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xinzia

美人

远古一片旧文似乎最合适做序

2013.9.28

我有看书先看序的习惯。杨育功在《爱丽丝漫游仙境》的译者序里写:

会看书的喜欢看序,但是会做序的要让会看书的不喜欢看序,叫他越看越急着要看正文..

于是彼端的我就默默地笑了

2013写过一篇文章刚好合适作序,几乎囊括我对美人这一概念的认知。

你问我喜欢什么啊

11岁的达科塔范宁又鬼又灵,12岁的波姬小丝褐发撩人,克里斯丁邓斯特凌厉的一瞥,詹尼佛康奈利跳不完的舞,17岁的多米尼克下午两点半蜜橘色的肩膀,偷吃了东西嘴唇一片鲜红血色,谁能怪亨伯特恋童呢?套用那谁说的话啊,少女真是比四月还残忍。(《荒原》艾略特)

于是再也忘不掉13岁的波特曼和14岁的安娜索菲娅,每一眼都惊心动魄。于是可以理解了吧,10岁的丹尼尔在跳舞的人群中一眼望见勃颈修长的美乐蒂,女孩子长得一脸无辜,卖了母亲的大衣跑下楼只为买条金鱼看着它摇尾巴游走。

“50年有多长啊?”

“除去一个假期有150个学期那么长”

“你真的会爱我那么久吗?”

“当然了,我已经爱你一个星期了不是么。”

于是她就笑,褐色头发厚刘海,兔牙都露在外面。

多少年了呢,美人都不胜往昔。于是人们说:

[长得好看是件痛苦的事,因为无法保持]

[是啊,不过还好,起码最美的时候绽放了]

[曾经无敌过也好啊…而且小时候长得好的人长大以后好看的概率还是高点 ]

[我很奇怪为什么长大了连肤色一起都变了?她在血钻里的样子我真瞎眼了 ]

真难听不是么。但起码有过那样刻骨铭心人尽皆知的美貌。

所以说,小孩子演技不要太好,面皮只会随着心一起老去,老的愈快。要为年轻时的貌美付出多少代价。

也只因为一眼,就有了后来无数的非她不可,只记得奥利维亚的朱丽叶就像只记得王祖贤的聂小倩,每个五官都是绝世珍品,只可惜赏味期限有限,过了那个最佳的阶段,就怎样都撑不住了。也怪不得王祖贤自信若此,聂小倩又不是她最好看的时期,却凭着一身白衣让多少人记了多少年。林青霞最好看的也只是半没长开的时候,邓斯特也只有凭着一副小孩的样子大人的轮廓演出12岁的面皮30岁的女人。

只觉那时都自带柔光刚刚好,说不尽的甜腻让人禁不住舔嘴角。

就是年轻独具的样子。

哪有永世不衰的美丽?

那样就廉价了。

人们又多苛求不是么?你以为卸妆后奥黛丽能有几分姿色?伊丽莎白泰勒还有几分精致?只要存在过那一瞬间的屏息就够了。

我喜欢美人啊,谁不喜欢美人?我还喜欢让人不禁咬牙的,像薇诺娜,像她和德普的一场空。偏就喜欢王菲猫科动物的长相和绝好骨架,于是天涯再怎么把她和林青霞八到奇丑无比都无所谓。喜欢就是啊,用尽全力的维护。

管你怎样,我就是喜欢你啊。

美就是一眼的事,日久生情的才不是美。就像转台正好看到关之琳的一张脸,就再也不想动了。只想多看一点,再多看一点。就是那样的贪婪,想看尽它的每个角度。哪怕有不甚完美的地方,还是想再多看一点。

千纸鹤买东西转头对上一个女孩子的脸,唇红齿白,短发微卷,每个动作都恰好。喜欢的不得了。于是每天上学看到就十分愉快。

有次中午吃食回来,前面走着一个女孩子,就目不转睛的盯着她在前面走,脖颈处随着走动上下晃动的被光染的微金的头发,恰到好处系的慵慵懒懒的头绳,和削肩,和书包背带。我见了她五面,想着下一次见就要走上去告白了。结果她高一了,上下楼梯遇见,已然和记忆中大相径庭,但是还是很开心,心里存着那五眼的样子。每一眼都是好心情。

我不喜欢时下的银幕美女们啊。不喜欢被磨平的一张脸,不喜欢过分清晰的细节。也不喜欢除去面皮之外其他人唠嗑的琐碎细节。只喜欢远去的,只要看着那张脸就可以。只要单纯的,看着那张脸就可以。除此之外,恋爱与生活琐事,一概不知,只好像,走在街上,人群中看见她绝世貌美,再想回头看,却怎样都看不到了。

就是那样的,没有目的性的,看到,而后消失。没有要电话号码,也没有后续发展,不用知道其他的琐碎。

仅仅一眼。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