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影

長期處於追夢或做夢狀態。 寫作和畫畫都是我的逐夢場,只是走得挺慢的,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極地謊言 23. 下場

發布於

霍慎名帶霍曉至經禁地來到驅魔聖壇,再灌她一壺聖水,令她徹底昏迷。然後他把她放在驅魔聖壇的入口,在石塊小徑的第六顆石頭下摸出密格,掏出裡面的鎖匙。

韓莉雅怕蛇,所以他並沒有讓她知道他鍾愛這種具備神力的動物,愛到會偷偷配一把鎖匙藏在這兒,好讓他能偷偷來觀察牠們,餵飼牠們 — 不但是人,沾了聖陀花毒素的牲口,牠們一樣喜歡。

驅魔聖壇的大門『呀』一聲地打開。霍曉至回復了一點意識。她迷迷糊糊地看見爸爸的臉,看到的他陰沉與邪惡。

這是夢嗎?

不,她的爸爸的懷抱依舊溫暖,而他真的要帶她去驅魔。

她心裡一痛,這一痛更甚於恐懼。這麼多年來她一直敬仰爸爸,敬仰到想一生追隨他。可是原來他所追隨的並不是什麼好東西,而他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媽媽,你為什麼那麼愛他?

可恨她永遠不會知道答案。

她閉上眼睛任由他把她放到地上。他的動作是那麼的溫柔,就像以前把睡著的她抱回房間那樣。

那樣的日子真美好。

他脫去她的衣裳,用芭蕉葉包著她,用荊條紮著她。她聽著他唸大神經經文,好想笑,但因為藥力,她連掀動嘴唇的力量也沒有。

人人都說總天師一家受大神庇佑。他們這就叫做受庇佑了?還是這是她不夠虔誠的惡果?

不,根本沒有什麼大神。有的話這天幕底下不會有這麼多人失蹤。有的話,人民不用律法規管也會追隨大神。

想通了又如何?她都要死了。就算不死也不能如何。

霍慎名看著自己的女兒像罪人那樣被放在聖壇上,竟然十分雀躍 — 沒有什麼比看著白蛇清洗罪孽的感覺更加治癒。那是他的女兒,這令他有種額外的幸福感,彷彿儀式結束之後,一切就會變回當日那麼美好。他永遠都會是總天師,韓莉雅永遠都會忠於他。

他跪到蒲團之上,打開機關。白蛇嗅到血腥和聖水,興奮地衝過去纏住霍曉至。她渾身顫抖,萬萬料不到她會有此下場。

大門突然開了。

霍慎名瞪大眼睛,還沒來得及思考便被衝進來的阿成砍在頸上。

前一秒還在操控白蛇殺人的總天師就這樣身首異處,而殺他的阿成不過是喬博生為喬氏姐妹聘來的助理。

這也是在霍慎名的認知範圍裡的身份。正確來說,阿成是他一直調查的鬼醫組織裡的殺手首領。

阿成的下屬有條不紊地殺蛇。有人解開縛住霍曉至的荊條,而她早已被蛇纏得不省人事。

到袁民皓和葛靖倫找來的時候,四周都是血漬。驚愕間,袁民皓拾起他送給霍曉至的髮帶,手顫個不停。

葛靖倫跌坐地上,為著來得太晚而悲嗚,發出的卻只有嬰兒般的貓叫聲。

暮地裡,袁民皓感到劇烈的心痛,是實實在在的心絞痛。他倒在葛靖倫身邊。在失去意識之前,他眼前就只有他為霍曉至編的髮帶。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極地謊言 22. 誰才是邪靈?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