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盛

keep walking.

3月25日创作小记

今天一點狀態都沒有,也不知道要寫什麼,也不知道應該寫什麼,昨天打的腹稿今天已經忘得一乾二淨,只記得零星的一點內容,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喝酒太多的緣故。

今天對自己要不要當個嚴肅小說作者產生了迷茫之感,讀了幾篇當代嚴肅文學小說,只覺得有些摸不著頭腦,自己不是一個好的鑒賞家,那大約也難以成為一個好的小說家,何況讀完以後,只覺得自己的小說是否有老套之嫌,如今的小說界似乎已然與我習慣的世界不同了,怎麼說,我也只是個外人,既未踏進文學的圈子,也摸不著文學圈的邊。一心奔向大海,卻只是在水缸邊轉悠罷了,不免有些心灰意冷。

小說寫出來又何為,既無地方發表,也無他人評價,不過又是自己摸著石頭過河,同過去有什麼區別。雖然知道是些無意義的喪氣話,但總不免去想這些。

只希望明天狀態可以好些,卻又擔心以自己現在的壓力程度,明天也不會有什麼改善。隨意幾句牢騷,聊以解憂。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