羅綺伊的手一抖,立刻改口:「我想問我有什麼可以幫忙。」

羅綺伊吸一口氣說:「手術結束之後,你去看看眾人的情況,叫你的前男友加強保安。還有,看看組織那邊有沒有消息。如果胡沁說的話是真,會很麻煩。必要時,我給你手令,你替我開除所有下屬。」

楊菁臉色一白,「羅醫生……」

她淡然一笑,「我沒時間為已經發生的事情難過。」

這句話聽起來好像冷漠的話令楊菁心裡一酸,「羅醫生,我想留在你身邊。」

她手裡一頓,又繼續手術:「過了這一關再說。」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