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名字

一日某刻意识到正在经历历史,一段不光明的历史。 想起一段不知原创者是谁的文字:“如果时代是潮流,个体如何成为特立独行的那一朵浪花?!” 当亲身经历的时候,猛然发现史书中震撼,在现实生活中是那么的普普通通。就像被污染的空气,你不想要,它不易察觉,等发现了病已膏肓。 记录就是最有力的武器,如同我的祖父辈讲述文革。叫醒我,我要叫醒更多的人,有更多醒着的人他们的名字叫希望。

浦东机场的桥哥

[cp]【在浦东机场睡66天后,他多了100个来自全世界的朋友】桥哥46岁,瘦,不高,是一名常到全国各地出差的技术人员。在上海浦东机场T2航站楼,他一待就是66天,澡一次也没洗过。他来到浦东机场纯属意外。他家在浙江慈溪,3月27日那天,他要坐飞机去武汉,航班却取消了。他改签了两次机票,在起飞前又被取消。他很茫然,直到一位机场工作人员告诉他,“你不知道吗?上海封了啊!”


桥哥自认倒霉。2003年非典他在北京,2020年疫情他在武汉,现在,他来到了上海。回老家没有飞机、火车,要么打车、坐大巴,要么中转其他城市,那得自费隔离14天,对这位月薪不过一万的洗车机公司员工而言,花这钱太心疼,何况不久后,他的工作也没了。桥哥下定决心,上海什么时候解封,他就什么时候回家。


在机场打地铺的日子里,桥哥“认识了很多新朋友,不止100个”。开始他每天吃机场里一家小店卖的方便面,一天两桶,一度只剩同一个口味。后来很多晚来的人给桥哥分享自己带的食物,有60个熟鸡蛋、麦当劳的汉堡、肯德基的炸鸡,还有在机场用电饭锅煮的粥。桥哥在机场里吃过最好的一顿是一位英国厨师赠予的牛排,厨师在上海开西餐厅,关了店要回英国,来机场时带了11份自己做的牛排。当晚坐飞机离开前,他向桥哥要了一瓶矿泉水,顺便给了桥哥3份牛排,据说他店里一份卖1500。在机场待久后,工作人员跟桥哥也熟悉了。晚上有剩的盒饭、馒头、包子,他们就会用小车推着送过来,大家会分着一起吃。工作人员说,他们员工也洗不了澡。


桥哥听不懂英语,却在机场里结识了不少外国人。关系最铁的是一位小他几岁、会说中文的非洲男士,中文名叫黄金,和桥哥一起搭伙过了五十来天。桥哥在机场第一次捡到气垫床时,就优先让给了黄金。黄金英语好,有他在的时候,很多外国人几乎每天都会给他们送东西。起初桥哥用机场的洗手液洗头,头皮屑直掉,黄金就在自己所在的群里说,需要一瓶海飞丝,真的就有外国人送过来了。“我们俩搭档,那叫中非合作,非常和睦。”桥哥说。直到现在,桥哥的朋友圈封面,仍是黄金和另一对滞留机场的非洲母子的合照。他说,“现在我微信里面,全世界的朋友都有了。”


迫不得已的机场生活变得游刃有余。在机场,每当看到有人直接睡在地上,桥哥就会上前告知,二楼铺有免费的睡袋。路过躺着没盖被子的人,桥哥就像个唠叨的宿管,还会提醒对方盖好。他在机场捡到的一张小桌子成了“食物仓库”,很多坐飞机离开的人会悄悄把剩下的食物放在上面。机场小卖部晚上7点就关门,有人睡醒起来买不到方便面,桥哥就免费送,“才6块钱一桶,根本不好意思收钱。”


上海逐步解封,离开机场的人越来越多,有的坐上了飞机,有的高价拼车走了,有的自愿住进了上海的安置点,滞留机场的人只剩二十几个。桥哥没有去安置点,既是因为待惯了机场,也觉得这儿很安全,在上海回到正常后,他将坐上大巴,回到他真正的家。#洞见计划#


阅读全文请点击链接:http://t.cn/A6XTfQaN[/cp]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