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121 articlesIn total 33048 words

黑夜不黑

木影

很久沒發文,因為把過去大半年時間都投放在這部小說裡。2022 Popo華文創作大賞,幻想小說組參賽作品:<<黑夜不黑>>,已經完成了,全書免費在線可讀~ 今年特設讀者評審奬,會員可每天投票一次,請多多支持,投票有機會贏取書卷哦!小說連結: https://www.popo.tw/...

極地謊言 25. 攔路的窮小子

木影

「歡迎乘搭歡樂列車。現是是清晨七時零六分,還有十五分鐘就日出了!車廂氣溫約十度,最適合去我們的表演車卡欣賞熱血沸騰的表演。還冷的話,歡迎使用座位上的服務系統租借電毯或美男美女。我是車長美美,很高興為大家服務!啾咪!」 頭戴車長帽的美美才關掉米高峰,列車便突然急停。

404/兇案現場清理隊 (五十五) 失蹤

木影

(節錄) 議事廳內只有高矮兩個大叔、夏爾和被硬要留著的蘇靜詩。高大叔說:「阿業失蹤了好幾天了。我們一直有派人找他,但沒有報警。」 矮大叔說:「我們發現集團的帳目有問題,回來檢查寶庫發現那次討划戰得來的東西都不見了。我們叫保安搜島,發現了你……你女人。

404/兇案現場清理隊 (五十四) 你先走,我引開他們

木影

(節錄) 四周光影竄動,人聲喧鬧,似有保安奔來走去的不知道在找什麼。夏爾拉一拉蘇靜詩的手示意她趕快和他返回原路。二人捉緊新陣法的靈力扇出現之前的數秒竄過第一關,在陣內左閃右避的向樹林前進。夏爾的專長是夏家陣法,講求靈巧和速度,和蘇靜詩的屬性相同。

404/兇案現場清理隊 (五十三) 她父母的屍首

木影

(節錄) 床上面各縛住一具死屍,一具似已死去很久,另一具…… 「媽……」蘇靜詩脫口而出。她無力地走過去,隔開女屍望著腐屍的視線。哪怕過了這麼多年,她還是一眼認出這個拋棄她的女人。女屍的雙眼瞪得圓渾,似是心有不甘地望向躺在房間另一邊的死屍,是切切實實的死不瞑目。

404/凶案現場清理隊 (五十二) 夜闖夏家

木影

(節錄) 沿途自然亮燈。夜視鏡一時未能調節感光系統,他們眼前一白,感到怨力如刀刃襲來。夏爾亮出靈力盾將它擋開,走到樓梯盡頭來到一間約有數十呎的六角形房間。除了樓梯那邊,這兒就只得一個出口,其餘四邊的牆上各縛著一隻高級怨靈。它們對他們『嗬嗬嗬』地低吼,偶爾從口裡吐出一塊怨力刀刃或飛針,皆被夏爾擊落。

404/凶案現場清理隊(五十一) 因為在意,所以誤會

木影

(節錄) 風清庭推門衝進來又看見夏寧皓和王家麒,腦補了一大段情節,繼續向走廊上的徐纓雪追去。夏寧皓無奈地攔住他,「她說她不想看見你。」 「這關你什麼事?還是她會搬是因為你這小白臉?」 夏寧皓心裡好笑,「這個地方還真是我幫她找的,可是……」 話還沒說完,風清庭已一拳揮過去,那拳卻落在衝出來擋駕的王家麒臉上。

404/兇案現場清理隊 (五十) 心意相通

木影

(節錄) 盛怒的夏爾眼中紅光一閃,正要變陣,場內的另一邊卻傳來半喪屍的哀號。伏邪瞳孔一縮,撫著微痛的胸口,硬生生地接下蘇靜詩的攻擊。伏邪哀怨地瞪蘇靜詩一眼,「我不會傷害你。」 是的,他原可以揮劍把她震開。半喪屍消失了。只差兩步便可以成魔的半喪屍,就死在新手王家麒的劍下。

404/兇案現場清理隊 (四十九) 計算與被計算

木影

(節錄) 「他說這是讓人看見鬼魂的符術……」 語音未落,他突然被藍光包圍,身上似被萬蟲噬咬,痛得他大叫。伏邪的一聲令下,兩隻怨靈返回伏邪身邊。其他人急忙追上去,夏爾跑到一半抱起蘇靜詩大叫:「往外跳!」 多年來所建立的默契和信任讓他們想也不用想便跟著做。

你來陪我下地獄的嗎? (完結篇)我願意幫你

木影

(節錄) 歷史重演,她一動,他又醒了。她朝他笑笑,他起來撫額彷彿對她感到很頭痛。她覺得無論她怎麼說,他還是會按照自己的想法行動。不過這樣有什麼問題?有人接送有人陪吃飯,還有免費的醫學諮詢。好吧,這聽起來有點像收兵。可是若論收兵,她派的糧也算豐厚對不對?

你來陪我下地獄的嗎?(五十九) 他終於明白他錯過了什麼

木影

(節錄) 「這兩個男人一個細心一個浪漫,要是可以合併那就完美了。」 她不以為然。世事無完美,她也不完美,她喜歡的……她以前喜歡潘錦星給她的驚喜和活力,現在喜歡唐碩之的……一切。分開了,她更肯定自己需要的是什麼,只是…… 今天的雨很大,絲毫不像已經立秋的模樣。

手塑陶瓷早餐碟

木影

題材取自宜x傢俬某一隻藍白色的熱氣球碟+早年去土耳其的回憶

404/兇案現場清理隊 (四十七) 怕又要夢見他們

木影

(節錄) 夏寧皓跟著王家麒拜三拜便去把百合插好。沒事,沒陰風沒雷劈。爸媽的怨氣應該沒有很深?他信有鬼,夏寧皓卻不。他跟來是為了了解王家麒,又覺得他一個人太孤獨。反正他做什麼,他都想陪著。「我爸媽走了好幾年。」王家麒說:「他們走之前叫我生性做人。

你來陪我下地獄的嗎?(五十七) 促膝長談

木影

(節錄) 突然他想起他父母的葬禮那天。他們沒什麼親友,靈堂很快便只剩下他的哥哥。他的哥哥搭著他肩膀的手繃得很緊很緊,突然擠出一句:「有我在,我們不會沒事。」 也是他傷心得傻了,居然這樣回他哥哥:「要是你也走了?」 「不會的,我不會。」 他哥哥這個人就是會隨口說胡話,為了逗親近的人開心,他天大的謊話也說得出口。

你來陪我下地獄的嗎?(五十四) 跟我回家

木影

(節錄) 這一幕,也許潘錦辰會記很久。長髮少女穿著白色連身裙,踩著白皮鞋坐在路邊。她的手裡拿著一柄蕾絲雨傘,雨水卻滴到她的長到曳地的頭髮上、鞋頭上。她低著頭,動也不動的不知道在想什麼,又似在避開路人的視線,我見猶憐。直到他為她擋開鞋頭上的雨水,她方抬起頭來。

藍色璛球花

木影

雖然外國的繡球不會圓一些......

你來陪我下地獄的嗎?(五十三)他才沒那麼隨便

木影

(節錄) 她發現這酒吧個好處:座位直出就是門口,沒有太多邊邊角角,方便跑路。想什麼呢?她就是想說說免責聲明而已,之後還能做朋友吧?她點了一杯長島冰茶,而他點紅酒。他隨著爵士樂輕敲桌子,她嘗試打開話匣子:「你喜歡聽爵士樂?」 「嗯。平常下班回家會倒一杯紅酒去露台邊聽邊喝。

你來陪我下地獄的嗎?(五十一)總有意外

木影

(節錄) 門外,雨很大,楊雅之追出來。戴上風衣帽子的他回頭把她推回屋簷,就怕她會淋濕。他那推住她雙肩的手不捨放開,傷心和恐懼使他瑟瑟顫抖。他彎腰低著頭質問她:「你有什麼想說的嗎?」 她看著他濕透的衣服,心裡沉痛不已,卻只能搖頭。「他是誰?

你來陪我下地獄的嗎?(四十九) 是因為她搶了他的句白嗎?

木影

(節錄) 月夜下,兩個挨著的身影難走直線。唐惜芊一直挨著歐廷中,推著他走。歐廷中只敢扶她的手臂,奮力不讓她推他出馬路。「不會喝就別喝這麼多。每次都這樣!」他抱怨。幸好這次她在他住的地方附近喝酒,不然真的未必來得及把她從那堆衣冠禽獸手上拉回來。

你來陪我下地獄的嗎?(四十八) 就差那麼一小步……

木影

你來陪我下地獄的嗎?(四十八) 就差那麼一小步……(節錄) 他平靜地到櫃台拿起她手裡的漫畫,和她對望。清晨的光有點黃,迷迷濛濛,令他們看不清對方。不過他認為她會知道他在想什麼。因為他被這麼不留情面地拒絕了還來到她眼前拿一本無關重要的書,他覺得這已經是足夠的暗示,是他尊嚴的底線。

404/兇案現場清理隊 (四十六) 我要你親口告訴我

木影

(節錄) 夏爾看著她遞來的那本大概只值幾塊錢的筆記簿,竟有點不敢接過去。他曾經很想很想知道那個讓她不敢跟他們深交的秘密,但此刻筆記就在他眼前,他又怕這是潘朵拉的盒子。見她的手在顫抖,他終於拿走了它。看見一張又一張的符咒和畫符方法,他皺了眉 — 筆記寫的資料愈多就代表她跟伏邪的關係愈親密。

你來陪我下地獄的嗎?(四十六)你收了他多少錢?

木影

(節錄) 「你杯茶是什麼?型英帥靚正?他雖不中亦不遠矣啊。而且拜託你用你的經驗正視一下現實,真正好看的那些都紥手的,碰不得。」 「所以我選擇單身。」她理所當然地說。范明麗冷笑,「你選擇單身?」 「單身有什麼問題?現在什麼年代了?一個人行街看戲吃飯的人多的是。

你來陪我下地獄的嗎?(四十五) 我要你賠償我的精神損失

木影

(節錄) 「其實你不想去的話真的不用勉強陪我。」 歐廷中皺住眉頭白唐惜芊一眼,又專心駕駛 — 他等她開會等到飯也沒吃,她哪隻眼睛看出他不想去?他趁燈位拿出一袋三明治給她,成功塞住她的嘴巴……兩秒。「給我的?」她瞪他一眼,「你怎麼知道我喜歡吃火雞三明治加芥末?

404/兇案現場清理隊 (四十五) 她從沒見過他這麼疲憊

木影

(節錄) 夏爾走進蘇靜詩的病房便抱住了她。「你怎麼了?」她從沒見過這麼疲憊的他。她把剛剛藏在枕下的筆記再推進去一些,有種如臨斷頭台的錯覺。「我爸媽可能不是因為除靈而死。」他呢喃。要不是他把頭枕在她的肩上,她也不會聽得見。「那……怎麼死的?

你來陪我下地獄的嗎?(四十四)你怎麼了?

木影

(節錄) 「我正要去看你呢。」潘錦辰努力朝她走過去,她連忙過去陪他坐到走廊的長椅上。「阿德說是白明傷了你?」她問。「嗯,比賽難免有意外。他為什麼傷你?」 「你先說你的腳怎麼了。」她說。看見她執拗的神情,他真想摸摸她的頭頂。「我沒事。」他笑了笑,「只是要用拐杖一段日子而已。

404/兇案現場清理隊 (四十四) 他為什麼心虛?

木影

404/兇案現場清理隊(四十四) 他為什麼心虛?(節錄) 「怎麼有正門不走,要鬼鬼崇崇的走後門?」 夏爾漫不經心地掏掏耳朵說:「想低調的來看看老朋友,沒料到你家保安這麼沒眼力,認不出我這個夏家唯一一個會使陣法的人。啊不,我不是夏家的人啊。

你來陪我下地獄的嗎?(四十三)再次跟他/她一起,感覺很好

木影

(節錄) 「不,你不舒服不能喝咖啡。我們一起吃麵包喝牛奶。不過你胃有沒有不舒服?」 愈聽他的話,她便愈感到心裡有什麼在崩坍。可是如果她不能平靜面對她就不能再見他了,所以她忍住鼻子的酸意,微笑著說:「沒有,我沒事。」 定神地看了看她,他強行抽離目光說:「你坐下等我。

你來陪我下地獄的嗎?(四十二)短路

木影

指尖不慎碰到撥號鍵,她趕快掛線,希望時間短不會留下記錄。然而有些事情就是做了一次就忍不住會做第二次。她無法抗拒內心的魔鬼,按下『一三三』來隱藏自己的電話號碼再打電話給他。她從來沒想過她有一天會做這種藏頭露尾的事情,而偏偏他接聽了。「喂?」 如果楊雅之足夠冷靜,會聽得出唐碩之的聲線忐忑 — 他知道來電者是她。

你來陪我下地獄的嗎?(四十一)他失去了唯一的容身之所

木影

(節錄) 「你在做什麼?」白明怒極之下竟撞倒潘錦辰,還像看不見他那樣直踩過他的足踝追著籃球走,沒料到他痛到叫出聲來。比賽中斷。觀眾起來驚呼。白明回頭看見他臉色慘白地躺在地上,心裡閃過一絲內疚。不對,他是惡魔之子,傷了人便慫那不是很沒出色嗎?

受想行識

木影

沉於水,浮於色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