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真的熊

謝謝你看到。

採訪2016年出逃的菁英階級北韓間諜(二)

發布於

翻譯自We Interviewed A Former Elite North Korean Spy | Stay Curious #36

(接上篇

Chul-eun Lee為什麼選擇脫北

採訪者:您享有各種特權和優待,為什麼還想要逃離北韓呢?

Chul-eun Lee:這個嘛⋯⋯這正是我厭惡北韓的原因。我們對待底層階級的人太糟糕了。雖然大家都是人,但我們會叫他們白痴。北韓政府官員在公共場合當然都會叫別人同志,但在私底下,他們可不這樣稱呼底層人。他們稱呼底層人為「垃圾」 。

我為什麼離開北韓呢?有許多因素,但最重要的還是因為,在北韓生活讓我感到絕望。我無法看到未來。北韓人漸漸變得⋯⋯啊當然,許多北韓人還是很支持金正恩,但如今也有那麼些人不喜歡他。

採訪者:那麼些個。

Chul-eun Lee:對,不多的。

採訪者:不過,如果您低頭不談政治,應該也可以繼續享受自由、舒適的生活吧,尤其作為菁英階級?

Chul-eun Lee:那種「自由」和南韓的自由可不能相提並論。哪怕是北韓的政府官員,他擁有的自由完全比不上一個普通南韓人。政府官員也不能自由行動,不能隨便旅行。從這個角度看,所有人都好像在牢籠裡。不論去哪你都得申請匯報。

採訪者:對菁英也是這樣?

Chul-eun Lee:沒錯。當菁英並不意味著你就不需要匯報自己的行動了。基本上是每週一次,如果是文藝方面,每兩天都要自我批評一次!

(注:我沒搞懂他是說在文藝部工作還是說官員看了文藝節目?自我批評又是要怎樣,寫檢討書嗎?原文應該是「문화예술 부분 같은 경우에는 2일에 한 번씩 자기자와 비파 자기 비판」歡迎指正)

採訪者:他們有沒有可能也在相互監視?

Chul-eun Lee:他們在相互監視啊!還有相互舉報!他們都身居高位,但仍舊需要舉報彼此。

採訪者:您全家都還留在北韓,只有您獨自逃離了。您的家人之後會怎樣?

Chul-eun Lee:我父親已經去世了。母親還在那裡。我聽說我的叔叔和母親過得都還好。

我第一次見到南韓人是在2007年,當時韓國紅十字會派船送來了大米,我和船長還有船員都有交流。當時聽他們講南韓的情況,我還滿驚訝的,那和我印象中的南韓很不同。我以前學到的是,南韓人忍飢挨餓,衣衫襤褸,是美國的殖民地,毫無自由可言。

後來我大學畢業,被派去了黃海南道行政區,那邊可以收到南韓的電視台。我看著那邊的電視節目,才意識到,咦,世界變化得比我想像中的要快!

再後來我父親去世,我和上級在工作上開始有摩擦。2016年8月15日,我在光復節(第二次世界大戰對日戰爭勝利紀念日)假期,在電視上看到了前韓國總統的講話。她(朴槿惠)說,「北韓人民隨時都可以來南韓。新世界等著你們。」我完全被她的話震撼到了。那是我決定來南韓的時刻。

逃離的具體過程

採訪者:您為何選擇游過大海的方式?

Chul-eun Lee:這個啊,你看地圖就知道了,黃海南道行政區其實離南韓很近。如果要北上走中國邊境,那也太遠了!而且我當時有個朋友——

採訪者:這位朋友是您的同事嗎?

Chul-eun Lee:沒有,他只是普通的北韓人。我們決定一起逃離。他無法走去中國邊境那條路,所以我說,我對這邊比較熟悉,我們就游過西海吧。當時感覺要游的距離並沒有很長,至少直到我跳入大海之前都那麼覺得。

採訪者:距離大概有多少呢?

Chul-eun Lee:大約六公里。

採訪者:哇,所以您游了六公里。

Chul-eun Lee:是啊。

採訪者:您逃脫的當天,是怎樣的情形?您都做了什麼計畫?那天發生了什麼?

Chul-eun Lee:9月15日應該是北韓的感恩節假期。我慶祝了感恩節,去給父親掃了墓。我對父親說,我要走了。我沒有去拜訪母親,因為怕見到她我會改變主意。如果我告訴她我準備逃離,她會勸我說不要走。她會說,「你為什麼要離開呢?你在這裡想要什麼沒有啊?」所以我沒有去見她,那三天我都在獨自思考。我問自己,「你真的想這樣做嗎?」答案是「是」。當我大概有80%肯定說想離開的時候,我就知道我必須離開了。

採訪者:您對同事怎麼說的呢?

Chul-eun Lee:我什麼都沒說。我跟同事說我要去調查一個嫌疑人,然後就離開了。

採訪者:啊,一切照舊,彷彿你第二天就要回來一樣。

Chul-eun Lee:對對。當時吶,如果說一位國安局官員會脫北逃去南韓,別人會笑掉大牙。所以其實很簡單,我只帶了身分證,桌子上所有東西都原樣不動。哪怕我消失三四天都沒有人會懷疑的。

我還在兩天前去西海附近勘查了地形,記錄下來漲潮退潮的時間,我要走的路線,因為海邊也是有警衛的。我調查好警衛站崗的位置,哪些圍欄沒有通電,如何清掃地雷。做好這些調查後,逃離那天,我去市場買了一根管子,機車的輪胎,還有一個打氣筒。我在背包中裝了一些食物,等到晚上八點。在北韓可以租機車,就像南韓的計程車,你給他們付錢他們就載你去目的地。我們倆坐機車到了準備逃離的地點,步行了一段,然後在日落時分跳入大海。

採訪者:你們是如何避開地雷的?

Chul-eun Lee:地雷嘛,(笑)我的朋友個子很高,腿很長。所以我跟他說,「你跨一大步看看是否安全。」然後我就跟在他後面,他走一步,是安全的,我就跟著走一步。

後來到電網的部分,是我先伸手觸碰測試的。你知道嗎,不可以用抓的去觸碰電網喔,不然觸電後手會自動握緊。要用手背那樣去觸碰。用抓的的話,觸電你就會握住電線死掉。我當時碰的時候它沒有通電,所以我用手拆開了電網,撕出縫隙,讓朋友先過去,我緊跟其後。我們就這樣通過了。

採訪者:電網為什麼沒有通電呢?

Chul-eun Lee:因為電力在北韓很稀少啊。北韓供電能力很弱,很多地方都沒有電。

採訪者:您跳入大海之前,附近有警衛嗎?

Chul-eun Lee:我們確保不會被人看到後才跳入水中。不過我們剛潛入水,警衛就出來巡邏。如果我們晚十分鐘就會被抓住了!當時警衛出來的時候,我們已經穿過了電網和地雷區,跳到了海裡。那晚的月光好明亮啊,像白天那麼亮。警衛在那邊,如果我們站起來,就會被射殺,所以我們匍匐前行。

採訪者:在泥土中?

Chul-eun Lee:是的。在泥土中。很困難。我們爬了大約一百米?大約一百五十米到兩百米吧。月光太亮了,我們不可能直接跑。然後那個瞬間,就好像上天在幫助我們,一團烏雲遮住了月亮。我們立刻站起來,發瘋一般奔跑,我們跑啊跑啊,終於逃出了危險區,到達海邊。

最大的意外是,我們發現輪胎打不進氣。

採訪者:為什麼?

Chul-eun Lee:因為我們在泥地裡。我們沒法給輪胎打氣,只好扔下它。我們只靠背包的浮力,開始游泳。我們當時身穿衣褲,甚至還穿著鞋子,游起來很困難。游了兩小時後,我們扔掉了之前裝的所有食物。別無選擇啊,我們快要死了,丟掉食物根本無所謂。我們丟棄食物、脫了鞋子褲子,繼續游。我對那段回憶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我有多麼想念陸地。(笑)我只希望能在死前再次踏上陸地。

採訪者:您的當時的身體狀況如何?

Chul-eun Lee:我對游泳還是很自信的。我信任我的身體。

採訪者:您的朋友也是這樣嗎?

Chul-eun Lee:他比我高,有一米七八,也很健壯。我當時其實有想,因為我們倆一起游過泳,我覺得他可以幫到我,結果他整個不行。(笑)他當時說,「兄弟」,我說「怎麼啦?」他說,「我做不到」,我問「為什麼?」這是在我們游了三四個小時的時候,他說「我做不到。」

採訪者:哇,你們兩人持續游了三四個小時。

Chul-eun Lee:是的。您知道抽筋吧?他後來就在水裡開始抽筋,基本上動彈不得。抽筋的時候,你得把腳趾往後掰,往前抓是不行的,你看人的關節,必須往後掰才可以,就像要把腳趾掰斷那樣。所以我一邊浮水,另一隻手給他按摩腳趾,幫他漸漸恢復。而且啊,如果講話,鹹鹹的海水會進到嘴裡,喝了幾口海水的話,會開始頭痛、頭暈。所以我們沒法說話,就默默游泳。我們不知道是否會成功,不知道我們會活下去還是死掉,我們只是繼續前進。後來我們看到一艘船。

採訪者:朝你們開過來?

Chul-eun Lee:對。我還以為是北韓的船。人在水裡是分不清南北的。我當時不知道我們有沒有游過邊境,所以以為那是北韓的巡邏船,以為要被抓到了。我們看到旁邊有個小島,就拼了命的朝小島游過去,游了大約三百米吧,那真的是極小的小島。之後我來了南韓才查到,那個小島叫Hambagdo(咸朴島)。我們躲在咸朴島上,等那艘船離開。那天是9月18日,夜晚已經很冷了,我們在寒風中瑟瑟發抖。

採訪者:你們也沒穿衣服?

Chul-eun Lee:有穿襯衣和褲子。啊我朋友當時只有短褲。可想而知我們有多冷。我們找到一堆垃圾,用它們蓋住身體,小睡了一會。

次日早晨,我們到小島的高處往下看,不敢再進入水中。我們太害怕了。您知道pallet(草蓆)嗎?我們把泡沫塑料綁在草蓆上,做了一條小筏子。可是那艘船又回來了。(笑)我們嘗試看船上的國旗來判斷是否安全,但那船上沒有國旗。「這條船到底是哪個國家的啊?」我們想。我們反反覆覆地躲藏,嘗試觀察它。最終那條船離開了。

我們坐上筏子,開始朝目標進發。我們坐在筏子上面,用手划水,跟著海浪起伏。就在那時,南韓的船開始朝我們駛來。我心說,「他們終於來接我們了」。他們問「你們是脫北者嗎?」我回答「是」,我們就這樣進入了南韓。

後來才發現之前那條船其實也是韓國的。我遇到了一位海軍士兵,他說他當時有發現我們,於是給上級匯報,因此之後才有船來接我們。


採訪大概還剩最後一部分,不過好累,這週估計不會更新了(´・ω・`)

聽他講到母親的時候有擔心,她真的不會被牽連嗎..

自由很寶貴。想要好好守護和爭取。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採訪2016年出逃的菁英階級北韓間諜(一)

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