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真的熊

謝謝你看到。

第一次接線

發布於
修訂於

心理傾訴熱線從小就有聽。不記得哪年,得到了黑黝黝一大個收音機作為禮物,寶貝得不行,做功課的時候打開音樂電台當背景音,睡覺時則放在枕邊,調到傾訴熱線的頻道。還不懂成人世界的我,認真聽大人們在深夜講述配偶出軌,婆媳關係不和,工作挫折等等煩惱,把心事通過電波透露給全世界。主持人有溫柔的類型,也有用詞潑辣直接,「把他直接罵醒」的類型。我好像最喜歡中間的風格:不要一味的嗯嗯嗯,也不要太強勢。

一直有成為專業的傾聽者的願望吧。和好朋友當然什麼都聊,偶爾也會和有緣的陌生人聊到深刻的私人的話題。但專門的「傾聽者」大概還是不一樣。成人之後一直居住在不講我的母語的國家,因此不太有信心報名傾訴熱線組織的志工。好不容易英文達到了母語級別的流暢程度,又搬來德國。傾訴服務也好,心理諮詢也好,我從來都是使用者,沒坐到過另一把椅子上。

直到今天。

接線前挺緊張的。雖然對自己說,不就是真誠的傾聽嗎,我和任何人交流都抱有真誠傾聽的態度啊,理論課也上了,也模擬過諮詢,所以不用有壓力吧!但還是蠻緊張。來訪者預約時有填寫主訴,短短一句,我把它抄在筆記本上左看右看,用力思索有什麼提問的角度,然後去谷歌搜索相關的話題。同時翻出筆記,複習反饋、面質、澄清、詮釋的技術,還提醒自己在session最後要為來訪者總結一下今天聊到的內容。

Unsplash / Iceland icebergs in water

第一位來訪者遲到了近十分鐘,撥通電話後沒聊幾句,軟件又出了故障,好在第二次打通後順利聊到了最後。因為沒有緊接著他之後的預約,所以我決定超出預約的時間,諮詢時長按電話接通算起。

開始交流後就沒有緊張一說了,但結束後還是感覺好神奇啊!

So strange! in a good way

第二位來訪者也因為信號不穩定,反覆撥號,推遲開始了五分鐘。我又私心決定從撥通開始算時間。結果當預約時間結束,而我這邊認為還有五分鐘的時候,對方主動說,我們時間到了吧!

吸取教訓,以後要一開始和來訪者說清楚談話的時長。

欸欸我果然是新人比較不堅定⋯ 我自己的心理師是,他們指定的軟件爛到爆,折騰十幾二十分鐘都連不上,浪費的時間也不給補的 (´・ω・`)

感覺心理諮詢和其他形式的訪談的微妙差別在於,這段交流是有目的的,但這個目的具體是什麼,需要雙方的協商和把握。想到自己之前幫社會學院做關於獨居殘疾人的調查研究,每次訪談需要一個半到三小時。雖然涉及一些困難敏感的話題,但是談話目的本身是白紙黑字,預先設定好的。當訪談對象知道今天的話題限制在什麼範圍內時,會增加安全感吧,我也總是很快獲得他們的信任。

但心理諮詢時,哪怕來訪者知道自己百分之百掌握著談話內容,「今天要聊什麼」終究是一個不確定的、也許有些可怕的東西。一方面「我想要傾訴這些事」,另一方面「我不知道是否可以信任對方」,與此同時內心說不定還有一個聲音,不知疲倦地阻礙你說「你那些問題啊,和人說了也沒用」。如果不聊「這些事」,完全可以選擇聊別的。作為諮詢師,要把握「尊重來訪者的意願,他想聊什麼都可以」和「利用有限的時間幫到來訪者,而不是任由他東拉西扯一不小心時間就用完了」之間的微妙界線。

Unsplash / Herbarium - Herb Robert / Bodziszek cuchnący / Geranium robertianum

有來訪者在最後說,「你說的xxxx特別有道理,我感覺豁然開朗。」我聽到很開心。很幸運第一天接線能得到積極的反饋。我也明白人不是那麼容易改變的,我能做的首先是提供一個安全的樹洞,do no harm.

結束後有和其他接線的同學們討論(匿名)案例,聽他們分享了我之前完全沒想到的思路,感覺學到很多!同樣一句話,一個行為,可以有很多不同的理解,人類就是這樣奇妙吧!

總之,今天最大的感觸是,以諮詢師的角色去傾聽和反饋真的很不一樣。就是前所未有的體驗,不知道還能怎麼形容。

「萬事開頭難。」今天是個好的開始。

「萬事開頭難。」今天是個好的開始。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